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首页>玄幻魔法>书页>目录> 第67章 用丹田崩死自己

第67章 用丹田崩死自己

    白玉京正正坐在鱼玄机对面,身体随着鱼玄机每次拍击,就会发出如同海草一样的摇晃,全身就像是一个装满了血肉的布袋,在鱼玄机的手中,几乎柔弱无骨,所以被揉捏。

    如果不是对面如同羊羔一样的洁白肉体,指引着白玉京目光的话,白玉京现在早疼的死去活来了。

    可是,现在的白玉京人不能动,嘴不能说。

    然而,就在白玉京身体内的灵力波动越来越强,几乎能崩死一个筑基高手的时候,他体内连接任督二脉的十二重桥,依然坚固如初,根本就没有丝毫断裂的可能。

    一刻钟前,鱼玄机充满信心。

    半个时辰后,鱼玄机信心满满。

    一个时辰后,鱼玄机已经目露骇然,拿捏不定自己要做什么。

    十个时辰后,白玉京依然故我,鱼玄机却已经惊骇莫名,她利用九阴九阳九死神功输入到白玉京身体之中的能量,连一个筑基中期的人,估计都能直接撑死,但是到了白玉京身体内,产生的变化却极为诡异。

    能量确实是被引入到白玉京的身体不假,但是在白玉京十二重楼里面,此刻却起了雾,说起了雾其实是一种比较直观的感受,实际情况,这个时候,不管是谁将神念印入白玉京身体的时候,想必看到的都是模模糊糊,如同毛玻璃的感觉。

    谁也不知道,连接着任督二脉的“十二重楼”此刻变成了什么样子,鱼玄机双手有些微微颤抖,就像是世间最绝妙的修补师,面对查看不出问题出在哪里远古瓷器的表现,明明知道有问题,但是却不知道问题在哪里,想实验,又怕把绝世孤品给弄嗝儿屁了。

    这大概便是所谓投鼠忌器的心理了。

    但是陷入这种僵持,却是最可怕的事情,时间一久,即便以自身结丹前期的修为,她身上的灵力也会耗光干涸,到时候,就不单单是“治疗”后续无力这么简单,更是会直接导致白玉京全身灵力乱窜,破坏经脉,后辈子只能靠“身残志坚”了。

    “弟弟,我们俩商量个事儿吧。”说话的时候,鱼玄机拍开白玉京的哑穴,虽然故作镇静,但是笑起来分明已经十分勉强了,“要不我们现在停止,我慢慢散去你身上的功法,你做个普通人,或者寻找其他机缘……”

    白玉京打断鱼玄机的话,目光清凉如水,虽然看着鱼玄机曼妙鱼龙的身材,却并无猥亵之念,“我的身体已经到了这种艰难的地步吗?不是说万法通灵之体先天就占优势吗?”

    “天道有常,所有抄近道的,难道就真的是近道吗?你虽然天生能沟通万物灵力,但是牺牲的却是你自己身体蓄积灵力的基础,刚才我们已经用了九阴九阳九死神功之法,把灵力贯注你的经脉。这个功法已经是我能够找到的,最为偏门和危险的功法了,也是得到了大哥叶启的首肯,但即便这个功法如此霸道,几乎有毁天灭地,重塑经脉的强悍,却依然不能冲破你的经脉。”

    “那就是说,我依然可以做个凡人,逍遥的泡妞,喝酒,潇洒混日子了?”白玉京虽然有些失望,但是却并不绝望,神仙有神仙的活法,凡人自然也有凡人的活法。

    “观音来了怎么办?我们也没必要推卸责任,毕竟不管是我自身传承的玉女们,还是恶人谷你的那些叔叔伯伯们,都和观音不对付。”

    “什么意思,又扯远了!”白玉京撇撇嘴,他可不想因为这件事就把恶人叔叔们全部都牵连进来。

    “你的七十二个叔叔也有自己来历,他们和悟空渊源比较深,至于我,我们玉女们一脉可是来自于月宫。”

    “嫦娥?”白玉京恍然大悟,怪不得鱼玄机生的如此妖娆,原来是嫦娥的后代。

    “白兔!”鱼玄机微微点头。

    “哦!”

    “什么表情,就不能有大吃一惊的表情吗?”鱼玄机愤然作色,这种敷衍简直就让人感觉得不到尊重。

    “哇!居然是白兔大仙,天啊,岂不是要逆天了。”白玉京孺子可教,立即夸张的说。

    鱼玄机不为己甚,知道这家伙作怪的很,“所以,观音和我们有仇……”

    “不对,不对,观音和猴子有仇,这是人尽皆知,但是和玉兔又有什么仇了?”白玉京感觉神仙圈圈里面的套路真多,有些目不暇接了。

    “祖上主人的男朋友,被观音在玉帝前诬陷‘调戏嫦娥’,被打下天庭,到现在还踪迹全无。”

    “哦,这样啊,那仇可大了,好,打到观音,暴力反抗,万死不辞。”白玉京见风使舵,立即拍马屁的喊起口号。

    “你能这么想就好了,我们可以继续尝试一下,用地丹修炼之术,引导灵力进入你体内经脉,仍然走九阴九阳九死神功经脉,不过,这地丹之法,也是时间至为蛮横的功法,从来都是没有道理可见的蛮横。”

    “我的问题出在哪里了?”白玉京有些纳闷,这万法通灵体咋就这么难呢?

    “十二重桥位置,所有灵力进入十二重桥之后,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不,确切的说不是消失的无影无踪,而是被十二重桥包裹住了,现在里面蕴积的灵力,足够把方圆百米炸的毛都不剩。”

    “靠,我说你神情怎么不对,原来坏事早就做下了。”白玉京有种呜呼哀哉的感觉,我怎么这么命苦啊,被人在体内埋了一个超级炸弹。

    “你,你,我不是为了你好吗,想着早日帮你疏通经脉,就能正式修炼了。”被白玉京一阵抢白,即便是鱼玄机的脸色也一阵青红,几乎要恼羞成怒,翻脸不认人了。

    “好吧,怎么办?”白玉京手一摊,放在赤*裸着的双腿上。

    “地丹法,目前,这是我所知道的唯一有效的办法了……”

    “那能不能我们出去查查书,找找经验丰富的人,或者组织个研讨小组讨论一下,不要如此武断出手好不好,我也是一条人命啊。”白玉京有点急眼了,这么草率就动手,你真把我坑惨了,还没有形成定论的东西,就敢乱整,真是庸医害死人。

    “还,还有这种操作吗?我们没时间了,我怕如果我们不及时处理,那玩意儿会爆掉。”

    “爆掉?”

    “对,爆掉,你理解的没错,就是字面上的意思!”

    白玉京睁大眼睛,“我不是在问你什么意思,我想说,既然这么危险,我们还是快点修炼吧,小命要紧。”

    “那,那好吧,我先把你打晕吧?”

    “不用,当年关二爷刮骨疗伤,这算的了什么!”说的气壮山河,其实白玉京无非怕自己刚晕就爆体而亡,至少做个明白鬼吧,再说了,眼前这么好的景致不好好看看,那做鬼也不是一个风流鬼啊。

    “别看了,专心点!”鱼玄机有点捉摸不透这个白玉京,怕死的要命,胆子又大的包天。

    “没事,我不怕长鸡眼,正所谓赏花赏月赏玄机。”白玉京一副不怕死的猪哥模样。

    “待会儿都是你的!”

    “呃——哦,什么,你是说……”白玉京一阵兴奋,这句话单单从字面上理解,就非常的耐人寻味,引人遐想,令人回味了……然而,看了一下自己“偃旗息鼓”的小豆芽,就像是还没睡醒一样,啪啪给了它两下狠的,白玉京抬头看着鱼玄机,肃然作色,认真的说:“姑娘乃玉洁冰清之体,在我辈眼中,只可远观不可亵玩焉,我看看就行了。”

    “咯咯咯咯!”糯甜的笑声从鱼玄机嘴巴里面发了出来,然后一双柔弱无骨,仙肌玉肤,嫩若春葱的纤纤秀指就按在白玉京大腿跟上,用拇指食指向前一倒一倒着,向前走,目标很明确啊。

    看来白玉京的小豆芽要遭殃。

    (本章完)
,商s城c中z文网更新速度最快赶紧来商城中文网阅读!w@w@w.sczprc.c@o@m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