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首页>都市言情>书页>目录> 第五百七十三章:不服?憋着

第五百七十三章:不服?憋着

    ……。

    百天宴。

    顾家百年来头一个出生是没带把的小公主,这次的百天宴应简单的意思,并没有太过隆重,只不过是请了一些亲戚好友,摆了几座私宴而已。

    上午十点多简单抱着孩子下了车,一进宴会厅,顾玖便开始给她介绍许多之前都没有见过面的远亲——

    简单对此倒是没有丝毫的厌烦或者其他,毕竟,这叫一声表伯什么的,一个大红包就塞怀里来了……

    虽然都是亲戚好友,但大部分多多少少带了几分客套和刻意的热情,花样的赞美之词随口就来,硬是把小一一夸成了天上的小仙女……

    折腾一番后,顾玖这才揽着简单的肩膀,单独带着她去了一个包厢——

    一进门,方小小卫灵犀他们一桌人已经开始动筷子了。

    简单一屁股坐了下来,也忍不住拿起跟前的筷子,夹了一些眼前的菜式……

    顾玖坐在她的身边,手里抱着孩子,淡金色的眸子始终轻垂着,没舍得移开。

    随后,林若素放下筷子,从钱包里拿出一张银行卡来,放在玻璃转盘上,转到了简单的跟前,漫不经心地出声说道:

    “密码是后六位数字。”

    简单看了一眼桌面上的那张银行卡,对于这万恶之源,她向来来者不拒的。

    她刚想要伸手拿过揣兜里,林若素不换不忙的又补了一句:“这当时提前给小一一的彩礼钱了。”

    简单:“……”

    没见过比她还会占便宜的!

    顾玖抬眸,看了一眼桌上的银行卡,丝毫不给面子的拒绝:“别妄想了。”

    林若素夹菜的动作稍稍一顿,挑眉看了一眼对面有些不悦的顾玖,嘴角勾起一抹弧度:

    “话别说太早,到时候保不准你家小一一死皮赖脸的缠着我儿子呢?到时候只要一嫁过来,我就打她,死命的打她,不给她饭吃……”

    顾玖眉间的折痕骤然加深:“你敢!”

    林若素无所畏惧,依旧挑衅:“你看我敢不敢!”

    顾玖:“……”

    他不会让她得逞的!

    但凡以后那小子敢有任何一点的歪念,他就先下手为强,断了他以后的念想和未来……。

    众人眼见着这俩人有些幼稚的行为,摇了摇头,不去理会他们,纷纷掏出自己之前就准备好了的红包份子……

    简单笑着一个个接过,一边出声提前打好预防针:“先说好,进了我简单口袋里的钱,就绝对不可能再掏出来,你们以后别想着用生孩子来发家致富,我是不会包的…。”

    众人:“……”

    没见过这么抠门的阔太!

    他们吃着,顾玖突然接到一条短信,看了一眼后,迟疑了一下,把孩子递给了身边的简单,低声说道:

    “你先抱一会儿,外面有几个长辈我需要招待一下。”

    简单应了一声,抱着怀中的小一一。

    小一一大概是知道换了个人,又或许是简单抱着没顾玖舒服,简单一接过,那小嘴就咧开想要哭闹——

    顾玖见此,有点放心不下。

    “没事,你赶紧回来,我去给她喂口奶。”说完起身,抬步走进了包厢的浴室……

    顾玖只好起了身,快点处理完快点回来……

    ……

    宴会厅门口,有些异常的吵闹。

    罗铭衫被服务员拦了下来,不管他说什么,就是不让他进去——

    如果不是因为不好做的太难看,他们应该直接叫保安把他带出去的。

    里面坐着的亲戚好友也是按捺不住好奇八卦的心,全都往门口张望着……

    一袭黑色西装的顾玖从包厢出来,朝着宴会厅的顾爸爸妈妈的所在走去——

    “顾玖,你看着,要不然,让他进来吃个饭还是怎么地?”吕笙说是这么说,但完全就是为了面子。

    顾玖眉头微皱,淡然冷声:

    “你们先吃,我来处理。”

    说完抬步走向了宴会厅吵闹的大门口——

    罗铭衫触及到了朝他走过来的顾玖,脸上的阴厉立马消散,换上了笑意,叫了一声:

    “姐夫!”

    话落,顾玖走到他的跟前,深深地看了一眼罗铭衫脸上讨好的笑意,没回应他,只是偏头看向身旁站着的经理,冷声命令:

    “需要我教你怎么做吗?”

    经理小心翼翼地抬眸看了一眼顾玖那丝毫不带掩饰的淡金色瞳孔,心里咯噔思想了一下,随后明白过来,走到一旁去,用对讲机呼保安上来……

    罗铭衫有些不可置信地看着眼前冷漠的顾玖,但随后转念一想,欠据都让他妈画押签字了,又怎么还会给他留情面……

    “姐夫,我只是单纯的想来看看我的外甥女,你这样做,是不是有点太过分了?”

    “是,所以呢?”由于身高的原因,顾玖那淡金色的眸子轻垂着,似乎带着天生的高高在上和王者之气。

    他就是过分,怎么了?

    不服?

    也得憋着。

    罗铭衫:“……”

    “你让我跟我姐说话。”

    罗铭衫眸子轻垂,视线绕过眼前的顾玖,往大厅里的宾客里张望搜寻……

    “罗女士没有跟你说清楚吗?那我再跟你重复一遍:三百万,买断了母女关系,她不想见到你,也请你要点脸面,不要再来打扰。”

    顾玖说得直接,句句见血。

    “如果你这次是来还那一百六十万的,可以准备现钱。”

    顾玖的最后一句让罗铭衫的脸色越加难看了,呼吸不免粗重了几分。

    说实在的,依照他现在的工资水平和上升空间,这一百多万要真还,也就五六年载的事儿。

    但五年的时间不是开玩笑的,这一百六十万直接买走了他五年的时间,这太亏了!

    他这次来,确实是想着来打亲情牌的。

    就算讨不着什么好,他也想在顾家亲戚好友的面前让简单下不来台……

    可现在连门都没让他进——

    罗铭衫还想再说些什么,过道转交突然出现三四个保安,经理直接吩咐,让俩个保安一左一右的架着罗铭衫,完全不给他丝毫挣扎的机会,托着身子就要往电梯方向带——

    “顾玖,你们这些不见情面的,简单那婊子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好歹我妈也生下了她,居然忘恩负义……”

    罗铭衫一边回过头来骂咧着,身影消失在转角处。

    顾玖收回视线,深深地看了一眼旁边冒着冷汗的经理,没有多言说任何一句,转而回了包厢——

    ……

    酒店门口的出租车停车位。

    付芷萱眼看着罗铭衫被保安有些狼狈地架了出来,嘴角扬起一抹嘲讽的弧度,有些好笑地看着那时不时回过头来骂咧俩句的罗铭衫……

    罗铭衫拉开副驾驶的车门,气呼呼的坐了上来。

    付芷萱这才发动引擎,一边出声说道:“我就说这趟落不着什么好的,你偏不信,非得去碰一鼻子灰……”

    罗铭衫脸色有几分尴尬,不自然地出声说道:“谁能想到简单和顾玖能那么绝情,你说这好歹是亲妈啊!有钱人的心,果然都他妈的黑!”

    付芷萱笑了笑,内心对这个满口粗鄙的男人很是恶心。

    “哎你说,这简单和顾玖,有没有什么把柄缺点啊?”

    要是知道这个,如果抓住利用的话,不说要点什么甜头,总可以把这债给抵了吧!

    付芷萱皱了眉头,下意识地脱口而出:“顾玖有没有什么缺点我不知道,但简单缺点多了去了。再说了,人家要是真有什么把柄,那能让你知道啊?”

    以为是街上的宣传单呢!人手一份?

    等等——

    “你要真说有点什么的话,简单这人挺好面子的,对她那几个朋友很好……”

    付芷萱有意无意地出声暗示着。

    罗铭衫有些不惑的皱了眉头,“你的意思是,让我从她朋友方面入手,让她朋友给我说说好话?”

    付芷萱挑眉,笑了笑,云淡风轻:“也可以,但她那几个朋友都不是什么好说话的主儿,拿下他们,可不是什么容易的事儿。”

    她这么一说,罗铭衫脸上多了几分无奈失落:“那我觉得我还是不要去把自己的凑过去让人打了……。”

    说完,脑袋一偏,看向窗外行驶过的绿化带,嘴里嘟囔着:“那顾玖应该就更加没什么把柄缺点了……”

    付芷萱开着车,有些心不在焉。

    她思量了一下,淡淡的出声说道:“也不是没有,我不知道这个算不算,顾玖他不能喝酒。”

    “嗯?”罗铭衫来了几分兴趣,偏头看向驾驶位的付芷萱:“酒精过敏吗?”

    “应该是。”付芷萱轻声回应着:“我就从来没见他沾过酒,之前我爸请他来家里吃过俩次饭,还特别强调,不能放任何含有酒精的辅料……”

    罗铭衫停顿了一下,随即出声说道:“就算真的酒精过敏这有什么用?”

    他要是爱酒,他还能投其所好。

    这不喝酒,对酒精过敏,跟他想要划清那一百多万的欠款有什么联系?

    “这不是你说有什么缺点嘛!我知道的我就告诉你了啊!”

    付芷萱的一番轻柔让罗铭衫嘴角微微轻挽着,看着身边付芷萱的视线不由得有些温柔了起来:

    “芷萱,我的那些朋友听说我跟顾氏没了关系甚至是得罪了之后都不跟我来往了,我没想到你还能这样陪在我的身边……。”

    付芷萱嘴角轻扬,“我们是朋友嘛!你有难处了,我自然要帮的啊!”

    其实,她也知道今天是顾玖女儿的百日宴。

    之所以陪着他过来,一方面是闲的,一方面是想看看他还有没有翻盘的机会……。

    付芷萱的温柔和善解人意简直就是罗铭衫心目中的完美女友。

    车子开着,付芷萱突然继续出声说道:“其实,顾玖不能喝酒,这个点可以好好想想的。”

    “嗯?”

    付芷萱笑着出声回应:“你想啊!要是顾玖喝醉酒之后丑态百出,你这不就抓到把柄了?到时候什么都好商量了吧!”

    付芷萱一语点醒梦中人,罗铭衫坐直了身子,眸中有着光亮:

    “对啊!到时候拍个视频或者什么的,他怎么也是顾氏集团的总裁,不可能不要面子啊!”

    付芷萱平视着前方的车辆,嘴角轻挽着,没有再说些什么了。

    罗铭衫刚兴奋开心了没一小会儿,突然想起了什么,又有些丧气:

    “他明知道自己不能喝酒,肯定不会跟我喝的。”

    别说跟他喝酒了,现在连见上一面都很难,更别提坐同一张桌子了。

    付芷萱想了想,出声一步步的引导他:“谁说一定要跟你喝了?如果在他没有防备的状况下喝了酒呢?”

    罗铭衫眼前一亮,将希望都聚集在了驾驶位的付芷萱身上,出声问道:“那要怎么办?”

    付芷萱假装有些迷糊挠了挠头,有点为难:“那个…。我脑子笨,想不出什么好办法来。”

    女人适当的示弱会增加男人地位以及自信感。

    明明从刚刚开始一直都处于弱势的罗衫这个时候突然出声安抚道:“没事,我自己想想吧!”

    付芷萱轻轻的应了一声,俩人没再说话了。

    在路过一个十字路口等绿灯的时候,付芷萱眸子轻动,偏头看向身边绞尽脑汁在想些什么的罗铭衫,唇角轻挽着,好似有什么愉悦的事……

    顾玖喝酒之后会不会丑态百出她不知道,但这件事一个弄不好要是出了什么问题,她要是过多的参与,甚至提供制定了什么计划,那她就算不是主谋,也逃不了帮凶的罪名。

    倒不如,就这样放松让他去折腾好了。

    反正,她都已经提示到这了。

    ……

    二十分钟后,车子停在了罗铭衫租住的小区门口。

    罗铭衫有些恋恋不舍,他看着身边的付芷萱,犹豫了一下,特别认真的出声说道:

    “芷萱,我之前就说过,我喜欢你,是一见钟情的喜欢。”

    说完垂了眸,掩饰自己内心深处的不自信:“我知道我现在的处境可能有点不太好,但你相信我,我会努力给你一个好的生活甚至是未来的。”

    付芷萱嘴角牵着,内心却是另外一番思想。

    她温声说着:“这只不过是短暂的困难,我相信你一定能成功度过的。”

    嗯,没有接受他的表白,也没有拒绝,只是给了他鼓励。

    不只是鼓励他目前的困境,也算是暗下给予他另外一种希望。

    罗铭衫深深吸了一口气,恢复了斗志精神:“芷萱,你就看着吧!我不会让你失望的。”

    说完他解开安全带,下了车,跟她告别……

    付芷萱乖巧温柔的应着,随即在路边罗铭衫的注视下,驱车离去——

    她看了一眼后视镜站在原地的身影,嘴角扬起一抹厌恶的不屑,整个人的脸色完全转变反差。

    一个人背负了债务,想的不是应该要如何尽快的偿还,而是绞尽脑汁想着如何去摆脱赖掉这笔债务……

    这种男人,真是差劲到了极点!

    ……

    宴会厅的简单根本就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一段意外的小插曲,她吃饱之后,躲在包厢里跟卫灵犀叶曼他们玩着游戏,顾玖和顾爸爸他们则去安排一下,把亲戚好友都送走……。

    简单和卫灵犀以及陆惊舟三个人玩着牌,简单有些漫不经心地出声问道:

    “百书向珩他们是去出任务了吗?”

    虽然顾玖没跟她说,但是凌长书来了,跟她关系比较近的百书他们没来,那应该就是有事来不了了。

    陆惊舟应了一声,出了一对Q:“我是派过来的代表,本来早就安排了的训练表,他们都被扔沙漠里去了,我这幸好托小一一的福,完美的躲避过了。”

    简单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随即偏头看向右手边的卫灵犀,出声问道:

    “小灵犀你呢?有没有考虑退伍?”

    本来小灵犀的工作就比较特殊,要不是她自己本身能力出众,加上陆惊舟这层关系辅助,她也不太可能会留在男人堆里……

    “嗯,有考虑,我打算明年年中的时候,开个自己的音乐教室。”

    她现在的工作不比在部队的时候,每天都有新的挑战和用不完的激情力气。

    她现在基本日复一日的,可能是看她女生,潜意识里的有照顾,所以,她是真的有点厌烦现在的单位工作了。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商s城c中z文网更新速度最快赶紧来商城中文网阅读!w@w@w.sczprc.c@o@m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