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章 姑嫂

    刘娟呼呼地扒饭,想从她一个小姑娘嘴里抠吃的,没门儿。

    刘娟不应,蒙小琼的声气儿更大了,“成天不知在哪里浪,一个姑娘家晚上都不回家了。天天不干活,还有好东西吃,哪里来的钱?肯定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

    刘娟左耳进右耳出,吃饭的速度更快了。她是长身体的年岁,再多东西都填不饱肚子。当然,主要是饭菜好吃,如果是吃糠咽菜,那她就吃不下啦。

    蒙小琼闻着香气,垂涎三尺,生怕刘娟把肉都吃光了,再也忍不住,三两步走过来,直奔饭桌。

    刘娟饭才吃了一半,一看蒙小琼的架势,立马朝装肉的碗喷口水,然后淡定夹肉,一边示意她嫂子,你要吃就吃呀愣着干撒。

    蒙小琼气的干瞪眼,“你吃独食,吃下去也要拉稀。”

    刘娟毫不在意,“我拉稀,也舍不得你拉稀。”干脆将饭混到菜里,搅拌搅拌,捧着碗大口地吃。

    蒙小琼再馋也不能将人家的碗抢了,阴着脸,怪声怪气地道:“谁给你的钱?你怎么有钱买肉吃!你在外头乱来,我告诉你爸,回来打死你。”

    “我问你话呢,你怎么不回答我!”

    刘娟不理她,把饭菜吃光,才道:“嫂子,你闻了我的饭香肉香,看在你是我亲嫂子的份上,这回算你免费,下次再来,我就要收钱了。你有空看我表演我无所谓,就是怕我哥哥下了工回来,看见你没煮饭,不知道会不会打死~你!”

    “哼!”蒙小琼脸色变幻,“你哥哥打死你差不多。叫你外头不学好,败坏家风。”

    刘娟吃饱了,就有力气吵架了,“我的钱哪里来的,你管不着!你再敢败坏我名声,你信不信,我把你家房子砸稀巴烂!”

    蒙小琼哽了一下,“小歪货!上次砸人家房子我们给你赔钱,这回你还敢砸我家房子。你要死!”

    刘娟笑笑,“那不是正好,砸你家房子,正好省了你们帮我赔钱的环节,我多为你着想。”

    蒙小琼气的举起手想打她。

    “你敢!”刘娟顺手提个秤砣出来,“还有,我吃什么喝什么是我家的事,关你屁事呀。你要敢在外头胡说八道,我不打你,我爸能把你脑壳砸个通穿!”

    蒙小琼不由自主抖了一下,“是,不关我事。以后莫想我家补什么超支款!老的小的都不干活,吃光了存粮,饿死你们都不关我家的事!”

    刘老头从外头走进来,“超支款是大队让补的,你说了可不算。我带的儿子,给我补超支款,天经地义,由得你一个外人说嘴。”

    刘娟欢喜地叫了一声,“爸爸!”冲过去将刘老头抱住,“你不在家,哥哥嫂嫂都欺负我!”

    刘老头摩挲着女儿的脑袋,“爸爸回来啦。就没人欺负你。你吃饭了?我还没吃饭。快去给爸爸煮饭,爸爸好饿。”

    刘娟笑眯了眼睛,“好嘞吧。”又拿出一小块五花肉出来,洗洗干净,打算还做蒜苗炒肉。

    刘老头不高兴地看着儿媳妇,“还杵在我家干嘛?还不回家做饭?”

    蒙小琼直愣愣地盯着肉,一下就崩溃得哭了,“这日子没法过了!别人天天吃香喝辣,我家三个小的,几个月沾不上一滴油荤。为什么这么不公平。”

    刘娟再也忍不住,“谁叫你没本事……”

    “我天天勤爬苦做,没本事?”

    “……就是你没本事,嫁不到好男人!你男人没本事让你吃香喝辣,能怪得上我吗?你长的不好看,嫁不到能干男人,要不是我家怜悯你,当一辈子老姑娘吧你!”

    刘老头瞪眼,不是好男人的那个人,我记得是我儿子你哥哥吧。

    “颠倒是非黑白!”蒙小琼大喊,“当初要不是你哥哥找熟人在我不在场的情况下偷偷把结婚证办了,谁会嫁到你家!我给刘家生儿育女,两个儿子一个姑娘,难道我成了有错的吗?”

    “那是我哥哥有本事能干。谁叫你没本事不能干,除了生孩子,就没别的优点了!”

    蒙小琼气的吐血,又不敢冲上来打她,抹着眼泪大喊要回娘家。

    刘娟翻白眼,嘟囔着,“要回早回。没人留你。”

    刘老头瞪了刘娟一眼,对儿媳妇缓了语气,“刘娟的对象能干,人家挣了大钱,给刘娟用,不可以吗?你这个嫂子应该为她高兴,而不是诋毁。你也有女儿,她名声臭了,与你有什么好处?”

    刘博扛着锄头,身后跟着三个儿女下工回来,听到刘老头的话,连忙打听道:“爸,我怎么不知道妹妹有对象了。定的哪家的?定礼多少?什么时候摆酒宴?”

    房子都收仨,钱都拿了好几百,不定亲咋堵住悠悠之口,刘老头禁不住又瞪了刘娟一眼,“反正定下了。她有钱是赵家小子给的。人家有钱,她想咋用都不管你的事。你们当哥哥嫂嫂的,总不能眼馋你妹妹的定亲钱吧。”

    刘建设道:“爷爷,姑姑定亲我们咋不知道。姑爷长得好看不,高不?”

    农村人一般以高矮定美丑。

    刘娟搭茬,“很高,比你爸爸高一个头。”

    “那不是很高很高?!”

    刘老头心里头不痛快,“行了,快家去吧。还不走,难道要我这个老头子留你们吃喝啊。”

    蒙小琼心里到底不甘,“爸,我们家好久没吃上一滴油了。妹子刚才吃了好大一碗肉,这块肉能不能分点给我炒菜,就一点点。”

    刘娟看了侄儿侄女眼巴巴的样子,心就软了,切了一半下来,“拿去吧。”

    刘老头看了看儿子大孙子,总算没吭声。

    刘老头将大包袱放下,“幺儿,先别忙,看看爸爸给你带撒好吃的回来了。”

    刘娟忙过来,翻了包袱,从里面掏出一堆好吃的,不禁笑开了花,“爸爸,你真好。中午就把这牛肉罐头切来吃了。我去煮饭先。”

    刘拉头闷闷地说:“幺儿,我不在家,你过得还不错嘛。想不想爸爸。”

    “想!咋不想!你不在家老有人欺负我。对了爸爸,我想转到镇上读小学,可不可以。”

    “我哪有那么多钱给你读书!你还要挣工分……”刘老头一哽,顿时想起刘娟手里的钱了,“你又不是城市户口!转不了。”

    “花点钱就可以转了。而且我镇上有房子,转户口那不是轻而易举的事吗?”

    刘老头又一哽。
,商s城c中z文网更新速度最快赶紧来商城中文网阅读!w@w@w.sczprc.c@o@m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