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4

    黑布衣看起来像是醉了不过又好似没醉,他只是身子微靠着珍兰,让她搀扶着,却是没有烂醉如泥般将身重量压在珍兰身上,而是自己挪动着脚步。因此看上去黑布衣整个人都贴在珍兰身上,不过珍兰却不是十分吃力,黑布衣的气息混杂着一些酒气没让珍兰感到不适和厌烦,反倒有一种淡淡的幸福的感觉,两个人在一起不正是要相互扶持么?

    “布衣,你没事吧。”珍兰轻轻的将让黑布衣躺到床上,细心的为其脱去鞋袜,也不管黑布衣究竟能不能听到,抚摸着他的脸庞自顾自的询问着。

    “没事,还行!”黑布衣突然之间冒出一句话,倒是让的珍兰吓了一跳,抚摸着黑布衣脸庞的手也是下意识一缩。

    “布衣?”看着黑布衣依旧闭着双眼,珍兰也不确定先前他究竟是说梦话还是在回答自己,犹豫了一下她有用手轻柔的抚摸着黑布衣的脸庞,细细的看着眼前这个第一次走进自己心中的男子,说实话珍兰还真是没有如此仔细、近距离、毫无顾忌的打量过黑布衣。

    或许是为了让自己看到更加清晰,或许是想要自己与黑布衣更加贴近一些,看着黑布衣闭着眼没有什么反应也没有再次冒出什么话语,坐在床沿边的珍兰不由弯下身,自己的脸庞因此更加靠近黑布衣了。

    “呀!”忽然珍兰惊呼一声,不知是出于本能还是因为什么,看似睡着了的黑布衣忽然伸出双手将珍兰搂进了怀里。这让得本没啥准备的珍兰一时有些手足无措,酒后乱性,要是,要是布衣他待会胡来怎么办,躺在黑布衣怀里珍兰不由胡思乱想起来,俏脸也是瞬时变得红艳艳的。

    哎!我乱想些什么呢,觉察到黑布衣只是搂着自己后,珍兰忍不住轻啐一口,暗恼自己无端地就怎么就想到了那些东西,真是羞死人勒。虽说就这么相拥而躺着珍兰感觉非常舒服和甜蜜,但她仍想着还是脱离黑布衣的怀抱比较好,因而珍兰试着挪动了一下身子,没想去被黑布衣搂得更紧了。

    一阵轻风吹灭了烛光,夜静悄悄的,黑布衣和珍兰就这般相拥而眠。

    “珍兰!”黑布衣有些模糊不清的声音忽然响起。

    “布衣,我在。”或许黑布衣只是在说梦话,但珍兰仍是贴心的回答着,伸出自己的双手回抱着这位此时正与自己同床共枕的男子,体会着他给自己所带来的温暖。

    “夏虹月影,不要走,不要走……”黑暗中断断续续的又响起黑布衣的话语,珍兰与其脸贴着脸,有晶莹的泪水划过,不知是黑布衣的还是她自己的,不过相拥的两人却谁也没有松开自己的手。睡意阵阵袭来,没过多久,珍兰也是在迷迷糊糊中睡着了,她做了一个梦,梦里黑布衣正牵着她的手在一个满是鲜花的小山谷中奔跑着,她头顶着花环,手上佩戴着黑布衣替她用花草编制起来的戒指,山风吹拂着两人,山谷中回荡着的满是幸福快乐的笑声。

    翌日清晨,天微亮,黑布衣睁开眼睛,头仍是有些发痛,温香暖玉怀抱,让的他一时还没反应过来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陌生的环境,一个女子与自己相拥而眠,本能的黑布衣想将怀中的女子推开,他只记得昨夜自己脑海中时不时闪现夏虹月影的身影,而此刻自己怀抱着的有为何是另外一名女子呢?

    “珍兰!”不过黑布衣也是没有轻举妄动,看着眼前这个熟悉的倩影,他脑海中本有些杂乱的思绪也变得清晰来了,昨晚间的一些事情也是逐渐被其忆起。

    看着眼前这位熟悉的少女,看着那近在咫尺的面容,看着她脸上那恬静的笑容,阵阵轻快的感觉在黑布衣的心间浮现。轻轻的在珍兰额头一吻,黑布衣微闭上眼,静静的感受着此时此刻属于两人的幸福。

    “布衣。”怀中的珍兰忽然轻声呼喊着,语气中带着一丝慌乱和焦急。珍兰渐渐睁开了眼睛,梦中出现的那熟悉的面前就这般清晰的出现在她面前,一时感觉回不过神来,不知现在自己究竟是梦醒了,还是依旧处于梦间!不过珍兰的心里无端的松了口气,他还在自己身边,这样她便知足了。

    “醒啦!”黑布衣其实一直睁着眼睛就这般一直静静的看着珍兰,见其睁开了眼睛,黑布衣嘴角露出一抹笑意,柔声的话语在珍兰的耳边响起。

    迎着黑布衣的目光,珍兰也没有躲闪她也不想躲闪,彼此间眼波流转,无声的诉说着那浓浓的情意。窗外下着蒙蒙烟雨,为这逸城的清晨披上了一层朦胧的色彩,珍兰将自己的脑袋往黑布衣的怀里靠了靠,轻拥着他道:“我先前又梦见了你,你拉着我的手在风中奔跑着,结果跑着跑着你的身影就在风中消失了,我好怕……”

    “别怕,我一直就在你身边。”将怀中的少女紧紧拥抱着,黑布衣的心头此时不知想到了什么,珍兰梦见了他,而他却是不能告诉珍兰昨夜自己其实梦见了夏虹月影,依稀记得自己在梦中还不断地呼喊着她的名字,而夏虹月影却在月光中若隐若现,看不真切。

    打开窗户,水气扑面而来,烟雨蒙蒙,蒙蒙烟雨,置一张椅子于窗边,黑布衣静静的看着窗外被烟雨笼罩的逸城,在离别前再多看几眼这熟悉又陌生的逸城吧。而珍兰则双手环绕着他的腰际,头枕着他坚实的肩膀,坐与黑布衣的腿上,默默的看着烟雨楼台发着呆。

    烟雨中一轮红日正徐徐升起,正所谓“东面日出西边雨,道是无晴却有晴”。水雾夹着风儿从窗口涌入,担忧珍兰会因之着凉,黑布衣将薄毯披于她的身上。

    看着正细心为自己披着薄毯的黑布衣,体会着他的丝丝贴心和关怀,珍兰不禁有些感动,体贴入微的关心,简单的动作,便足以打动她的心。不由自主的珍兰将自己的俏脸朝着黑布衣凑了凑,在他的脸颊轻轻的一吻,这是珍兰第一次主动亲吻黑布衣,蜻蜓点水般触碰了下,她便缩回了自己的脑袋,脸色开始有些发红,一颗心也不争气的跳动了起来。
,商s城c中z文网更新速度最快赶紧来商城中文网阅读!w@w@w.sczprc.c@o@m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