233,与时俱进

    “饿了不,琴琴?饿了的话我们就去吃饭,不饿的话我们就先逛逛校园再吃饭。”拉着张琴的小手,一起朝校园走去的王起问。对方的小手入掌间,记忆中那曾经有过的温软和细腻便又一次在脑海中复苏。

    这次,记忆中的张琴,每天跟他煲短信粥,伴他度过无数个孤独夜晚的张琴,和现实中的张琴终于合二为一,成了同一个人。

    听王起这么一问,张琴便用另一只小手摸了摸蔫瘪的肚子,嘟嘟红红的小嘴,笑着说:“我还真有点饿了呢!坐了大半天的车,就在车上喝了点水,吃了一个苹果。”

    王起顿时心生怜爱,略带责怪的问:“干嘛不买点干粮在路上吃呀?”

    张琴小脸微红,偷望了王起一眼,不太好意思的道:“不是……不是走得有点急嘛!”

    王起听了后,心头便更是又感动又怜惜了,拉着对方的小手,大步朝学校的后门走去:“走!那就先去吃火锅!我也有好长一段时间没吃火锅了!”

    “嗯!我也是!嘻嘻……王起,我路上吃得少,其实就是为了留下肚子,晚上美美的让你请我吃一顿呢!”跟在他身边,快乐如羚羊的女孩笑道。

    “别说一顿,十顿,一百顿,让我请你吃一辈子都没问题!但下次还是别这样了,饿久了对胃不好。把你饿着了,我会很心疼的!”王起温柔的说。

    他这句话就是一句很平常的话,但听在张琴的耳中,却是期待已久,无比的感动!这些话,甚至比这些更亲密,更肉麻的话她以前听前男友覃仁俊不知道听了多少次,但就是没现在从王起的嘴里说出来有感觉,有味道,让她有种想哭的冲动。

    莫名的,张琴就感觉自己的眼眶湿润起来,鼻子也有点发酸。“嗯!”她嗯了一声,点了点头。

    王起注意到了身边女孩儿的异样。他也是异常敏感的人,知道张琴为了和他走到今天这一步,不知道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的委屈,付出了多大的努力,度过了多少难眠的夜晚,现在一下子得偿所愿,梦想成真,其中的辛酸和激动,肯定只有她自己才知道。

    王起没说什么,只是用手紧了紧掌中那只温润如玉的小手,心道,以后,哪怕自己吃苦受累,也绝不让身边这个已经被自己伤过一次的姑娘再一次受到伤害。

    ————————

    由于主要客源是大学生,现在还没开学,商大后门的这家“知青大队长老火锅”,便有点“门前冷落鞍马稀”,没什么生意。

    但对于想吃火锅的同时又想有个安静交流环境的情侣来说,这却正好,连包房费都省了。

    在一个穿着五六十年代绿军装,头戴红星帽,臂裹红袖章,腰扎武装带的“红小兵”的带领下,王起和张琴两位男女“首长”被领到了一桌靠窗的方桌边坐下。

    “首长,请点菜!”两人落座后,做红小兵打扮的服务员又拿出菜单给两人,让两位“首长”点菜。

    这算是“知青大队长老火锅”的特色了。

    服务员都是红小兵打扮,彼此喊“同志”,喊顾客喊“首长”,开啤酒叫“拉手榴弹”,上厕所叫“去茅房”,里面的装修,也尽量还原“工业学大庆,农业学大寨”的样子,墙上到处贴着主席语录,主席像章,红宝书,各种三四十年前耳熟能详,诸如“解放人类”,“二十年赶英超美”,“欢迎首长们下乡改善伙食”之类的口号和标语,让人恍然间仿佛进入到了当年那个激情飞扬的燃情岁月。

    当然,王起和张琴在商大读了四年书,“上山下乡”,光顾大队长,“改善伙食”也不知道改善多少次了,已经没有第一次进来时那种新奇和新鲜感,现在也就将其当成是一家稍微有点特色的普通火锅店。

    “首长,你先点!今年咱老百姓大丰收,亩产万斤,喂出来的肥猪八个人都抬不动,想吃啥点啥,不要给我客气哈!”王起将“红小兵”递过来的菜单转递给对面的张琴,开玩笑道。

    张琴扑哧一笑,接过菜单,媚媚的看了他一眼,娇嗔的道:“才不跟你客气呢,人家等这一天都等了四年了哦!”

    这话说得王起有些尴尬,咧了咧嘴:“那就‘有怨报怨,有仇报仇’,使劲的宰哈!”

    张琴再次一声轻笑,咬了咬嘴,给了他一个“你等着”的表情,拿起圆珠笔,在菜单上唰唰的画了起来。

    王起以为对方会狠狠的宰他一顿,已报过去的“一箭之仇”,但当张琴把菜单递还过来的时候,王起却发现,对方“唰唰”了半天也就点了三个菜:一个鲜鸭肠,一个牛毛肚,一个香菇。

    王起不由摇了摇头,拿起笔,开始真正的“唰唰唰”,一气点了六七个。

    对面的张琴见了,反而担心起来,直喊他“少点点,点多了吃不完,不够再点”之类的话。

    “喝点啥,琴琴?要不跟我一起喝啤酒?”点完菜后,王起又问。

    张琴双手支颌,看着对面的王起,情人眼里出西施,越看越欢喜,点了点头说:“那就喝一瓶吧——不过只能喝一瓶哈,喝两瓶就倒了!”

    “哈哈,不怕,倒了我背你!猪八戒背媳妇,一直背到高老庄去!”王起哈哈一笑,将点好的菜单递回给旁边的服务员,又催促对方上菜上快点。

    “保证完成任务,首长!前方战斗正酣,一定尽最快的速度把补给给同志们送上来!”红小兵立正,朝两位“首长”敬了个军礼,转身“运送补给”去了。

    “两个月没来,咋连口号都变了?”张琴盯着远去的红小兵,疑惑的问。

    王起耸了耸肩,扁了扁嘴说:“谁知道?大概老板突发灵感,从上到下又重新培训过一遍吧。”

    因为没什么生意,两人点的酒菜很快被服务员端上桌。

    “请两位首长慢用!有什么需求,直接吹‘冲锋号’即可。”上菜的服务员又给两人敬了个礼,然后将‘冲锋号’,一个绝对是在迎天门批发市场批发来的廉价塑料小口哨摆在了两人的面前,这才转身离去。

    “嘻嘻,有意思,以前是‘拉响战斗警报’,现在改‘吹冲锋号’了!”服务员离开后,张琴拿起红色的小口哨,嘻嘻一笑,瞧了瞧。

    “生意难做,都要与时俱进嘛!”王起用起子起开两瓶啤酒,递了一瓶给对面的张琴,先给张琴的杯子斟满,然后才给自己倒满,之后,他举起杯子,冲对面的张琴道:

    “来,琴琴,咱两先干一杯,祝你永远开心,永远都像现在这样漂亮!”

    “你也是,王起!”

    “叮——”的一声,两个透明的玻璃杯碰在了一起。
,商s城c中z文网更新速度最快赶紧来商城中文网阅读!w@w@w.sczprc.c@o@m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