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首页>都市言情>书页>目录> 第一百六十四章 相泣的恋人

第一百六十四章 相泣的恋人

    风轻轻吹,带起漫天的落花,纷纷扬扬,两道相拥的背影被包围其,再盛世的风景也不过如此了吧,相拥的恋人,相泣的恋人...

    他的吻是一如既往的强势而霸道,却是蓓可无法逃离的沉醉。≦看 最 新≧≦章 节≧≦百 度≧ ≦搜 索≧ ≦ 品 ≧≦ 书 ≧≦ 網 ≧抵死缠

    绵的一吻,漫长深

    入的一吻,是在诉说心的不甘与不舍,更是在宣泄心无法言说的疼痛。而显然只有这样的亲吻还是不足以满足男人的内心,无法安抚他的情绪,他还需要更多更多,需要更深更深的一切。

    温热的大掌所到之处皆是一片燎原,这样炙人的气息却像是触碰到了蓓可某根还未彻底被束缚得无法自拔的神经,它在叫嚣,他们现在所做的一切都只是让错误继续得更深罢了,要推开他,推开他,理智想要战胜感性,于是蓓可顶着混乱的思绪抬手抵在他的胸膛想要将他推开,可是换来的却是对方更深的禁锢和更深的亲吻,惩戒的意味是从未有过的浓重,哪怕有血腥味在唇齿间蔓延,男子也丝毫没有动摇,而是像要将她摧毁般的深吻,甚至连喘

    息的机会都不给。

    天昏地暗的吻让蓓可慢慢的丧失了思考的能力,却叫醒了这么久以来她一直埋藏在心底的情绪,她渴望那个人,她无的想念那个人,她想永远的依偎在那个人的怀抱里,没有什么仇恨,也没有什么黑狐更没有什么毒

    枭之子,只有他和她。只有他和她是不是可以毫无顾忌的拥抱幸福拥有彼此了?

    缠

    绵的身影掩映在漫天绯色花海之,用力的拥抱是因为害怕从此失去,抵

    死的亲吻是因为失去以后便不再配拥有。

    一夜绯色.....

    天已经泛起了鱼肚白,蓓可动了动浑身酸痛的躯体,努力撑起身体,侧目看着躺在自己身侧已然安睡的男子的俊朗侧颜。他还是他,还是她最初见到的俊朗模样,可是却那时的他少了不可一世的锐气和刀枪不入的傲气,蓓可缓缓的朝他伸出手,沿着他面部的轮廓一点一点的描绘,却是先前的他更是消瘦了几分。原本那么整洁的一个人,不过是历经几日时光竟憔悴了不少,有些扎手的胡渣是蓓可未曾在他脸见到过的...

    在这之前,她也一直以为自己不可能有机会见到他这般模样,因为他是这样一个不可一世的人,又怎么会将自己狼狈的一幕展现在他人的眼呢?他在他人眼应该永远都是维持着那让人敬而远之的情绪才对,他是驰骋商业界的王者,他是那么多人心的男神,怎么却为了自己变成了现在这般模样?心,在狠狠的的抽痛,无声的泪水大颗大颗滚落,蓓可这么看着他,这么细细的描绘着他每一个轮廓...

    太阳已经升得老高,气温也慢慢涨,是一天之的正午时分了,可是花园那片花海在大树树荫的庇护下,躺在花坪的俊朗男子并没有要苏醒的迹象。

    又过了一会儿,才见那熟睡的男子有动作。

    他张了张嘴想要说点什么却又什么音都发不出,几次尝试后还是发不出音,睡梦的男子显然有些着急了,见他眉头紧紧皱起,原本随意洒在额前的碎发也被他源源不断冒出来的冷汗

    一遍遍的浸湿,他像是在挣扎,又像是在寻找,至于做什么呢,谁也不知道。

    终于,在几经挣扎以后,那男子终于逃出梦境,一声大喊从花坪做了起来,他剧烈的喘着气,紧张的模样看来是被吓得不清。抬手擦了把冷汗,却像是忽然响起了什么,猛地一扭头看到的却是一片空空的花坪,什么也没有。

    再低头看自己,身的衣服已经穿戴整齐,可是却在看不见那个人的身影。微风轻轻吹来,萦绕在身边的全是属于他和她彼此坦诚后夹杂着花香的甜蜜气息,可是除了身边花坪明显被碾压过的痕迹,却在没有梦的人儿。

    卓延有些恍惚,却也只是一瞬,马提起了精神,蹭的从地站起来,忙院子的去找蓓可,然而里里外外找了好几圈,都没有她的身影,有些挫败的回到两人昨夜相依的大树下,在蓓可躺过的地方躺下,轻轻的依偎在地,似乎还能感觉到她残余的温度和他贪恋的体香,昨夜的一幕幕都是那么的清晰在脑海里呈现,那是恋人间才会做的事,可是,现在那却成了最后的告别,最后的了断,她明白,他亦明白,昨晚的一切不过是对不舍画的最后一个句话,她无声的离开是最好的证明,以前的一切一切是不是再也找不回来了,如果是,那让他在另一种生活即将开始的时候再好好感受一遍她的存在吧,今日过后会有什么样的结果在慢慢面对吧...

    蓓可回到顾城给她新安置的家里时已经是一个新的夜幕,从屋外看,里面没有开灯,想来顾城应该是走了,于是没什么防备的开门进去,她习惯性的没有开灯,在玄关处靠着敢关的门重重的舒了一口气,一口新的气还没来得及提来听见啪嗒一声,屋内顿时一片澄亮,刺眼的亮光让蓓可下意识的抬手在额前挡了挡,还未来得及放下,听见一道温润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怒气的声音响起。

    “你去哪儿了?”

    他还没走?蓓可一怔,忙放下手,却看见顾城正端坐在客厅的沙发背对着她。他的身穿着的衣物显然是昨天早晨他来她家给她做早餐时穿的衣服,当时她心情不好,只是随便敷衍了几句从家里跑开了,想是顾城也觉得现在得她需要独自散心排解的时间没有过多的干涉,只是派了手下暗保护她,却不想被蓓可有心甩开了,之后一直联系不她,直到今天早晨她才回来。

    顾城没有在第一时间回头看自己,而是坐在沙发,显然有些低气压,他不会是在这里等了自己一天一夜吧?

    知道自己惹到这位大佬了,蓓可很识趣的放下手的钥匙乖乖的走过去在顾城侧边的沙发坐下,他微微低着头,细碎的刘海遮住了他的神色,让蓓可没法将他看清,却是能感觉到他身散发出来的极度不开心的气息,于是干笑了两声,略带讨好意味的道“去散心了啊,我不是和你说了不用等我回来吃饭的吗?等我自己在外面疯够了自然回来了。”

    短暂的沉默后,顾城抬头了,带有穿透力的目光直直落入蓓可眼底,蓓可莫名心一跳,犹豫着该说点什么,但奈何顾城的目光太过锐利,她觉得自己是没那个勇气了。顾城久久的看着她,却在他那张俊朗的脸看不到半分怒气和什么其他情绪,他淡淡的、淡淡的,是这样被他淡淡的注视着,蓓可却觉得浑身不自在,相之下,她倒是宁愿顾城对她有什么说什么好,不要总是用这样不辨喜怒的神情看着她,怪让人心虚又摸不着头脑的。

    “你、你没有别的事情吗?在这里等了我一整天?”在蓓可终于忍受不住顾城的目光注视后,她开口了,各种东扯西扯,只要气氛别那么怪行“你要是有事情要忙的话不用管我的,我自己能照顾自己。”

    听见蓓可的话,顾城终于舍得对她报以一个表情了,他温柔的勾唇,是蓓可这么多年来最熟悉的温润神色,她听见他关心的问“最近手头也没有什么大事要处理,过来照顾照顾你,不碍事的,你吃过晚饭了吗?”

    见顾城终于绽开笑颜开口说话,蓓可也终于松了一口气,大大咧咧的摆摆手说不饿,只是有点累,想要回房休息了,于是告别顾城起身朝自己的卧室走去。顾城没有阻拦也没有再询问更多关于她的去向,只是默默的回眸用复杂的目光注视着蓓可离去的背影。

    蓓可只知道今日的顾城气压有点低,却不知顾城看到了她没整理好的衣领处暴露出来的吻痕,故而也没看见他眼底里流露出来的极深恨意和不甘还有从来未曾有过的狠狞。

    他一开始的追问确实是因为猜测到了大概他想听蓓可的解释,又因心有气所以语气也连带着不友善了,哪怕他已经刻意的压制了一些,却还是浇不灭那些疼疼的怒火。而到后来他不问了,是因为他在看到了蓓可身因暧

    昧而残留下来的痕迹。他本以为自己能够很好的将那些情绪压制下去,可是他却忘了只要是关于蓓可的,他的情绪从来不会在掌控之。

    他不问是因为太了解蓓可,他知道她会给自己怎样的回答。更是因为害怕蓓可会为了掩盖那个人而扯出一些用来忽悠自己的谎言,而他明明知道哪些是谎言可是却不能拆穿,他怕到那时他会忍不住做出更疯狂的举动,这样的冲动如果不及时扼杀在摇篮,他连自己也无法保证他的爱是不是会将蓓可摧毁。
,商s城c中z文网更新速度最快赶紧来商城中文网阅读!w@w@w.sczprc.c@o@m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