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1章 焦点

    “你不认为这反映了你拥有这么多敌人并成为强敌的能力。” Freya Lim说。

    顾玲说,“你吹它。”

    自宋明宇看过原石之后,古代的话语就越来越多了。

    虽然林凡说话时大力点头,但他可以看出林凡似乎对他所说的话根本不感兴趣。

    他还认为林凡对这种堵石没什么兴趣,他对林帆的教学不再那么感兴趣了。

    毕竟,在他的理解中,堵博是一件好事。

    古老的草地日子不再盯着Freya Lim,而Freya Lim则自然而然地自由自在。

    在大师的背后,Freya Lim看着石头,一次又一次地感受到它。

    水足够深。

    虽然我在精品区看到的几十块石头大部分都是精神的,表明它们含有翡翠,但从精神的稀有性来看,这些原石中的翡翠并不是很好。

    这些宝石标有底价,从中我们可以看出,无论我们拍哪块石头,如果我们以最低价格购买而不是提高价格,我们可能会损失很多钱。

    对于这些原始宝石中罕见的精神灵魂,林凡根本没有兴趣吸收和存储,也不足以拖延时间。而且,如果他真的抓住了一块精神原石并吸收它,那么暴露的风险就会大大增加。

    被自己吸收的翡翠不会改变它的本质,但翡翠的质量会变得与以前大不相同,变成粪便。

    如果在这个石头投注会议上投注的石头都是狗屎,即使是傻瓜也会发现它有问题。

    这个地方到处都是监控摄像头,只要有细心的人,就可以看出他们的行为是不正常的。

    所以Freya Lim计划这次,只是为了开始值得他自己冒险的原石。

    那些能赢的人将被拍卖。那些不能吸收灵气的人会尝试吸收灵气。

    就是这样。对于一些原始宝石,他们还需要知道如何选择,以免在何时被发现。

    “哦,林帆,跟我老人说的很无聊。否则,你可以自己和你的朋友一起玩。记住我说的话,多看,少说话。”

    看到几个摊位后,顾木田看到林凡东四处张望。他只是心不在焉,直接给了他一个假期。

    “好吧,主人,我只是走来走去。” Freya Lim拒绝了,并直接承诺。

    “前进。”

    “爷爷,我也想跟随弗雷亚林。”顾玲对爷爷说。

    “好的,但没有废话,请听Freya Lim。”顾教授叮嘱道。

    “拜托,爷爷,我是他的姐姐。他必须听我说。”

    “嗯,姐姐,我听你说。” Freya Lim赶紧承诺。

    “什么是姐姐?很难听死。这叫做学习姐姐。说起来,顾玲也伸出手接触Freya Lim的脑袋。

    林帆跑得很快,古灵伸出舌头,看着严晶晶和陈莹。“对不起。”

    严晶晶笑了笑,没说话。

    然而,陈莹对Freya Lim进行了有意义的审视,并在他心中叹了口气。

    如果林凡没有跟随谷教授,几个女孩就不可能跟随谷教授。四位美女一起跟随林凡,立即成为许多青年男女的焦点。

    特别是,一些雄感到动物正在看Freya Lim的眼睛。

    为了什么?为什么?

    我只是一个看起来不太好的女人。这个孩子身后有四个女人。而这四位女性都有自己的特色。

    看到Freya Lim认出了自己,沉梦涵匆匆戴上太阳镜,因为担心别人会认出来。

    现在她可以说在国内很受欢迎,而且在国际上很有名。好莱坞已多次联系过她,并希望她在大片中发挥相关作用,但她只是拒绝了。

    因为这些角色不是为她设计的,而是好莱坞,这些对中大庞大的票房市场感兴趣的弱势群体和早期人士,希望通过沉梦菡的表现吸引更多的中大人为他们的票房做出贡献。

    沉梦涵是如此聪明和聪明,他永远不会站在他们一边。

    沉梦涵的担忧并非不合理。虽然这里的所有人都来赌石,并对这里的祖母绿石头感兴趣,但如果他们知道这个女孩是沉明汉,一个大明星,他们可能会立即引起轰动并导致现场紊乱。

    “你不是在拍戏吗?” Freya Lim感到头疼,感到尴尬。

    上次严晶晶发来的消息说,沉梦涵找不到自己。他打电话给他并要求自己打电话给她,但他没有时间打电话。

    “你听起来有点,过来。”

    沉梦涵直接去了一个无人居住的角落。

    那些男人也直接追随沉梦涵,包括一位有尊严的中年男子。

    林帆笑着看着Yuruoxi。 Yuruoxi什么都没有。严晶晶和陈莹没有反对。然而,古灵对小星星的出现充满了兴奋。他眨着眼睛看着沉梦菡,因为害怕沉梦涵会消失。

    “沉梦涵,真是沉梦菡,晶晶杰。我很兴奋。”古灵悄悄地低声说道。

    “好吧,Guling,沉梦涵是林帆的朋友。稍后会有机会见面。不要那么兴奋。”严静静赶紧对顾灵说。

    她担心古灵会不顾一切地冲上去。如果是这样的话,她今天不想在这里玩。我担心周围的景察会维持秩序。

    “真的吗?太棒了,Freya Lim很精彩。即使沉梦涵也是他的朋友。”顾玲兴奋地说道。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沉梦涵的签名就不会被使用了。

    林帆跟着沉梦涵走到了没有人的地方。正要张开嘴,这位有尊严的中年男子曾问过沉梦涵,“勐罕,这是吗?”

    “爸爸,这是我向你提到的林凡。如果上次不适合他,我再也见不到你了。”沉梦涵走上前,抱住了这位中年男子的手臂。

    这是沉梦菡的父亲沉德谦,他是北京德润斋珠宝店的老板。

    Drunzhai珠宝店在全国闻名。仅在该国就有20多家分店。他们足够强大,可以与香港岛上的两家珠宝店竞争。由于近年来国内经济的快速发展,两个珠宝店的压倒性势头势不可挡。

    就像这种堵石会议一样,德润必然要分享。

    毕竟,随着近两年经济的发展,消费者在珠宝消费中的比例越来越高,而且金银首饰过于粗俗。玉翡翠逐渐成为上流社会中更受欢迎的珠宝,尤其是翡翠。价格不断上涨,已成为珠宝界的新宠。

    “林先生,最后一次非常感谢你。我一直想亲自感谢你,但是我的小女孩还没跟你联系。我很尴尬。”沉德谦一听到这个消息,就立刻伸手向弗雷亚林。

    虽然沉德谦的外表很有尊严,但他实际上是一位具有伟大文化修养的儒商。他讲得恰到好处,没有富人的架子。

    林凡对沉德谦的第一印象非常好。当他看到沉德谦与自己握手时,他立刻伸出手。

    “沉叔叔非常有礼貌。我是孟汉的朋友,不值得一提。” Freya Lim笑着说。

    “这不是一件小事。如果没有你,我担心这个小女孩的生命将会失去。这是一个很大的优雅。我相信沉德谦将会报答你。”

    (本章完)
,商s城c中z文网更新速度最快赶紧来商城中文网阅读!w@w@w.sczprc.c@o@m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