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首页>都市言情>书页>目录> 第47章 王伯是高手

第47章 王伯是高手

    姓江的,你小子有种啊,看到我们竟然还能这么淡定的呆在这里,真不知道你他妈是缺心眼啊还是过于自信。吴强松跑在了最前面,上次他差点被江不凡给虐死,弄的自己又是大劈叉又是当沙包的,这次趁着人多,他打算让江不凡也尝尝他当时的滋味。

    吴强松,你腿还疼吗?江不凡讥笑着问道。

    我草,你他妈还敢问?吴强松一听就急了。

    哼哼,江不凡,别以为有别人在我就不敢把你怎么样了,老子就是要当着别人的面收拾你,除非你给老子跪下磕一百个响头,也许我能心一软饶你一次。

    梁坦瞪着那双牛眼,嚣张的叫道,手一甩,一根甩棍已经从他手里由短变长,明晃晃的,一看就又硬又结实。

    其他几个人也是刷刷刷几下,一根根甩棍出现在了他们手里。

    梁坦,你的脸消肿了啊?说实话,那天我真不忍心下手,不过我觉得你这张肥脸,还是用鞋底抽过比较好看一些。江不凡不张嘴则已,一张嘴,直接能气的人吐血,梁坦的脸色立刻胀的有如猪肝一般。

    他这次让同学来帮忙,可没说自己被江不凡用鞋底给抽过,只说江不凡练过功夫,得罪了自己,怕自己几个弄不了他,所以才找他们来帮忙。

    现在江不凡当着他们的面说出来,立刻就有几个同学看向了梁坦的那张肥脸,果然,那脸上竟然还有淤痕存在,已经有人忍不住笑了起来。

    坦哥,跟他费什么话?就这种给脸不要脸的玩意,直接干趴下他。

    刘美也跟着过来了,上次的事情让她一直在梁坦面前抬不起头来,这次她过来,是想在江不凡被打倒之后,她也上去出口气的,见吴强松和梁坦磨磨唧唧的,想先逞口舌之快,结果被人家奚落,顿时憋不住了,大老爷们的,墨迹个屁啊?

    刘美,想必你没少被人干趴下过吧?江不凡一语双关的说道。

    妈的,给我弄死他。梁坦气的直哆嗦,这还没打呢,快让人家给损死了,尤其是刘美,跟过好多男的,这让梁坦感觉自己头上绿光大盛,都赶上满湖的荷叶了。

    站住。

    就在他们要蜂拥而上的时候,一声大喝,吓得他们硬生生止住了步伐。

    只见刚才一直没说话的老头一脸威严的站在了江不凡前面:混账玩意,大了你们的狗胆了,都老老实实的给我滚蛋。

    这老不死谁啊?

    众人均是一愣,开始的时候根本没拿他当回事,现在这一站出来,他们才注意到他,可是也没人认识他啊,反正不是自己学校的,没见过。

    老头,你谁啊?这里没你什么事,赶紧躲开,别不小心碰到了你,你这老胳膊老腿的,伤着了我们可不负责。梁坦叫道。

    就是,老家伙,滚蛋的应该是你,赶紧滚的远远的。吴强松也是叫了起来。

    老不死的,你也想****趴下吗?刘美一叉腰,比泼妇还要泼妇。

    梁坦恨不得一巴掌把刘美给抽死:你给老子闭嘴。

    小兔崽了们,竟然敢骂我,那我就替你们家长教训教训你们这些没教养的混账东西。王伯是什么身份地位,就是南宫山都对他毕恭毕敬的,哪里被人这样骂过,就是江不凡不让他帮忙,他这会也忍不住了。

    老混蛋,敢骂我们,活够了吧?你也不看看你这胳膊,有我棍子粗吗?吴强松提着甩棍,上前拿着棍子就比划了起来。

    王伯一伸脚,猛的勾住了吴强松的一条腿,往前一拉,刺啦一下,吴强松裤裆直接撕裂开来,一个大劈叉就到了地上。

    吴强松的两只黑眼珠直接斗在了一起,双手捂住自己裤裆处,嘴唇哆嗦着,叫都叫不出来了,又是大劈叉,又是他妈大劈叉,这是要把人整成太监啊。

    几个人都是一愣,本来目标是江不凡,却没料到半路杀出个老家伙,竟然如此彪悍。

    梁坦发一声喊,几个人立刻也都提着甩棍冲了上去。

    砰的一声,常伯一脚踹出,一个跟大猩猩似的家伙直接惨叫着飞了出去,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啪啪,两个大耳瓜子扇在了另外一个家伙脸上,直接扇的转了好几圈,还没看清东南西北,屁股又被踹了一脚,身子不由自主的就对着一个甩棍迎了上去。

    嗷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一个想要偷袭王伯的家伙,直接被王伯一推一拉弄脱臼了胳膊,疼的差点晕死过去。

    梁坦的甩棍早不知道飞哪里去了,被王伯一巴掌扇的脑袋嗡嗡作响,差点没晕死过去,见江不凡站在自己前面嘿嘿直笑,随时都要上来踩一脚的样子,吓得他动也不敢动,生怕再刺激到江不凡。

    砰砰,啪啪,哐

    一会的工夫,梁坦连同找来帮场子的几个体育生,全部被王伯干趴下了,只剩下刘美还站在那里,一个劲的直哆嗦。

    大,大爷,您别打我,你,你让我干什么都行。

    滚。王伯怒道。

    呜呜,呜呜呜呜刘美边哭边扭着屁股跑开了,这次又被人给干趴下了,而且还是个老头子。

    梁坦看着眼前的老头云淡风轻的样子,把自己这些体育生全打趴下了,他竟然连步子都没挪过,这他妈到底是哪路神仙啊?

    梁坦。江不凡笑眯眯的站在了梁坦面前。

    梁坦看向江不凡,脸上的表情不知道是哭还是笑:你,你要干嘛?

    要不我再给你整整容?江不凡问道,手不由自主的向鞋子摸去。

    别,别,江不凡,都是同学,有话好商量。梁坦赶紧说道,话说好汉不吃眼前亏,话说人在屋檐下不得不地头,话说******自己已经被人家干趴下了不服气也不行啊。

    你现在知道是同学了?江不凡的脸色募然间阴沉下来。

    是我错了,江不凡,我我以后再也不敢了。当着自己这么多同学服软很丢人,可是不服软,恐怕得更丢人啊,这脸恐怕又得大鞋底子招呼了。

    记住你说的话,以后不要再来招惹我,否则,休怪我心狠手辣。江不凡冷冷的说道。

    知,知道了。梁坦都快被江不凡吓哭了,这家伙,那手一直放在自己脚边,随时都要脱鞋的样子。

    滚。江不凡大声说道。

    几个人一听,赶紧都挣扎着站了起来离开了这个地方。

    (本章完)
,商s城c中z文网更新速度最快赶紧来商城中文网阅读!w@w@w.sczprc.c@o@m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