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清月番外

    杨清月有时候很不明白自己到底输在哪里了,论美貌论才华论身段论学历论修养,她都在郑柏娜之上,为什么白晖那个男人的目光从来没有在自己身上停留过。她是一个要强的人,只有她甩掉别人的份,难得主动献殷勤竟然碰了壁,这几乎是伤到她的自尊了。但深入了解之后,她又有些理解他那么喜欢她的理由,因为她可以为了喜欢的人奋不顾身、抛弃所有,她是绝对做不到那些的。她觉得自己是个自私的人,因为越自私的人,越懂得为自己争取,过得也会比别人好。

    她和白晖的见面机会并不是很多,即便约他出来,他也会不回应,他那个人并不喜欢社交,过年过节连祝福短信都不会群发,朋友圈的动态几乎都是关于老婆孩子的。她不喜欢看他整天秀恩爱,直接屏蔽了,不过总是会忍不住在深夜点开他的页面,一条又一条看着。说实话,跟郑柏娜拍的照片比起来,白晖拍的照片实在垃圾,老婆孩子各种逗逼的模样都被他晒出来,如果是她,估计会直接离婚吧。看到那些照片之后,杨清月又觉得心里舒坦了很多,觉得两个人能在一起主要还是看自己与对方的匹配程度,她虽然优秀,但未必忍受得了与白晖的相处模式。时间久了之后,她也就没那么介怀了,毕竟她从没有想着在一棵树上吊死,只是觉得有些不甘心而已。她对白晖只是有些好感罢了,他充其量只是块垫脚石,之所以会这么执着,是因为觉得输给那样粗鲁的女人,觉得有些不甘心罢了。

    作为优秀的高知分子,她的身边不乏有很多优秀的男士,不过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她总是觉得不来电。年纪越来越大,家里人反而不逼她,并说越着急反而找不到好人家。

    她知道陈义恒喜欢自己,也非常直白地拒绝了两次,但她是那种拒绝了别人也不会撕破脸,会给自己留条后路的人。想着万一有事需要对方帮忙的时候,还能请对方帮个忙。

    她不喜欢陈义恒的原因有三点:第一,他年纪太小,而且还长了一张娃娃脸,博士毕业后还跟高中生没什么两样。第二,家庭条件一般。她从他的穿着打扮中可以判断出,他的家境最多也就一般,虽然是个神童,但不一定给得了她想要的生活。第三,性格不合,前面两点都可以忽略不计,这个是最关键的,她觉得他的心理承受能力太弱了,只是表白被拒,竟然因为受打击直接退学,这也让她不敢跟他有太多的接触,深怕他性格扭曲,对她的生命安全造成威胁。

    她结婚的时候并没有邀请陈义恒,毕竟找不到合适的理由,但陈义恒却不请自来,但听到郑柏娜帮忙转达的话后,她觉得他应该是下定决心要放下了。

    她和她先生的相遇有些不怎么美好。那天,她觉得身体有些不舒服,但因为有工作的缘故,还是硬着头皮坐上了飞机。在候机的时候,她开始大量出汗,一坐上飞机就开始吐了起来,坐在她身边的人,行李还没放好,转身就走了,她实在是胃痛难耐,虽说是吐在垃圾袋里面,但感觉还是有些恶心,就连她自己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她以为那个人应该是去找空姐调换位置,因为这架飞机还有一些座位空着,但那个人很快又回来了。

    杨清月一边用纸巾擦着嘴,一边转过头去看他,她原本是想说对不起的,但是他却给她递了一条毯子:“是不是这边的空调打得太冷了?”

    “不……不是,可能是肠胃炎犯了。”杨清月从来没有这么狼狈过,但她尽量装作什么事都没有的样子在跟他对着话。

    “身上有带药吗?”那个男人又问了一句。

    “行李架上的黑色手提袋里面有一个小药盒,我把药放在那里面。”吃药需要开水,杨清月当时浑身没劲,登机的那段路她就走了好久,中途还停下来休息了一分多钟,让人帮她把行李放上去之后,她完全忘记了要把药拿出来,想起来的时候,她已经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

    “知道了……”那个人的个子很高,非常轻松地把行李架上面的包给拿了下来,跟杨清月确认之后,打开拉链把放药的盒子拿了出来,之后转身到空姐那里要了一杯温水过来。

    吃过药之后的杨清月觉得稍微舒服了一些,飞机飞行的整个过程,她都在睡觉,一下飞机吹了冷风,她又觉得有些难过,不过倒没像之前那样吐出来。

    “有人来接你吗?”坐在她旁边的那个男人问道。

    “……”杨清月摇了摇头,这种对她的美貌起色心的男人多了去了,她立即谨慎了起来。

    “你要去哪里,我顺便带你过去吧。”那男人看了她那么柔弱的样子,把她的行李也给拿了。

    “待……待会我自己打车就可以了。”眼前这个男人虽然长得挺帅,但是她还是有些担心,因为这年头像他这样欺骗年轻女性的多了去了,要是随随便便上了陌生人的车子,抢劫事小,强奸杀人就有些太冤枉了。

    “你现在连路都走不稳,真的可以吗?”那人往前走了一段距离,看她煞白的脸色,又有些放心不下。

    “我定的酒店很近,打车十分钟就到了。”杨清月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样子费力跟他解释,但因为自己的行李还在他的手上,她还是跟在他的身后往前走。

    “那我送你吧,如果你觉得担心,上车前可以先拍张照片发给你信任的人。”那个人大概是看出她的焦虑了,很快又补充了一句。

    “谢谢。”杨清月除了谢谢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上了他家里来接的车,还被他拉着拍了他家开过来接他的车牌。(放行李的时候顺便拍的。)

    杨清月定的那个酒店并不近,从机场开车过去将近五十分钟,关于那个,司机在听到酒店名称的时候就已经知道了,不过还是什么都没有说。车厢里的气氛也很奇怪,杨清月一个人坐在后座,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在尴尬的时候,她住的地方到了,那个人把她的行李送进大堂,看她办好入住手续后很快就离开了。

    “感觉好像欠了对方一个大人情,连对方的名字叫什么都不知道。”杨清月叹了一口,进了房间之后,把手机拿出来看了一眼。

    “宝贝,你到了没有?”她是直接跟自己老妈共享自己的位置的,她一到酒店,她老妈就知道了,不过要等她本人确认安全之后,她才敢去睡觉。

    “到了啊,胃超级不舒服,不过吃了药之后好多了,刚才给你发的照片里面那位男士在飞机上坐在我旁边,他送我回来的,现在已经坐车走了。

    “你刚才坐的军车啦,一看到他人我就觉得挺正派的,有要人家的联系方式没有?”见女儿没什么事之后,她老妈瞬间觉得轻松了不少。

    “军车吗?我没怎么注意,也没觉得特别的地方,或许人家是公车私用呢……”杨清月随便搪塞了自己老妈几句后就把电话给挂断了。一路上,她连对方的脸都没怎么仔细看,幸好当时拍了照片,现在仔细看觉得对方还挺耐看的。

    “哎,我的脸为什么这么红啊,难道是发烧了?”杨清月摸了摸自己的脸,打算先去卫生间洗把脸。

    “……”杨清月平时出门都是有好好化过妆的,但此刻镜子里的自己完全像是另外一个人,不仅整个妆花掉,嘴唇还没什么血色,头发也有些乱,看上去就像是哪里来的难民。

    “我是哪里来的自信,觉得对方会对我见色起意,这样的很安全好么!”杨清月真想甩自己一大耳光,不过因为怕疼,她并没有那么做。

    那是他们的第一次相遇,没留联系方式也没有对方的电话号码,杨清月要稍微强一些,她当时拍了车牌号码,不过因为是军用车辆,也没办法让朋友帮忙调查车主信息。

    不过这些根本不需要他们担心,因为他们俩在第二天又碰见了,在一个国家级的正式会议上面。身为副级领导人的翻译,她备受瞩目,他一眼就看到她了。跟人稍微打听了一下,才知道原来她挺出名的。

    她跟他视线对上的时候,突然愣了一下,之后朝他笑了一下。会议结束之后,她过来打了下招呼,并主动要了他的联系,对昨天晚上的事表示感谢,想要找机会请他吃顿饭。

    一来二去,两人渐渐熟悉了起来。

    她先生是第一个,她可以不顾对方家世还有家庭条件的人,她跟他待在一起的时候特别舒服。他总是很照顾她的情绪,但有时候也会有自己坚持的事情,他的人格魅力深深地吸引着她,而他也是以结婚为目的跟她谈的恋爱。

    他尊重她的职业,也能看懂她故作坚强下的柔弱,只要一个眼神,他就懂自己要的是什么,那一刻,她才明白,原来自己可以不用那么功利,世俗地过着也挺幸福的。
,商s城c中z文网更新速度最快赶紧来商城中文网阅读!w@w@w.sczprc.c@o@m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