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首页>玄幻魔法>书页>目录> 第六百一十六章 当世

第六百一十六章 当世

    “它,它坠落了?”苏云起瞠目结舌,简直不敢相信,它连一句话的功夫都没有捱得过,却已经彻底结束了苦苦的挣扎未果。

    “我方才说了,星辰对应命格,不会有无故的星辰陨落。”但实质上,这颗星星对应的宿主命格,却是早消失了。

    他不过是使了一些法子,使得苏云起和苏闲二人能看到这一星象罢了。

    “那他和我们苏家有什么关系?”那星星,同他好像并不是敌者的关系。不知为何,瞧着它无故坠落,不再见到哪怕只是星点光芒的样子,苏云起心中很是神伤难以自抑。

    “故军有将,字元守,兵败于北境桔林,因蛮夷围剿,困于一地无援而为国捐躯。先帝感念其忠义两全,特追封为长德将军,赐其子嗣后者,免死金牌、尚方宝剑,永固家族昌盛庇荫。”

    那些往事,道士虽不曾亲眼得见,但这中原土地上少了这样的一个赤血男儿,应是当世一大憾。这些年,他每每想到此事,心中都憋存了一个上吐吐不出来,下咽又无法咽下的气结。

    “忠义两全。”苏云起的喉头一哽,这四个字,送给苏元守,应是最合适不过的写照了:“多谢师父如此的评价了。”

    他有时常常会想,父亲拼尽了一生,到底为的是什么呢?是苏家的荣耀,是陛下的信任,还是天下的兴亡与百姓的安宁和乐?为了这些,把命也搭上,活脱脱将生活逼成了白发人送黑发人的人生至苦,硬生生地让他成了无父无母的孤儿一个。

    这些,都值得吗?

    似乎能在后人之中流传一句的,至多不过也就是些不咸不淡的赞扬了吧!

    是像今日这样的“忠义两全”吗?是啊,是备受推崇,可是凉薄的地下三千尺,人可还会有半点的感知?

    苏云起不知道,他只知道或许这就是苏家的命途吧。既然生在了苏家,奔赴在了沙场,那便永无归途。这本身似乎就是没有止境的事情,是一条永远看不到尽头的长路。

    “天下战争,会有停息的一天吗?”原来,那第三颗星星,是他的父亲,又难怪会在晦暗不明之后便忽然坠落。

    “师父非我碌碌蚁辈,可否为我指点一二迷津?”苏云起本以为,只要再认真一些,只要他足够地坚持,北疆战事就可得到终了的一天。待到那样的一天,又有什么烦扰会再来纠缠?

    只是,那样的想法,还未得经历,便葬身在了连年的烽火之中。

    人心不足,战事便休想停歇片刻,所谓的沙场拼杀,不过是以人命换人命,以武力压暴力而已。

    苏云起心内很是忌惮,但他却不敢言说,他厌恶极了那血腥残忍的场景。

    别人眼中的他,许是横刀立马时少年儿郎独有的意气风发。但只有他知道,早在踏上马背的一刹那间,一切便就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了。忍着心底的反感,也要去厮杀出一条血路出来。

    但这样的生活,会有尽头吗?他很想知道。

    “你说的迷津,该不是指北境的战事吧?”道士哭笑不得,他若是知道天下战事何时会起,又何时会止,此刻又为何会惴惴难安呢?

    最怕的不是决绝,哪怕是一条黑到底的路,走得也可以七平八稳。但如果是左右摇摆,没有任何的依凭,那这路都会走得异常艰难困苦。

    星象给了他一双常人看不到的眼睛,却也带给了他一颗时常显得杞人忧天的心:“苏少将军,这事情,我爱莫能助。”

    还是回到正题上吧:“星辰的陨落,是长德将军身死。我既能推算出其星下坠的时间,又通过了玄门之术使其在今夜显现,不知二位将军可愿信我一回?”

    道士说得实在有鼻子有眼,苏云起反正是信了,他只将目光投向了一旁显得异常沉默的苏老将军身上。

    只是不知祖父究竟是作何感想。

    “我们该如何去做?”元守的死,是他心头连结痂都无法的痛,若说心中当真一点儿感怀都没有,苏老将军也定然是无法期盼自己的。

    今夜被道士拿出来提及了一遍,他这颗早已千疮百孔的心,险些就要熬不住了。

    行事第一招,必得得人信任。否则,纵有高楼平地起,怕也是逃不过在空中独自摇摆的岌岌可危命运:“我日前观星,惊觉此险应是避无可避。”

    若当真是陛下与那平阳侯世子闹掰而自相残杀起来,这事倒也不至于成了棘手的程度。只是,一线易解,千百根线交缠在了一处之后,事端便就变得冗长复杂了起来。

    “只怕这当中被小人加以利用,那时起了祸乱,遭殃的绝不仅仅是平阳侯他一家。”星象所指的,实在难讲,这便已经是道士所能想到最为简单明了的说法了。

    辛陵时时见到的一颗暗星,时而骤亮,又忽而寂灭到肉眼难寻,且脱离了原定轨道的。道士并未向旁人言明,那极有可能将帝星取而代之的暗星,不是别人,正是平阳侯世子凌珏。

    便是如今,这话他也不敢轻易出口,只能是尽量避免着这星象预示出的二星一争罢了。

    “苏老将军,陛下如何处决珏世子,这实非你我能插手之事。只是在近日,若有小人鼓吹于圣前,再伺机而动,还望苏老将军能多多留心一二。”道士不过只在适当的时机做到出言提醒,能不能挡住这一场灾劫,就要看天意了:“如此,也不枉我冒着险来京都走这一趟了。”

    苏云起并不明白,既然这道士的本领这么大,探得天机,却为何还如此保守?

    若是换做了他,大可以借此机会上禀陛下。这样一来,近可解眼下情急,远更可成为国之栋梁,陛下得力的左膀右臂。

    莫要说什么当世忌讳玄门,若是个真有实力的,再是忌讳,先例也可为他而开。兜了这么大一个圈子,却只找上了他们苏家,是为何意?

    怀着这样不解的心思,苏云起还是在苏老将军的目送之下出了府离了京。

    总而言之,朝堂上的事情,有祖父在,就不用他多插手。陛下尚还不知他忽然返京的消息,就这样走了,想来也是神不知鬼不觉。
,商s城c中z文网更新速度最快赶紧来商城中文网阅读!w@w@w.sczprc.c@o@m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