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6 锁

    风从远方来,在此停下,就此凝结。

    万物无声,有落叶悬浮在空中,别有萧索,冷冷清清,空空虚虚……

    青丝在远处,视线投向光柱这边,眼神有着惶恐,又有着茫然,瞳孔深处却弥漫着恐惧,而那个胡人武者,已然五体投地,便如雕像一般不再动弹。

    光柱中,李婴宁的双眸缓缓睁开。

    这一次,她能瞧见天光。

    不再是借用青丝的视角,而是凭借着自己的肉眼,重见天日,说起来,这还是出生以来第一次瞧见外界,瞧见那天空,瞧见那大地,瞧见鲜花绿叶,瞧见山岭沟壑,瞧见白茫茫一片的原野,也瞧见头顶那渐渐凝实的天宫之影,瞧见宫殿楼阁中那身披神甲闪耀发光的神将。

    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

    她嘴唇微微张开,轻轻呼出一口气,无声无息。

    眉间那只竖着的眼睛,睁得了最大,青鸟身影跃出那只眼,便如破壳而出的雄鹰,现如今,只有尾羽部分依旧在李婴宁的识海之中,身躯的大部分已然飞了出去,那虚幻的身影闪耀着青光,一如苍穹深处那宫殿楼阁一般,渐渐变得凝实。

    李婴宁心中有着明悟,一旦这青鸟完整地跃出自家识海,这道光柱便会消失,而头顶那座天宫却将变为实体,表面上看是在这个世界,实际上,却是处在空间裂缝之中,哪怕你扶摇直上九万里,哪怕冲入了青冥之中,也飞不到那座天宫之中。

    但是,这不代表那天宫并不存在。

    这天宫与本世界之间有着无形的通道,上界之人想要降临在本方世界,不再如以前那般必须经历转世,遭受胎中之迷,绝大部分转世天人都闯不过这一关,那一缕分割而来的分神终究会消失,能够完整无误地继承上界记忆的天人还能正常地活着的少之又少,每一个都是天之骄子。

    现如今,不再如此。

    上界之人若想降临,只需从头顶那天宫通过天地通道便可,其实力虽然会受到本方世界的天道规则限制,然而,也只能略微限制而已,毕竟,这方世界原本就被上界俘获过,天地规则虽然已经改变,但是,到头来,随着时间流转,最终还是会被同化。

    就像两个国家合并为一个国家,从来就是以大国为主,以强国为主……

    这种规律,适合于很多地方。

    若是逆这规律而行,最后的结果多半都不见得好。

    李婴宁知道,一旦青鸟元神跃出识海,与天宫中的青鸟气息勾连,重新开通这断绝了的天地通道,自身便会化为虚无,就此消散在天地。

    此之为魂飞魄散!

    自家的元神已然被驱逐出体外,失败已然注定,唯一的好处就是能够通过自己的眼睛第一次看这生存的世界,如此,李婴宁也就不再绝望和恐慌,她能够平静地接受这一切。

    这一刻,目光也就贪婪地扫视着周遭。

    原来青丝长成这样啊!

    原来这就是花啊!

    道旁有着一丛野梅,红梅点点横在枝头,有白雪沾染,红中带白,煞是清冷,别有一番凄清,那种味道非常贴合李婴宁此刻的心境。

    最后时刻,她注目于此。

    花开花落,人间至理,生死无常,极尽灿烂……

    就在李婴宁释然放下之际,她元神中突然多了一些什么,一些不知从何而来的七彩斑斓的神文突然出现,然后,元神受到了推挤,就像当初被青鸟元神无声无息地从识海中推挤出来一般,那些莫名出现的神文推挤着她的元神,无声无息地,她又回到了识海。

    双眼依旧睁着,所见依旧存在,并未变成黑暗。

    同时间,那些神文化成了一道锁链,一道七彩斑斓的锁链飞在虚空之中,将那尾羽也将跃出李婴宁眉间的青鸟牢牢地捆住。

    五花大绑地捆着……

    青鸟昂着头,发出无声的鸣叫。

    虚空中,那道光柱微微摇晃着,光芒闪烁,一闪一灭,变得不再稳定起来。

    这是意外!

    那道用神文组成的锁链一头捆着青鸟,一头从李婴宁元神中探出,看上去就像是由李婴宁在控制一般,然而,真实情况却并非如此,锁链的另一头虽然从李婴宁元神内探出,却来自不可知处,李婴宁也有发出神念去感应,却被温柔地阻止了,无法向前深入。

    只是,她也并非一无所知。

    在前些日子,她曾经和杜睿打过两次照面,神念有过两次交集,虽然,每一次都没有办法深入杜睿的识海,神念的接触也只是浅尝而止,但是,她非常熟悉杜睿元神气息,在这奇怪的不知从何而来的神文锁链上,她感应到了那股熟悉的气息。

    这便是转机?

    这便是自己以前窥探天机所得出的转机?

    没有任何理由,也没有任何证据,李婴宁却就此认定。

    她没猜错,这锁链的确来自杜睿,来自逍遥游神文,每一道神文都代表着独特的规则,而一个修行者若是能熟练地掌握一个规则体系,便能触碰天门,破空飞升,若是能将那些神文的规则体系全都掌握,哪怕是去了玄元星君所处的上界,亦是一个了不起的大人物。

    只是,杜睿境界太低,暂时还不能将这些规则体系做到融会贯通,要想将其彻底掌握,转化为自己所用,更是需要漫长的时间。

    虽然,他获取了它们,它们对他也有着帮助。

    终究,只能发挥其不到百分之一的力量罢了!

    现如今,却是不同。

    因为天道和人道洪流的相助,杜睿摆脱了欺诈之主的纠缠,将其驱逐出识海,彼此签下的契约虽然存在,暂时来说却是被屏蔽了,至于以后会发生什么,那便是以后的事情了。

    杜睿获得了世界相助,同样的,当世界需要帮助的时候,杜睿也必须出手。

    这不以他的意志为转移。

    所以,那些逍遥游神文方才被从元神上剥离,虽然,依旧留着副本,然而,却需要杜睿在不断修行的途中自我获取,却不能像当初那般不劳而获。

    同样,那将是一段漫长的时光。

    篆刻在华山绝壁上的这一段逍遥游神文并非他想象中的那般简单,也不是这世界的武者所认为的那般,只是前人留给后辈们的一些小小的馈赠。

    李婴宁识海中的青鸟元神虽然气息微弱,对这世界来说,却也算得上极其强大,当它出于本能想要扶摇直上九万里,想要穿透虚空向着上界玄元殿飞去之时,李婴宁无法阻挡,就算是像顾道人这样的大宗师当面,也只能徒唤奈何,无能为力。

    然而,当它被逍遥游神文化作的锁链捆住之后,却无力反抗。

    最后,只能发出无声的悲鸣,被强行从虚空中拉回,一点点从李婴宁眉间竖着的那只眼睛中钻了回去,重新回到了李婴宁的识海中。

    如此,李婴宁的元神也就落在飞翔的青鸟背上,那七彩的神文锁链依旧存在,却不再像在外间那般捆得很紧。

    当庞大的青鸟虚影全然没入李婴宁眉间之后,从苍穹深处落下的那道光柱一阵摇晃,随后,化为星星点点的光就此崩塌,穹顶之上的那宫殿楼阁,也闪烁着光芒,摇摇欲坠,最后,同样化为无数到光点就此消散,穹顶上的那个洞无声息的弥合。

    那一刻,空中传来了一声悲鸣。

    悲鸣声中,大地微微颤抖,仿佛地震来临之前。

    上界,玄元殿,小院深井旁。

    玄元星君收回了放在井口上空的手,手掌中的光已然黯淡,已然消散,在他身后展开的庞大的青鸟法相,这一会已然不见,唯有身上的神甲依旧有着符光一闪一灭。

    他喟然长叹。

    “世界反噬?”

    随后,他翘起嘴角,目光森然,笑容淡淡。

    “厉害!厉害……”

    只差一点,只差一点便能打通这条断绝的天地通道,说是没有遗憾那是撒谎,不过,他的确没有感到多少失落,是的,天地通道没能重开,无法第一时间降临下界,不能亲自出手参加位面之争,然而,他终究还是占了先机,他已经捕获到了那方世界的坐标所在。

    如此,空间也就不再形成阻碍。

    而时间,虽然有着阻碍,想要将两个世界的时间流速调到一致,将自家的玄元殿停泊到那个世界,不过是像渡船停靠泊在河边的驳船一般,只需费点心思,进行一些程序罢了!

    那并不没有多么困难!

    现在,他只担心的是先前的那番波动会不会动静太大,引来其他势力的注意,毕竟,当初那个世界和上界存在着十多条天地通道,掌控在不同的星君手中。

    自己的死地南方朱雀殿亦有着一条。

    如果,朱雀星君在下界也有着血脉传承,情况也就有些糟糕了!

    虽然仇视对方,玄元星君也不会小看那家伙的能力,要不然,也不至于这数百年来一直在壮大,虽然,有着运气的成分,没有能力也是不行啊!

    无论如何,须得加快进度啊!

    哪怕要冒一些险。
,商s城c中z文网更新速度最快赶紧来商城中文网阅读!w@w@w.sczprc.c@o@m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