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3章 吃醋

    这样睡很不舒服,梁雪梅无法入眠。

    直到确定沈建军深睡,她赶紧进了空间。

    “豆芽,我今天做了炸红薯,有没有神秘礼包。”

    梁雪梅说话的同时,已经去点屏幕上的农田,眼睛盯着种神秘种子的那块地,看着两片又长大一些的叶子,恨不得摘下来。

    空间里传出豆芽的声音:“庄主,这么晚了,你不好好的睡觉,能照顾好你的男人吗?”

    梁雪梅翻了个白眼,不能拿到药材叶子,她能睡得着吗?

    豆芽能知道她心里想的,叹气着说:“你做的每一道食物,我都能知道,也赶紧看了那地好几遍,除了叶子长大一点,真的没有别的。”

    “哼,这空间越来越坑人。”梁雪梅忿忿不平的说。

    她又看了下那块地,真的没有变化,死心了。

    空间里的温度适中,梁雪梅感到很舒适,却一点睡意也没有。

    “豆芽,这医院的条件太差了,我想要改善,你有什么好建议?”

    “我能有什么建议,想要改善条件,就是给他们足够的物资,这就需要用到钱,你现在有办法挣钱吗?”

    “没有,我还得读书。”梁雪梅如实的说。

    “那就得了,你还是好好休息,照顾好你的男人。”

    “算了,话不投机,我睡觉,等下我男人要是醒来,你要通知我。”

    梁雪梅说完,躺在了一块长石上,安心睡觉。

    不知过了多久,迷迷糊糊中,她听到了豆芽的叫声,“庄主,快醒来,你男人醒啦!”

    梁雪梅迅速离开空间,人刚到床上,沈建军的腿脚就靠过来。

    “雪梅。”

    “建军,怎么啦?”

    “我,我想……方便。”

    尽管俩人是夫妻,是亲密爱人,但沈建军还是害羞。

    梁雪梅一愣。

    白天,沈建军虽有小便,不过,却是让她叫男医生来,但现在这大半夜的,让她怎么去叫人?

    “建军,这个时间去叫医生恐怕不好?”梁雪梅小声的说。

    躺在病床上的沈建军说:“嗯,确实是不行,病人没闹倒好,要是闹了,只怕根本没办法休息,你,你能行吗?”

    沈建军越说越小声,脸不知不觉中的红了起来。

    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梁雪梅羞哒哒的说:“我,我该怎么做?”

    “床底下有人瓶子,你拿出来……接,就是……”

    沈建军不知道该怎么说。

    今天他小便时,梁雪梅躲到外面去。

    可是,他真的忍不住。

    “媳妇,我憋不住了,你们是夫妻,不,你可以当自己是看护,我是病人,照顾护理是应该的。”

    梁雪梅一听到沈建军说已经憋住,蓦地豁出去。

    她下床,弯腰,从床底拿出一个瓶子,然后掀开被子,小心翼翼的脱了沈建军的外裤,立即看到他那鼓鼓的帐篷。

    他是病人,他是病人。

    梁雪梅的嘴上不停的念着这句话,手伸过去,瓶子也靠过去。

    沈建军憋得厉害,只想着快点方便。

    直到梁雪梅拿着瓶子出去倒了尿,沈建军才呼了口气。

    说他没感觉,那是不可能的。

    刹那间,他真的很想要梁雪梅再来一次。

    但他的身上有伤,不能动。

    这一刻,沈建军长叹,为什么就不能快点好啊?

    厕所里。

    梁雪梅的脸一阵火辣辣,身体也有了些变化。

    沈建军的好大,比她前世丈夫还要……

    嗯嗯……

    梁雪梅不敢往下想,羞死人,羞死人啦!

    她赶紧用冷水泼脸,平复脸上的热潮。

    回到病房里,梁雪梅看到沈建军正闭着眼,以为他是睡着了。

    其实,不是,他根本睡不着,脑子里都是黄色的。

    而且,女主角就是他媳妇梁雪梅。

    天啊!他中毒了。

    他要快点好起来。

    要梁雪梅的疼爱。

    这一折腾,梁雪梅真的累了。

    她坐在病床尾,头靠着椅子,很快睡着了。

    凌晨六点,有人来敲门,是值班护士来给沈建军量体温。

    被吵醒的梁雪梅,站在一旁,看到护士看沈建军的眼神里有着一股暧昧,心里不爽。

    “护士,我自己来。”

    说完,她拿走护士手中那支甩了好几次的测体量器。

    紧接着,把护士往床尾边挤过去。

    沈建军看着这一幕,心里乐开了花。

    他的小媳妇吃醋。

    护士不能接触到沈建军,一脸的不悦,气呼呼的说:“等下把体温器拿到护士台来。”

    梁雪梅本想要回答她说好的,可听到对方那重重的脚步声,到嘴边的话又收了回去。

    哼!

    病房的门关了,梁雪梅的脸上有了笑容。

    是阴冷的笑。

    让沈建军看着毛骨悚然。

    “说,你是怎么勾引人家小护士的?”

    “媳妇,冤枉啊,我连看都没看她一眼,怎么会勾引她,你,你不要被她骗了。”

    沈建军直喊冤。

    他确实没正眼瞧过人家。

    “有没有,等我调查了再说。”

    梁雪梅说完,转身,准备去厨房打热开水。

    沈建军不知道,以为她是生气了,急说:“媳妇,我还量着体温,你不能走啊。”

    “不是还没到时间吗,等着。”

    梁雪梅留下尾音,人消失在病房。

    等她再次回来,拿着体温器去护士台时,刚才那个护士没在,而是护士长。

    梁雪梅跟护士长小聊一下,从话中套出刚才的护士一点情况。

    “媳妇,我真的没骗你,我跟她没什么。”

    沈建军见梁雪梅这么久才回来,以为她是生气了,不停的解释。

    “对啊,你是跟她没什么,紧张什么?”

    “媳妇,我没紧张,我,我是紧张你,怕你误会。”

    沈建军的声音较昨天好了些。

    就算是小声,梁雪梅也听得清楚,嘴角边露出一抹满意的笑,“这还差不多。饿了吧,我去厨房看姚大叔煮的粥好了没?”

    喂完沈建军后,梁雪梅就去厨房做事。

    她要得到那叶子,要让沈建军快点好。

    这次,她做的是炸丸子。

    有肉丸子,蔬菜丸子。

    姚大叔一家帮忙剁肉和菜,而且动作很快,到中午开饭时,梁雪梅已经炸了好大一盆,够大伙儿吃。

    “姐姐,好吃!”姚菊花一直跟在梁雪梅的身边,开心的说。

    两人渐渐亲近。

    医院门外的小卖部里,有两人正在张望着。
,商s城c中z文网更新速度最快赶紧来商城中文网阅读!w@w@w.sczprc.c@o@m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