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首页>都市言情>书页>目录> 第五百八十二章:独立人格

第五百八十二章:独立人格

    话音一落,简单眸子轻抬,布满了复杂和深意。

    她不是没怀疑过这个问题。但她想不出来什么顾玖有什么理由故意去做错这些试题……

    他到底在想什么?

    傅聆江的视线一直放在简单那皱紧的眉头上,随即,嘴角轻扯,发出一声轻笑,没有言说任何。

    简单抬眸,对上傅聆江那双黑眸,有些不惑:“你是不是知道什么?”

    “你是医生,顾玖是你的病人,你问我?”

    简单:“……”

    她脸色沉重了几分,压抑内心的复杂和疑惑,转了话题:“傅聆江,你以后,别来了。”

    他这样三番几次的过来跟小一一玩,难免让顾妈妈心里有点别扭。

    她没想到,傅聆江只是淡淡的应了一声,随即抬步,背对着办公桌前的简单挥了挥手,没有言说其他,离开了办公室。

    这让简单有几分错愕怔然,傅聆江会这么乖乖听话?

    不过她也没去多想,只是将视线继续放在那一张张A4纸上,微眯了双眸,深吸一口气,随即,从抽屉里拿出几张纸来,离开了办公室。

    病房。

    顾玖简一顾妈妈他们三个坐在地上搭着积木,简单本来没想出声打扰打断他们的,但顾玖第一个发现了她,连忙扔了手里的积木,站起身来,朝简单走了过去,牵着她的手,有些疲惫:

    “简单,我们睡觉吧!我有点困了。”

    简单看了一眼手腕上手表显示的时间,才不过十一点多,午饭还没吃,怎么就困了呢?

    不过她转念一想,看了一眼顾玖身后坐着的俩个身子,拉扯着顾玖坐到了桌旁,把手里的几张A4纸拿出来,递到顾玖的跟前,从口袋里拿出一支笔,出声说道:

    “再填一次……”

    顾玖抬眸委屈地看了一眼简单,无奈,只好拿起笔,又做了一遍之前做过的试题……

    片刻,这次的做题速度,明显比之前还要快了,有些题,顾玖连扫都没扫一眼题目,直接就划上了答案——

    没过一会儿,顾玖便放下了笔,抬眸看向对面坐着的简单,示意他做完了。

    简单拿过看了几眼,深深吸了一口气,转而对一旁还在玩的顾妈妈出声说道:“妈,你带一一先去吃点东西吧!”

    顾妈妈应声回过头来看了一眼简单,知道她什么意思,回过头来牵着小一一的手,就要离开——

    就在路过简单身边的时候,小一一挣脱开顾妈妈的手,跑到简单的身边,抱着她的手腕,甜糯出声:

    “麻麻,要亲亲~”

    简单挽唇低头,亲在了小一一的额头上。

    小一一嘴角一咧,有些费劲的垫了脚尖,肉嘟嘟粉嫩的小手轻捧着简单的脸颊,吧唧在她脸上留下口水渍,这才满意的松开了她,任由顾妈妈牵着她离开了病房。

    简单嘴角始终轻挽着,目送着那一大一小的身影离开,这才收回视线,嘴角的笑意冷却,有些复杂地看着对面正在看着她的顾玖,把手里的A4纸往桌子上一扔,冷漠出声:

    “你这些题,跟刚才做的,每个选项都一模一样,证明你已经有印象了,我也明明教过该怎么做才是正确的,你为什么还要做错?”

    话音一落,顾玖眉头轻皱,淡金色的眼眸中有些不悦的意味。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被简单戳穿了,还是其他……

    顾玖的沉默让简单的声线越加的冷了:“你为什么要这样做?为什么要隐瞒自己的智商?”

    她见过很多不配合治疗的病人,但没有见过一个这么聪明的神经病人。

    哪怕简单已经问得如此直接了,顾玖依旧抿着唇,没有作出任何回应。

    简单再次调整了一下呼吸,有些直接:“你知道自己现在是个什么样的状态,知道自己的病情,你不想恢复,对吗?”

    她想了想去,也就只有这一种可能性了。

    秦凉试药失败,智商归零如初生,而且智商发育受到限制,二十年了,最多只有六岁的智商。

    可顾玖不一样,他起初的状况虽然暴躁癫狂了一些,但对于一些新的事物接受学习很快,除了有时候的一些行为和言语真的有些幼稚之外……

    他隐瞒自己智商的目的,很有可能,他根本就不想配合治疗,不想恢复正常。

    这是不是就说明,现在的顾玖,其实是个独立的人格?

    他在抗拒,在抗拒恢复正常,这样的话,现在的他,就会‘消失’。

    无论简单怎么试探,顾玖就是低着头,没有出声作出任何回应。

    没办法,简单只好佯装特别生气愤怒,拍桌站了起来,怒声吼道:“你再撒谎,我就带着一一走了,不要你了!”

    话音一落,顾玖抬眸,淡金色的眼眸中竟然有几分清明的薄雾,委屈地扁了唇,声线依旧磁性撩人:

    “不能跟一一走,不能不要我……”

    一个巴掌一颗糖,简单顿时放软了语气态度,挪步走到顾玖的身边坐下,软声细语:

    “你不能骗我,这样,我会生气。”

    顾玖看着身边的简单,突然伸手,把简单揽进了怀里,紧紧抱着。

    简单靠在他的胸膛,甚至都能听到他砰砰乱跳的心跳声——

    “简单,我知道还有另外一个我,我醒来后,他们把我绑了起来,还抽我的血……简单,我不想再睡过去了,我……我想跟你在一起……。”

    顾玖说得支吾,语无伦次的。

    可简单却听明白了。

    顾玖之前有三次沾染酒精后晕迷的事件,第一次,误食之后,顾玖的异常让洛伦不得不采取措施。

    第二次,也就是简单递给了他误喝了酒精饮料,那个时候,洛伦及时赶到,打了麻醉。

    第三次,在法院候审期间,顾玖为了拖延时间,喝下过一次酒精消毒水。

    这是第四次。

    简单怎么也不会想到,酒精反应后的顾玖,会是第二个独立的人格。

    这下换简单沉默了。

    她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如果真的是独立人格的话,智商也有发展上升的空间,那达到一个成年人的标准值,只不过是时间问题而已。

    但……这样的顾玖,她真的能心安理得顺其自然的接受吗?

    简单沉默着,顾玖也没作声了。

    良久,简单才挣扎着从顾玖的怀抱中出来,有些无力的出声:“你好好待在这,一会我们就可以吃饭了。”

    说完,她站起身来,想要离开,去跟其他几个医生开个会……。

    一步刚踏出去,后脚还没跟上来,顾玖突然拉着她的衣角——

    简单转过头来,看了一眼拽住她衣角的手,转而对上那双淡金色的眸子,出声问道:“怎么了?”

    “要亲亲。”顾玖看着简单,理所当然的出声。

    简单:“……”

    这可比之前闷骚傲娇的顾玖要坦诚可爱多了。

    她低头,唇瓣轻点在顾玖的唇上——

    温软一碰到,顾玖便后退了一些,有些不悦的皱了眉头,“为什么跟亲小一一不一样?”

    他也想要被亲额头。

    简单发出一声轻笑,出声回应:“一一是我女儿,你跟她当然不一样啊!”

    “那我是什么?”

    “你……”简单突然支吾了声线,眼神有些躲闪,终究还是出声回应:“你是我丈夫老公啊!”

    “什么是丈夫老公?”

    “嗯……就是最亲密喜欢的人。”简单解释着。

    “比一一要喜欢吗?”

    简单发出一声轻笑,轻捧了顾玖的脸颊,黑如曜石的眸子温柔轻垂着,“笨蛋,你跟一一都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人,爱你们,胜过一切。”

    “那你是喜欢一一多,还是喜欢我多一点?”顾玖有些不依不饶,一定要分个排名先后。

    简单:“……”

    这要她怎么回答?

    算了,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吧!

    “当然是喜欢你多一点啊!”

    顾玖嘴角这才满意的轻挽,身子一倾,温软的唇瓣落在了她的脸颊上,有些痒痒的。

    只是蜻蜓点水,简单的脸颊已经控制不住的升温,慌忙的,像是逃什么似的,快步离开了病房。

    走廊上,简单扶额,心里对自己吐槽:简单啊简单,都是孩子她妈了,怎么还能这么轻而易举的就被撩拨呢!而且对方还是一个智商不健全的孩子……。

    这样真的是太龌龊下流无耻了!

    午饭后。

    简单要陪顾玖睡个午觉,也是多亏了他,搞的这俩年来,简单也有了睡午觉的习惯。

    只是这天,简单阖着眼眸等着身边的顾玖睡了之后,蹑手蹑脚的下了床,看了一眼那病床上安睡的身影,眸子有些深邃幽远,良久才收回视线,准备赶去香港的飞机……

    下午醒来,顾玖怎么也找不到简单了,以为他中午时候说的要离开他是真的,情绪再一次有了难得一见的暴躁狂怒……

    直到顾妈妈把跟飞机上通着视频的平板拿了过来,顾玖连忙抢了过来,躺在床上,看着屏幕中的简单——

    “你现在在哪?”顾玖有些细弱地出声问道。

    简单半眯着双眸,不知是疲惫还是一坐交通工具就犯瘾,整个人有些有气无力:“在外面,我明天就回去了,你听妈妈的话……”

    “你现在在那?我要去……”

    “不用,你就在家好好待着,我明天我就回去了的。”

    “……。”

    俩人就这样一直在扯一些没有营养的话句,最终,简单还是忍不住,手机放在桌面上立着,自己头一偏,睡着了——

    顾玖怎么出声都得不到回应了,只好闭嘴没作声,抱着平板,看着屏幕章一动不动的睡颜,嘴角不自觉的轻轻上扬着……

    而这边简单一离开,A国的某人就已经接到消息了……

    ……

    十二个小时的飞行时间,飞机最后落地香港。

    下机后,简单直接打车去了神经学研究院……

    简单把顾玖的一些情况都跟神经学科的主任分析了一下,想要听听他的意见以及学习吸纳一些新的东西……

    ……

    一席红色的风衣外套,白色的小脚裤勾勒出一双匀称修长的长腿,七厘米的高跟鞋恰到好处,脸上带着夸张的红色墨镜,与身上的那身衣服倒是相得映彰……。

    这样一个有着气质气场的,加上包裹的很是严实,吸引了过路乘客的好奇心以及八卦……

    有些人甚至那手机悄悄的拍下了几张照片,怀疑是不是哪个明星……

    出了机场后,她拦下了一辆出租车,报了一个地名,车子发动行驶,她这才伸手,摘下了墨镜。

    付芷萱看着窗外滑过去的身影,精致的咬唇妆轻挽着,仿佛看到亦或是想到了什么有趣的事儿……

    ……

    晚上十一点多,顾玖一整天都待在床上没有下来过,手里捧着平板,就算那边的简单是在跟教授族人他们探讨着一些他听不懂的话语,他只要看着她就行了——

    随后,简单算准时间,强制性的要他乖乖去睡觉,关闭了视频通话。

    无奈,哪怕视频已经关闭了,平板屏幕黑了下来,顾玖让出半个枕头来,让平板躺在他的耳边,这才阖上眼眸,就要沉沉睡去——

    刚一闭上眼没多久,房门被打开,穿着粉色卫衣,带着一次性蓝色消毒口罩的女人进来,手里端着一杯牛奶,直接走到了床边…。

    俩年前,因为顾玖对白色消菌服的排斥和抗拒,所以她下了一道规则命令,所有人都可以穿自己的私服……

    顾玖只是抬眸看了一眼床边女人手里端着的牛奶,没有起身去接过,只是侧了个身,背对着床边的女人,也没有出声说些什么……

    付芷萱看了一眼顾玖的后背,有些紧张:“顾……”

    她刚想叫顾玖的名字,但又突然觉得有点不太对劲,连忙改口换了昵称:“先生,睡前把牛奶喝了好吗?”

    顾玖冷漠着,没出声回应。

    付芷萱有些着急,只好又出声说道:“是简单要你喝的…。”

    话音还未落,顾玖转身,坐起身来,二话不说,伸手接过付芷萱手里的牛奶,一口饮尽——

    付芷萱伸手接过顾玖手里的空瓶,看着他又躺了下来,背对着她…。

    她并没有立马离开,只是就站在床边,等着——

    她知道,顾玖傻了。

    但尽管他不正常了,她依旧喜欢他,爱他,只要能每天看见他,不管是疯还是傻,她都会幸福接受。

    她花了一笔不小的费用养了一个清洁阿姨两年多了,时不时的就给她报备一些实验室发生的事,她自然而然的,也就知道了简单中午时候离开了……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商s城c中z文网更新速度最快赶紧来商城中文网阅读!w@w@w.sczprc.c@o@m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