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9章

    除了易寒,林清婉和四只眼外,其他人都叫徐部长关在了基地里。

    他们三个被派以招待贵客的任务,领了一笔还算可观的招待费后就被赶出基地了。

    雷涛他们羡慕的将人送到大门口,他们是不知道徐部长判定的标准是怎么样的,但目前被放出基地不用接受审查的只有这三人。

    林清婉可以理解,她是后来的,就是要做奸细也得先把地皮踩熟。

    可易寒和四只眼。

    好吧,雷涛等人把目光从易寒身上移开,不善的盯着四只眼看。

    四只眼对他们耸耸肩,扭头一脸笑的招呼骆师叔三人,“易队长把车开过来了,骆前辈上车吧。”

    基地给他们配了一辆SUV,坐他们六人刚好。

    曾远也被从研究院里放出来了,魔气消除后再用回春术伤口就好很快了。

    尤其是用回春术的还是个金丹修士,所以他现在外面看不出伤来。

    不过小脸惨白惨白的,汪师兄觉得是被吓到,曾师弟年纪越长,人却越胆小了。

    易寒却以为他是应激心理受伤,深怕他留下心魔,正在宗们治疗和请心理医生疏导之间徘徊。

    骆师叔却没在意,痛过后脸色发白是正常的,过两天就好了。

    林清婉也盯着曾远看了一会儿,悄悄和易寒发信息道:“还是给曾师兄请个心理医生看看吧。”

    易寒瞥了一眼,干脆传音道:“修士很难敞开心扉,更别说对象还是个凡人,我想建议师叔带师兄回去,怕他留下心魔。”

    林清婉眨眨眼,惊奇的看看易寒,又回头看看身后正相谈甚欢的几人,摸出手机给易寒发了条短信,“教我传音术吧。”

    易寒眼中闪过笑意,笑着应了一声“好!”

    这一句话却不是用的传音术,四只眼从后面好奇的凑上来问,“好什么?”

    易寒边打方向盘转向边道:“多听少问。”

    “切,”四只眼坐回去,和骆师叔道:“骆前辈,您上次来京城是什么时候?”

    “两年前。”

    “那也不久,上次你们去哪儿玩了,圈出来,这次我们换一些地方玩。”

    骆师叔就笑,“上次来了并未外出,你们只管安排就好。”

    四只眼就觉得易寒作为师侄太不称职了,师长来了竟然都不带着转一圈。

    他谴责的看了一眼易寒,和三人笑道:“那这次可得好好玩玩,我们可以先去故宫走一圈,不知您三位是喜欢玩儿,还是喜欢吃,玩有玩的逛法,吃有吃的逛法。”

    四只眼说到这里一顿,指了前面的林清婉道:“我和易寒不知道的还有清婉呢,她可是京城土生土长的人,对京城熟的很。”

    林清婉也回头笑道:“骆师叔想怎么玩告诉我,我领着您去。”

    “我想睡觉。”骆师叔还没说话,曾远就幽幽的开口道:“我现在头晕恶心,不想动弹,师叔,你们找个地方把我丢下吧。”

    骆师叔这才正视曾远,伸手摸了一下他的额头,忧心问,“是魔气还未祛除干净吗?”

    曾远的脸色就更白了两分,他摇头道:“不,不是。我,我就是累了。”

    汪师兄凑上去看了看,又摸了摸他的手,发觉有点凉,就忧心道:“师叔,好像是有点凉,要不回去让研究院的医生再检查检查?”

    曾远立即道:“我好了,头不晕,也不恶心了,我们去吧,刚才你们说要带我们去哪儿玩儿?”

    四只眼看向林清婉。

    林清婉透过后视镜看了他一会儿,道:“时间也不早了,不如我们先去吃饭?”

    易寒夜收回目光,问,“想吃什么?”

    “就近吧,我记得五道口那儿有家云景的龙虾做得不错,”林清婉笑道:“我们去吃龙虾吧,曾师兄既然累了,我们吃完饭就回去休息。”

    这次徐部长特意交代过,部里经费有限,让他们想办法解决骆师叔三人的住宿,既然舒适,还要感受到他们的热情,最好他们能够时刻陪在身侧,务必要在基地封闭的这段时间里招待好人。

    毕竟人家千里迢迢的来,他们却要排查内奸,实在是太失礼了。

    都暗示到了这个份上,林清婉当然就顺势请三人去他们家住了。

    而易寒和四只眼的住宿业很好解决,梅香园对面的工作点一直留着呢,他们可以住在那里。

    定了地方,易寒直接往五道口去。

    两边高楼林立,骆师叔三人并不觉得惊奇,虽然他们很少下山,但山下楼高他们还是见惯了的。

    但等进入了商场,三人眼中的色彩就增多了。

    就是脸色发白的曾远也不由盯着旁边的游戏区看,一群小年轻正踩着舞毯跳舞。

    有个小姑娘看到曾远留着长发,还一身道袍,以为他是cosplay,见他一直盯着他们看,就脚一滑,直接滑到他身前来,直接围着他跳起来,还作出邀请的动作。

    曾远见她只穿着裹胸,直接凑过来,吓得倒退两步,差点一屁股坐在地上。

    汪师兄也觉得现在的女孩好大胆,一把扶住师弟,心惊胆战的往后退了两步。

    小女孩这才看到汪师兄和骆师叔,如果汪师兄也有可能是cosplay,那骆师叔一定不可能是。

    这人气质威严,且还留着胡子呢,那胡子一看就是真的,不像假的。

    她这才知道自己误会了,有些心虚的嚷道:“都什么年代了,竟然还有道士留长发,穿道袍。”

    说罢先跑了。

    易寒见曾师兄的脸又红又白,就笑着拍他的肩膀道:“他们在玩儿呢,见多就不怪了。”

    骆师叔早把目光移开了,在心里暗暗默念“非礼勿视”。

    曾远也不想着那点伤心事了,好奇的转着脑袋观察四周,见和刚才那个小姑娘一样大胆的人还不少,此时都挤在那里跳舞,旁边还有些奇装异服的人,头发蓝的红的黄的都有,且一缕一缕的,连眼睛也是五颜六色都有。

    四只眼见他好奇,就笑着介绍道:“这就是cosplay,刚才那小姑娘估计误会了。”
,商s城c中z文网更新速度最快赶紧来商城中文网阅读!w@w@w.sczprc.c@o@m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