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首页>其他小说>书页>目录> 151.给我摸一下

151.给我摸一下

    挥着小翅膀飞走啦~

    理由充分地把面前长的宛如多胞胎兄弟、一晃神就分不清谁是谁的文件推到一旁, 苏断偷偷松了一口气,让系统把屏幕亮度调高了一点,看着自己的治愈对象发起呆来。

    因为忙着公司的事, 没有多少闲暇时间,所以苏断已经很久没有这么仔细地观察过秦知了, 大多数时候都是匆匆看两眼,知道对方正在既定的命运线上拔足狂奔, 知道他又变得优秀了一点儿, 就放下心来去做别的事情了。

    现在忽然有机会这么安静地观察对方,苏断才恍然发现了在他没有注意到的时候, 秦知确实发生了非常大的变化。

    苏断还记得第一次见面的时候,那时候的秦知神态中带着明显的仓皇和茫然, 被四面八方的压力逼迫的小心翼翼, 直到和他相处熟了之后才好转了一些, 而现在的秦知,眉眼间再看不出一丝惶恐之意,取而代之的是一种经过打磨之后的沉稳和漠然。

    还有一些别的东西, 隐晦的刻在秦知漆黑一片的眼底,但苏断看不太懂,也就没有去思考。

    苏断对着唯一的旁观者发出感慨:“他变化好大啊。”

    系统乖巧地附和道:“是的呢, 宿主。”

    屏幕上,秦知不知道在想什么, 吐出一口烟雾后就微微皱起了眉, 右手夹着烟, 垂在车窗外,没有再吸。

    眉间竖起的痕迹,在黑夜中显得尤为深刻。

    苏断看着他皱眉抽烟的样子,奇怪地问:“他是不是不开心?”

    据说人常常在压力大的时候才会抽烟,而且秦知还把眉头皱得那么紧,一看就让人觉得他有心事。

    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来看他这件事让秦知觉得不开心吗?

    想到这种可能,苏断有些不解的同时,心里又有一点说不出的闷。

    系统说:“宿主请稍等,滴滴——检测结果显示治愈目标的情绪起伏较大,但并不属于负面,所以应该不是不开心。”

    苏断眨了眨眼,虽然知道秦知不是抱着不开心的心情来看他之后,心情好了一点,却也彻底迷糊了。

    人类的情感可真是让人费解,小茯苓第不知道多少次感叹着。

    明明表现出忧愁的样子,却又可能是高兴的,人真是一种复杂的动物。

    屏幕中,在吐出那一口烟雾后,秦知没有再去动指间夹着的烟,任凭那根还剩下大半根的烟在空气中燃烧着,丝丝缕缕的烟雾还没来得及聚集着环绕上升,就被路过的夜风扯得七零八散。

    亮橙色的火光一直烧到了烟根部拼接的缝隙处,快要吻上弯曲指节的时候,秦知才伸手将它在车载烟灰缸里按灭。

    然后伸手打开车门,从车里走了出来。

    在秦知不知道为什么事而陷入沉思的时候,苏断也跟着发了长度为一根烟的呆,在秦知开始动之后,他才惊醒似的回过神,问:“秦知要进来了吗?”

    系统说:“治愈目标的前进方向和大门的方向重合,看来是这样的。”

    在苏断的目视下,那个高大的身影走到了苏家高大的铁栅栏雕花门前,神色从容地和走近的保安低声说了什么,保安又拿起对讲机通告了到了内院。

    于是两分钟后,书房的房门就被管家敲响了。

    苏断让系统关了屏幕,说:“进来。”

    管家还是那副严肃的样子,眉间因为长久的皱着而形成了一道深深的纹路,只是鬓角的白发又多了一些,和所剩无多的黑发掺在一起梳在脑后,比起从前来能明显看出老态来。

    自从苏父苏母出事后,苏家接连遭受打击,管家要操心的事又更多了些,不过短短一年半的时间,就像是老了四五岁似的。

    管家说:“少爷,有人来访。”

    他顿了一下,才低声说:“是一位叫秦知的,曾经在两年半前给少爷当过一段时间的仆人,后来因为母亲要做手术所以辞职了,您还记得吗?”

    作为当初帮苏断把人招进来的人,管家当然知道那一场招聘下的真相是一件怎样无法宣之于口的隐秘,也知道辞职只是一块表面上你好我好的遮羞布。

    苏断点点头,说:“记得。”

    管家用浑浊的眼珠看着苏断,轻声说:“少爷,他现在是秦氏的主人。”

    苏断说:“嗯,我知道的。”

    好几年前秦氏在商业圈的地位就不比苏氏低,尤其是在苏氏这半年来经过了两次挫折、资产缩水了一些之后,秦氏更是稳稳地压了苏氏一头,成了A市中毫无异议的领头企业。

    秦氏易主这么大的事,是根本瞒不住的,现在整个业界都差不多知道了秦风栽在了秦家一个私生子手里,将整个秦氏都赔出去了。

    管家垂了垂眼,说:“秦先生现在在门外,他想见您。”

    苏断说:“让他进来吧。”

    管家却没有动,他似乎有什么顾虑,低声道:“少爷,现在已经很晚了,不如让秦先生明天再来。”

    苏铮不在家,家里的仆人们也都没有经过专业的训练,万一秦知进来后发生了什么事,他要怎么跟大少爷交待?

    “没关系。”苏断摇摇头,根本没有往什么奇怪的方向想。

    管家忧心忡忡地重复道:“少爷……”

    苏断打断他的话:“让秦——嗯,秦先生进来吧,我去客厅等他。”

    他想,大概是因为管家不知道秦知是个好人,才会这么防备他。

    见小主人已经下了决定,管家也不好再劝,说了一声是后,就离开了书房去让保安开门。

    不过管家长了个心眼,在通知保安放人进来的时候,也让保安群分出两个人、带着电击棒一起跟着进来。

    苏断花了三分钟的时间,把桌子上的文件稍微收拾了一下堆放在一起,然后下楼去见秦知。

    结果秦知那边的速度异常的快,他才刚走到二楼的楼梯口,就看见一个高大的身影踏进了客厅中。

    似乎是察觉到了苏断看过来的目光,秦知抬起头,漆黑的眼眸紧紧地盯着苏断。

    苏断正打算往下伸的脚下意识地顿了一下,扶着楼梯把手的尽头,呆在原地和秦知对视着。

    投影和真人到底还是不一样的,虽然刚刚已经在屏幕前看了好久,但真正见到的时候,苏断还是感觉有些陌生。

    系统说秦知在这两年半的时间里长高了四厘米,但也许是因为身上的肌肉和气势变得明显了的原因,整个人显得很有压迫感,看起来给人的感觉可远不止高了四厘米。

    像是从一根没什么威胁性的小青竹,进化成了一只有着极强杀伤力的猎食者一般,让人看着就知道不是什么善茬。

    即使是像这样偏于弱势地站在阶梯下仰头看着他,也让苏断凭空生出了一种想要用小叶子捂着脑袋,逃去地底的冲动。

    在某种趋利避害本能的操控下,苏断忍不住动了动脚,往后退了一小步。

    然而站在下面的秦知忽然开了口,他的嗓音带着一丝不明显的哑意,却是很温柔的语调,甚至是有些小心翼翼地唤了他一声:“……少爷。”

    苏铮原本在一旁低着头看文件,在听到了电话中传来的奇怪动静后,抬起头来,叫了一声:“断断?”

    苏断动了动眼珠,就那么呆呆地看着他,说不出话来。

    苏铮在他苍白的面色中看出了一丝异样,他将手中的文件往茶几上一扔,长臂伸过来将苏断手中的电话拿走,放到耳边。

    “喂?妈!发生了什么——”

    苏铮的脸色越来越难看,他拿着苏断的手机,匆忙地对他说了一句“断断,你先在家里待着,等哥哥回来”,就转身走出了客厅,连挂在一旁的外套都没来得及拿。

    苏断没有起身追上去,他保持着坐在沙发上的姿势,整个人都愣愣的。

    看着苏铮的身影消失在门后,他在心里叫了一声:“系统!”声音中罕见地露出了一丝急切。

    系统:“宿主有什么吩咐!”

    苏断的嗓子发紧,问:“我……爸妈那里现在是什么情况?”

    系统:“好的宿主请稍等!系统这就去检测!”

    系统:“检测到宿主这具身体的父母在路上遭遇车祸,生命体征——

    系统说:“已于13秒前消失。”

    苏断沉默一会儿,他的手指不受控制地弯了弯,问:“为什么?这是……违规惩罚吗?”

    系统:“抱歉,这里检测不出任何异样!系统并没有收到违规警告!”

    苏断沉默了更久,才说:“好的,我知道了。”

    他咽了一口口水,结果极度紧张下,身体不听使唤,牙齿和舌尖磕碰,一股血腥味在口中蔓延开来。

    管家似乎是接到了苏铮的通知,很快从外面走了进来,脸色比平时更加严肃,嘴角的法令纹显出深刻的沟壑来,看见苏断,声音沙哑地叫了一声少爷。

    苏断含着满口血腥,睁大着眼看他,不知道因为疼痛还是什么,从眼角落下一串眼泪来。

    *

    事情很快就尘埃落定。

    调查结果显示,这一场车祸是非常纯粹的意外,没有什么刹车失灵之类的巧合,撞了苏父苏母的人也不是什么酒驾的货车司机,而是一位普通朝九晚五上班的白领,当时正在下班的路上,就因为一段路的视线死角和苏父苏母的车撞上了。

    对方也受了不轻的伤,不过比起在车祸现场当场死亡的苏父苏母和司机,还算是幸运地在手术台上捡回了一条命。

    警方根据录像得出的结果是,这一场车祸应该由车祸双方各担一半责任,不过因为苏父苏母已经当场死亡,所以对方的赔偿额度要更大一些。

    对方在病床上醒来、了解到自己撞死的人的身份后,又被吓得差点厥了过去,看着满身冷凝的苏铮,颤颤巍巍地保证一定会尽快凑够赔偿。

    不过苏铮最终没要这笔钱,他们家并不缺这几百万,人已经回不来了,再纠缠这些也没什么意义。

    况且严格来说,其实责任还是他们这边大一点,是他们的司机因为视线死角主动撞上了对方的车,警方是看在他们家的面子上,才会判一个均等责任。

    苏父苏母的葬礼定在半个月后举行。

    半个月的忙碌下来,苏断和苏铮都瘦了一大圈。

    不仅仅是在忙车祸案和苏父苏母葬礼的事,更多的是公司那边在闹腾,苏父苏母去世的消息一确认,公司的那些看似老实的股东们可就纷纷坐不住了,尤其是和他们家带着点血缘关系的那几个,跳的比谁都欢。

    苏铮废寝忘食了整整半个月,才终于将公司的骚动勉强压了下去。

    要不是苏父苏母早就立好了遗嘱把主公司和分公司的股份都留给他和苏断,恐怕事情还没那么容易解决。

    葬礼当天是个冬日里难得的晴天,温和的阳光落在来宾们黑色西服和礼裙上,却染不上一丝温暖的气息。

    葬礼结束后,人都走了个干净,连那些不死心地想要继续留在苏宅的亲戚也被苏铮一并“送”了出去,整个苏宅都显得异常安静。

    灵堂里,苏铮去了门口抽烟,苏断站在牌位前,看着苏父苏母的黑白色相片,眼中是看不出情绪的一片漆黑。

    苏父苏母可以称得上是郎才女貌,男的严肃俊美女的温婉大方,照片里苏母的眉眼很温柔的弯着,柔柔的看向苏断。
,商s城c中z文网更新速度最快赶紧来商城中文网阅读!w@w@w.sczprc.c@o@m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