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首页>都市言情>书页>目录> 第726章 房屋之争

第726章 房屋之争

    他们怎么也没想到,自己四个黄级中阶的高手,竟然联合起来都没打过这么一个年轻人。

    而且,自己四个竟然被人家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全部都给整到院子外面来了。

    这小子是什么实力啊?难不成已经是玄级高手了?

    要真是这样的话,他的师门背景又是什么人?

    林二狗可是说过,这小子只不过是个唯唯诺诺被人欺负了屁都不敢放一个的瘦弱胆小鬼。

    这才不到一年的时间,怎么变成了这样一个嚣张跋扈的武修高手了呢?

    “恕在下眼拙,不知道尊驾是哪个武修世家门派的?”柳铁锤哪里吃过这种亏,今天直接被人一脚踢的飞起来了,让他感到十分的羞辱。

    他现在杀了林凡的心都有,只是技不如人,如果继续打下去,恐怕会丢人丢的更厉害。

    而且在没有弄清林凡的底细靠山之前,他也不敢再继续动手了,通过交手,他已经看出,这个年轻人也只是教训一下自己这些人而已,并没有下狠手。

    如果自己再继续动手,用出来对付死敌时的那些阴招,获胜的可能性倒是很大,但是接下来的麻烦,恐怕是自己应付不了的。

    不说村小学的那些景察了,就是这小子的靠山,恐怕弄死自己几个,也跟碾死几只蚂蚁差不多。

    “哟呵,看不出来啊,还有点见识,知道我是武修者啊?”林凡讥笑着问道。

    “呵呵,不打不相识,我的问题,阁下能回答吗?”柳铁锤心里暗骂着林凡,脸上却是带着一股子虚伪的诚意。

    “你上前来。”林凡对着柳铁锤招了招手。

    “干嘛?”柳铁锤不仅没上前,反而下意识的退后了半步。

    毕竟林凡的实力在那里放着呢,他可不敢跟自己的敌人靠的太近。

    “你不是要听我的师门吗?我的师门是有些神秘的,不宜公开宣扬,你爱听不听。”林凡冷哼了一声说道。

    “听,我听。”

    刚才林凡就没打伤自己,现在应该更加不会伤害自己了,倒是不如上前听一下,也显得自己胆子大,算是找回了一点面子了。

    所以,柳铁锤就走上前去,到了林凡跟前。

    “阁下可以说了吗?”柳铁锤小声问道。

    “可以了,我告诉你,我的师门是鬼门宗。”林凡也是小声说道,一副神秘兮兮的样子。

    “鬼门宗?”柳铁锤一愣,这个名字听起来好邪门儿啊,江湖上武修门派现在来说还是不少的,大多都是隐居在深山老林之中。

    而且,柳铁锤也知道很多江湖门派的名字。

    可鬼门宗,这个名字听起来很拉风很吓人,可他是真的没听说过啊。

    “对,怎么?你没听说过?”

    柳铁锤不好意思的摇了摇头:“是我见识太少了,这个门派我还真没听说过。”

    “那没关系,你就当我是个散修好了。”林凡冷笑着说道。

    “不,不会的,既然阁下不让我们在这里住了,那我们就换地方,不给阁下添麻烦了。”

    要说这柳铁锤变得也够快的,知道打不过林凡,在这里只能是自取其辱,他现在的语气,已经变得十分的谦虚爽快,再也不牛叉轰轰的了。

    “对啊,早这样多好啊,非得赖在我家这老房子里,说实话,我也是为了你们好,这房子太老了,要是一不小心塌了,把你们砸死就麻烦了。”林凡说道。

    “咦,这是怎么回事?”

    林二狗从小路上赶了过来,看到林凡在大门口站着,而柳铁锤四人则是摸腿的摸腿,捂肚子的捂肚子,一个个都十分痛苦的样子,顿时叫了起来。

    “林主任,你给我们找的好地方,你不是说是你的吗?怎么现在成别人的了?”柳铁锤怒气冲冲的对林二狗就叫了起来。

    “这就是我的啊?”林二狗咬了咬牙:“你们先不要走,等我把这里的事情都掰扯完了再说,我还就不信了,谁敢跟老子争房子。”

    林凡看都没看林二狗,对柳铁锤说道:“赶紧带着他们三个走,这房子就不要来了,我明天要让人在这里翻盖新房,以后就专门用新房供我爷爷的牌位了,谁要是敢让我爷爷不肃静,我就让他全家不肃静。”

    林二狗是从家里跑过来的,累的气喘吁吁,真的有如一条老狗一般。

    因为被打了两次比较丢人,所长林柱并没有把被林凡打了的事情告诉他老爹林二狗。

    在林二狗的认识中,林凡虽然现在说话上硬气了,可还是那个弱不禁风的林凡。

    林家村谁说了算?

    不是村长林建设,而是他这个治保主任林富贵。

    现在林凡回来竟然敢跟他抢房子,在林二狗眼里,林凡这纯粹就是找死。

    此刻见林凡看都不看他,还说出那番话来,林二狗立刻就火了起来。

    上前几步,林二狗伸手就抓住林凡的衣领。

    “小子,上了一年大学,长能耐了是吧?不是老子,你他妈早饿死了,还他妈有脸在这里跟老子哔哔?”林二狗恶狠狠的叫道。

    要不是村里有景方的专案组,他林二狗早就大拳头招呼上了。

    林凡冷笑一声,并不跟他争辩,跟这种二流子争辩,辱没了自己的身份。

    再说了,跟不讲理的人讲理,傻子才会这么做。

    “松开。”林凡冷声说道。

    “哟呵,现在说话也牛笔了啊?我就不松开,你能怎么地吧?”林二狗嚣张的问道。

    “那只好我帮你了。”林凡的手直接抓到了林二狗抓着自己衣领的手腕上。

    “行啊,你试试,能不能让我松开,嘿嘿,小兔崽子……哎哟,妈的,痛死我了,松开,给我松开。”

    正牛笔哄哄的说着,林二狗忽然感到手腕处一下子疼痛起来。

    而且,这种疼痛有如是被钢箍箍到了一般,钻心的疼,刺骨的痛。

    他不由自主的送来了手,身子也随着林凡手上力气的加大,迅速的弯下了身子,嘴上不断惨叫着,一张丑脸此刻拧的跟菊花似的,要多恶心有多恶心。

    “你可以继续骂。”林凡冷笑着说道,手上的力气还在加大。

    “妈.的,给老子松开,不然老子弄死你,哎哟,疼,疼死老子了,啊,哎哟哟……不骂了,我不骂了,求求你,松开我吧,林凡,我错了,原谅你叔这一回吧。”

    本来还死撑着的林二狗,在手腕几乎要被捏断的情况下,再也忍不住了,开始求饶起来。

    “不见棺材不落泪的东西。”林凡说着,松开了手。

    握着这种人的手腕,林凡都觉得脏了自己的手。

    只是,谁都不知道,林凡在松开手的同时,一股经过自己至阴脉淬炼过的阴寒之气,已经悄无声息的通过林二狗手腕处的一个穴位,进入到了他的经脉之中。

    (本章完)
商#城@中@文网更新速度最快,赶紧来商城中文网阅读!w#w#w.sczprc.c#o#m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