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2章 江南

    至于薛慎提到,要招收刘三金为女兵之事,殿下半点不含糊的同意了。

    不仅同意了,他还按照王府编制,正经给了刘三金一个王府教头的职位。

    这可是正经八品官,有官袍和官印的。

    只是这件事,还需要从王府办理一些手续,殿下就坏心眼的不告诉薛师兄了。等他命人将官袍和官印送去,看薛师兄还有何话说。

    想去媳妇面前告他黑状?想都别想!

    这些都是后话,如今美娘处理完正事,也给薛师兄回了书信报喜。也对长女生得甚似她的祖母,表示了隐忧,求师兄安慰。

    小蝉送来满月礼单,给美娘过目。

    因惊鸿大小姐的出生礼,实在是太过隆重。

    后面她的满月、百日一家子经商量过后,决定都低调的过。只在自家摆几桌酒,意思意思就完了,再不请外人。

    但有些交好的人家,还是记着日子,送了满月礼。

    美娘看后,忽地轻笑了一声,想起谭迎春从前讲的一个冷笑话。

    那些送了礼的,并一定记得住。但要是不送礼的,却肯定忘不了。

    但她也没有多说什么,只命人把礼单好生收起,留待日后回礼便是。

    倒是小蝉,打抱不平的说起。

    “江婉婉到底怎么回事?咱们大小姐出生到现在,半个面都不露,连只鸡蛋都不送。就算咱们没请她,可城都知道少夫人生了大小姐,她这么装聋作哑的,象话么?”

    美娘如今格局不同,不会再为这些鸡毛蒜皮上心,淡然道,“我看你就是太闲了,封州的玫瑰花儿要到明年才能收,你不如再接手一桩差事吧。”

    多接一份差事,就能多拿一份钱,小蝉很是乐意,立即喜滋滋道。

    “少夫人尽管吩咐!”

    美娘一笑,“你去收拾行装,准备跟我下江南吧。”

    啊?

    下,下江南?

    小蝉以为自己听错了,可美娘分明不是说笑。

    可这,这惊鸿小姐才满月几天呀?舍得吗?

    舍不得。

    但也实在没法子了。

    美娘目露轻愁,青州已经两个月滴雨未下。虽利于秋收,但旱情渐露。

    要不是闵柏早早带人修了那些水利设施,又软硬兼施,哄了上万移民过来,只怕许多地方,今年为了秋收前的灌溉,就要争斗不休了。

    今年的这一季庄稼,好歹是保住了。

    可明年呢?

    上官令给她的任务是,快点做完月子,就赶紧赚钱囤粮吧。

    如今的顺心小哥们在苏栋的带领下,足迹已经渐渐走出江湖两州,让他们帮忙在附近运粮收粮,最合适不过。

    可美娘想做的,还不止于此。

    若说这天下粮仓,莫过江南。

    有些盘据江南的世家大族,一家的收成不说供应一国,但供应一州是绝对足够的。

    这可不是吹牛。

    前朝征战时,就出过这样的真人真事。

    被大军围城后,江南某地就是靠着这些世家的存粮,整整坚持了三年。

    要不是最后实在军心涣散,四面楚歌,这仗他们还能打下去。

    等到大军破城,竟是惊讶的发现,人家的粮食,还能坚持小半年呢!

    江南世家的粮仓丰足,就此天下闻名。

    所以美娘觉得,与其零零碎碎的四下收粮,倒不如干脆找上江南世家,采买一票大的。

    若是能与他们谈成供粮协议,青州一带就算灾情再重,相信也不至于弄得天下大乱了。

    只是江南世家,积累多年,骄傲成性,连王公亲贵都未必放在眼里。

    远的不说,只看虞亮虞妙嫦父女就知道了。

    任何事,他们永远是对的,错的永远是别人。

    要是他们也没有风度,做了坏事,那肯定都是被坏人逼的。

    所以美娘这么一个小小民女找上门去,想要收粮,谈何容易?

    可不战而退,实在不是美娘的脾气。

    横竖努力过,实在不行,那再想别的办法。

    看着宫中送来的观音绣像下,睡得香甜宁馨的女儿,美娘狠了狠心,下定决心离开。

    一想到青州将来,会有无数女儿这样的孩子吃不上饭,甚至被易子而食,她就不寒而栗。

    她没有观音那般普渡众生的本事,但能救一个是一个。哪怕说不动江南部的世家,能有一两家帮忙也好啊。好歹此时尽了心力,日后才不会后悔。

    一场秋雨一场凉。

    中秋节后的一场豪雨,彻底浇灭了夏日余温。有些年老体弱者,早晚都得套上薄袄,才能抵挡秋的萧瑟。

    要说衣裳拣几件旧的也就完了,但吃食却非得现买不可。

    贴秋膘贴秋膘,可不是说说而已。天气一冷,人的胃口就好。

    尤其是那些半大的小子丫头,个顶个的能吃。这一放开肚皮,可就愁坏了当家的主母,每日光米钱都不知要费多少。

    不过这是穷人家的烦恼,有钱人家是不在乎的。

    有些在家吃腻了,还能花钱出来换换胃口。顺便听听小曲看看戏,欣赏下秋风秋雨黄叶地,也是惬意。

    “慢着,你看那下头妇人是谁?”

    城北一处酒楼上,涂着鲜红蔻丹的纤手,捏着只小酒盅,从雅间窗户里头伸出来,指向楼下一个年轻妇人。

    一身布衣荆钗,提着个篮子,刚收了黄油伞,正好露出面容。

    丫鬟凑过去一看,“哟,这不是林家丫头,江婉婉么?听说她嫁了个小武官,她这是——哦,是来卖糕点的。”

    是么?

    虞妙嫦眼角一斜,正好瞧见江婉婉将一篮子糕点交给酒楼伙计,伙计便把上回卖糕点的钱,数来结算给她,显然不是头次了。

    虞妙嫦酒醉酡红的俏脸,顿时咯咯娇笑起来,“林美娘的丫头,竟缺钱缺到这般地步?”

    她一把将小酒盅掷了下去,不偏不倚正好打中江婉婉的头。

    江婉婉愕然抬头,就见虞妙嫦在楼上懒懒笑道,“上来,你这篮子糕点,我买了!”

    江婉婉一下脸胀得通红。

    她自春日里挖兰草想发横财,却不意累得小产之后,只好委委屈屈做起糕点生意,贴补家用。

    却万没想到竟被熟人撞见,还是个从前跟美娘不睦,让她都看过笑话的熟人。

    不想今日风水轮流转,轮到别人看她笑话。

    再不甘愿,那花钱的也是大爷。江婉婉只得含羞忍辱,提着篮子上楼去了。
,商s城c中z文网更新速度最快赶紧来商城中文网阅读!w@w@w.sczprc.c@o@m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