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首页>网游竞技>书页>目录> 第二百零一章 气死李世民

第二百零一章 气死李世民

    陈锐看向一片狼藉的湖面,眉头微皱起。

    此刻李靖等人皆是重伤之体,身体散发的气场皆降低到极点,加之又在水中,各种味道也难以察觉,更何况船上死的人数众多。

    旋即,脚步轻点,一一捞起漂浮在水面的尸体,在第二十三个他才发现李靖的身影。

    一摸鼻息,还有微微呼吸,纵身提越,将其抛放在湖心岛中。

    在陈锐的运功疗伤,加之各种灵丹妙药之下,李靖猛咳嗽几声,醒了过来,恢复了些神采。

    “帮我一起找单琬晶!”陈锐未顾忌刚刚恢复气血的李靖,直接冷声下了命令。

    李靖见陈锐的语气也发现了事情的严重性,两人来到水面一一捞起漂浮水面的尸体,却没有发现单琬晶。

    陈锐脸色一变,若真被宁道奇言中,那东溟派绝对是宁死不降,而且眼见自己的女人死面前,他也决计不能接受。

    “死要见人,活要见尸!”

    “潜水!”

    陈锐再也顾不得任何风姿仪态,一头猛扎到湖水中。

    陈锐如同游鱼般左右查寻,却发现丹田中的长生诀真气猛然躁动起来,内气阴阳交替,周身体外时而寒冷,时而炙热,这种情况下,他感觉自己的感知力得到巨大提升。

    猝然。

    陈锐才发现单琬晶在远方水域当中,脚下被水草缠结,不知是死亡还是昏厥。

    陈锐抱起单琬晶冰冷的身体,心中一惊,立时给她点上周身要穴,猛然发力自水中腾空而起。

    水爆响起时,陈锐已经来到湖心岛岸边。

    这时李靖也放下面若白纸,浑身颤抖不停的李秀宁,不过陈锐依然冷眼,面布寒霜。

    将单琬晶放下,陈锐手指电闪刺出,解封其周身穴道。

    旋即双掌轻印在少女冰冷的后背,推宫活血,将自身内力灌输游走其身。

    可少女仍然没有半点声息,陈锐将怀中灵药给其服下,运功疗伤,这才发现单琬晶体内异状。

    单琬晶应该在东溟派习练过龟息功,此为面临危险时给她身体造成的应激反应,使得变成一副活死人样子,可是以她现在的样子,若是不能清醒,这辈子也就没可能再清醒过来。

    陈锐目光一凝,左手骈指如剑在右手掌心一划,一道白印出现。

    无奈,只好全力一划,掌心这才出现一道血口。

    李靖微微一愣,没想到自己的恩主竟会做出以血疗伤的举动。

    当局者迷,旁观者清。

    他可深知单琬晶在这位冷漠无情的公子心中远算不上是爱,可是他还是做了,这令他有些如释重负,谁也不希望自己将来的首领是位薄情寡义的人。

    李秀宁同样有些错愕,万万没想到这位武功绝世,权势无双的男子会为自己的女人做出如此牺牲。

    心中惊愕间,又不由升起几分悲伤。

    陈锐的血液微红泛金,掌中流下的都是一滴一滴的圆珠,如铅如汞。

    这已非凡血,事实上经由金刚不坏神功重铸体魄,易筋经易筋炼血,这血液中早已蕴藏他的气血和精髓,比之灵丹妙药更为神妙。

    道理就和郭靖饮下蛇血增长功力,杨过吃蛇胆同样增长功力相通。

    血液在单琬晶嘴角化开,令她的嘴唇嫣红一片,显得十分红艳诱人。

    同时,少女的脸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渐渐恢复气色。

    单琬晶指尖轻动,睁开了双眼,像是沉睡已久的睡美人睁开了惺忪的眸子。

    “以后我再也不许你这样做了。”

    少女看着陈锐掌心渗出的血液,再一轻舔嘴角的清香味道,猛地抱住陈锐的身体,不由分说的哭了起来。

    “好了,好了,不要哭,以后我只对你这样,不对其他人。”

    陈锐感觉身体前柔软的感触,调戏道。

    单琬晶如刚剥出白嫩的鸡蛋色的脸颊微微一红,“我不要,谁也不要。”

    “你没有事情吧。”少女松开了怀抱。

    “我以前经常献血,吐血的,没什么事情。”陈锐莫名笑道。

    “主公,未曾找到寇仲。”

    李靖躬身拜道。

    陈锐已经意识到了李靖的诚心实意归顺,心中闪过一丝得意,缓声道:“我知道,不用多做强求。”

    修炼长生诀者,体内不能身存内力,故陈锐只是参悟其中功法妙理,未真正修炼。

    今日,湖水底下因缘际会,陈锐习练的第六幅第七幅图双双运转,竟进入前所未有的奇妙之境,这才得以破除不能身存内力的窠臼,修得长生诀。

    修炼长生诀后,他的感知力大涨,现在他才明白为何双龙总是能屡屡化险为夷,其中这感知力功不可没,加之滔天气运光环,多少次才能从枭雄,宗师手中逃脱,不为奇怪。

    “这两人不足为患,能利用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他们两人是我对付慈航静斋的关键手,暂时有用。”

    陈锐的‘以子之矛攻子之盾’正是围绕这两人展开而来,若非如此,他早就在宋阀巨舰上就将两人斩杀,那会教他们长生诀。

    师出有名,在陈锐这里行不通,他乃唯心之人。

    “死亡从来不是结束的原由,痛苦才是!”

    “呵呵~”

    李秀宁冷笑的十分放肆,“纵然你千虑千谋,但终有一失,而且世间事物都不是围绕你转的。”

    “你说的没错。我也从来不是什么智谋之辈,此行无非是彼此先手问题。的确有几分胜之不武。”陈锐看着端庄的李秀宁道。

    “不要得意,我二哥逃了,你还没胜呢?”

    “不出意外,我五百骑兵正在你哥逃亡的路上。”陈锐轻声道。

    李秀宁一愣,毫不顾忌形象大笑道:“不巧,我二哥同样有五百玄甲骑兵接应。”

    陈锐古井无波,没有任何变化。

    李秀宁有些不甘,“五百玄甲骑兵足以匹敌过千人马,你的骑兵势必有去无回。”

    李秀宁依然没有在陈锐双眼中看到任何怒火。

    “弱冠之年,就深谋远虑,培植羽翼,甚至畜养精锐骑兵,李世民倒不负千古名声。”

    陈锐从未小看李世民,毕竟此人被伟人说过:“自古能军无出李世民之右者,其次则朱元璋耳。”

    若是如此轻易就能将李世民斩杀,收拾天下轻而易举,不过若是沉湎于失败,那也是无能之辈,所幸陈锐对付李世民留有后手。

    “你是不是对我这幅表情很失望。”

    李秀宁恨恨道:“没错,我巴不得你气死!”

    陈锐笑道:“令你失望了,刚才我对双龙说‘死亡从来不是结束的原由,痛苦才是!’同样对李世民有效。”

    李秀宁神色讥讽。

    陈锐毫不在意:“李靖!”

    “在!”李靖中气十足道。

    “十八子,得天下的歌谣你可听说过。”

    “耳熟能详。”

    “可知歌谣发生后,杨广做了什么?”

    李靖道:“歌谣出后,杨广在朝中大杀李姓官员,李阀同样受到波及,至今李阀明面上的兵权都被解除。可以说此歌谣大大削弱了李阀明面上势力。”

    “十八子将主天下,安民济世为帝王,仁寿宫,广弑父,玄武门,李杀兄!”

    “此歌谣如何?”

    李靖眼皮狂跳,歌谣通俗易懂,他自然能明白其中含义。

    李秀宁恨不得咬死陈锐,怒道:“无耻?”

    李靖问道:“这能有用吗?”

    陈锐笑道:“怎么没用?杨广都能杀李姓官员,他李渊身为杨广表弟,一家人一个德行,怎么就不会怀疑他儿子。”

    “此是阳谋,李阀就算明知有人挑拨,也由不得李家父子兄弟之间不生间隙和猜忌,皇帝位置只有一个,没有人挑拨也会相互算计,挑拨只是把缝隙提前出现,并且强化了而已。”

    “而且随着时间推移,李世民越是表现的英名神武,这种猜忌就会越放大,最后绝对是你死我亡的下场。”

    李秀宁只恨身体无力,不能咬死面前冷笑之人。

    “还没完,李世民妻兄长孙无忌,你可派人暗中传播谣言,说此人继承祖先王气,若辅佐他人,必为帝王,杨坚,杨广便是例子。”

    长孙无忌乃是李世民左膀右臂,文韬武略皆是不凡,其祖先为北齐皇族,其父长孙晟辅佐杨坚经略北疆,为杨广分化突厥,杨广雁门兵围后曾言:“向使长孙晟在,不令匈奴至此!”

    “还有,李渊堂弟李孝恭,言此人鹰视狼顾,韩信降世!”

    鹰视狼顾,不是什么好词,其中代表便是司马懿,脑后生反骨,韩信降世,虽说此人领兵才能不凡,可最终必定造反,而司马懿也是造反派。

    李孝恭此人领兵才能不下李世民,李世民平定北方,而南方则由他来平定,巴蜀,萧铣等地皆被他攻破,才能非凡。

    李秀宁几欲气绝,盖因陈锐口中的人才皆是与李世民走的极为相近之人,而且他怎么能如此清晰得知他二哥身边的事情,细思恐极。

    “先放李世民歌谣,后面的谣言慢慢放出,不急。”

    李靖脑门冷汗连连,这系列的离间计,足以将李世民给气死。

    他料定谣言一出,李世民手底下人才势必离散,而他也会被其父兄盯得死死,若其一有异动,必遭禁锢。

    这样还能发展起来吗?李靖心中疑问,也没问出来。

    李秀宁目光喷火,撕声道:“你必定不得好死。”

    陈锐道:“我死不死可用不着你来管,哦,忘了,还有一招对付你的。”

    李秀宁心中一慌:“你想干什么?”

    陈锐缓缓走进李秀宁身边,突然喝道:“看着我!”

    这言语仿佛有魔力一般,李秀宁忍不住抬头,看着那双漆黑如墨双瞳,感觉一把刀刺过来,旋即脑海一痛,昏厥过去。

    陈锐移魂大法早已大成。
,商s城c中z文网更新速度最快赶紧来商城中文网阅读!w@w@w.sczprc.c@o@m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