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首页>都市言情>书页>目录> 第五百六十八章:早产

第五百六十八章:早产

    他怎么也不会去想到,罗丽媛竟然骗他?

    “不是这样的,应南你听我解释,我一开始真的以为你是爸爸,就在认了简单不久后,那个男人突然找上我,我……”

    罗丽媛支吾着,后面突然卡顿,显然不知道该如何编下去了。

    “你说不下去了?我替了你说。”简单开口:“我问过我妈了,我根本就不是捡到的,而是在孤儿收容所领养的,如果真的像你说的是被人贩子拐走的,那我怎么可能会出现在孤儿所?”

    罗丽媛眸子轻颤,突然间,好像回想起了那些被压抑封存的往事。

    应家跟罗家父母几代交好,她跟应南是在父母的撮合下才促使了闪婚。

    但是在这之前,她已经有了交好的男朋友,只是那个时候正在闹分手,恰巧应南一身挺拔的俊朗风姿让她有了好感,觉得嫁给一个军人也是一件很自豪的事情……

    但婚后没过几天,俩人都没有时间好好相处,甚至没有所谓的蜜月期,应南就踏上了回部队的火车……

    而就在半个多月之后,她发现自己怀孕了,也不知道是谁的……

    她去找前男友,男人也吓到了,让她赶紧打了,要知道,军婚是受到法律保护的,这孩子要是出了点什么岔子,那他们可就麻烦了。

    无奈,罗丽媛迫于压力,硬着头皮要死要活的要离婚——

    离婚后,又跟前男友和好了,孩子也就留了下来……

    男人不负责任,没想过要给她一个名分,她那个时候年轻也傻,孩子生下来之后,败坏了自己的名声,男人也甩了她……

    她又不敢回家,在外面租了一套小房子,孩子保姆带着。

    孩子快俩岁的时候,她遇到了她的第二任丈夫,有钱多金人温柔,俩人发展很快,不过三四个月,他就带她回家见了父母……

    他有想要结婚的念头,也就是那个时候她才开始担心不安。

    他有钱人又不错,不会是缺女人的那种。

    如果她说自己结过婚,还带着一个俩岁左右的拖油瓶,那这婚事,铁定黄了……

    回去之后,她联系了前男友,要他把孩子带走,他拒绝了。

    这事又不能走法律程序闹大了,她着急了好几天,终究还是在一天晚上,把睡着的女儿,抱到了福利院的门口……。

    事后的那几天,良心的谴责让她连续几天做着噩梦,到底还是自己怀孕九月掉下来的肉,多多少少还是有些感情的。

    只是,这个孩子本来就是意外,不该留下的产物。

    她不想让她耽误了自己的一辈子……

    罗丽媛长时间的沉默让简单心都寒了。

    她一开始就去追逐父爱,最后却换来了一个陌生虚荣的母亲。

    现在,站在她眼前的,只不过是个自私,丑陋到极点的女人。

    她到底要有多狠的心,才能去抛弃自己的亲生女儿!

    应南一双眸子有些发红,胸口夹着怒意,心酸,百味杂陈。

    他终究还是按捺不住,低哑了声:“你满口谎话的样子,真让人恶心!”

    话音一落,罗丽媛的眼泪应声而落,眉头委屈地皱成了八字形,满是柔弱和可怜的意味。

    可惜,没有一个人会怜惜她的泪水。

    简单酸了鼻腔,狠狠地深吸了一口气,继续质问出声:“你能解释一下,为什么早在一年前,你就拿着我的DNA样本去做了亲子鉴定?”

    罗丽媛抬眼对上简单的视线,有些不可置信,她怎么会知道的这么多?

    “我…。我没有……”她下意识地出声否认。

    “没有?”简单步步紧逼:“第三人民医院还有保底记录,事到如今,你还在撒谎?”

    “我……”

    “我就觉得奇怪,为什么只是因为我跟你长得有几分相似,你就能贸然的上顾家来认我!你早在一年前就已经知道我是你女儿了,为什么当时不马上来找我,是因为那个时候,你还没有跟你前夫离婚吗?”

    罗丽媛像是被戳中了心思一般,眸中布满了慌乱无措,更加不知道该作何解释。

    她不是没想过会被发现,她一开始是打算跟应南复婚,到时候就算发现简单不是他的亲生女儿了,夫妻情分摆在台面上了,多多少少也不会闹得这么僵……

    她没预料到的是简单对她会这么排斥,也没想到老实的应南没有因为‘他们的女儿’而给她一个理所当然的名分……

    “离婚后,却带着罗铭衫,是认为应军长人比较老实好欺负,再依靠顾氏和应军长的关系,把罗铭衫的路铺好了是吗?”

    简单再一次一针见血,戳破了虚伪的人性面具。

    罗丽媛现在是被堵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感觉自己在简单的视线下,她已经变成了一个透明的,多说任何,都是没有意义的了。

    罗丽媛的再次沉默让简单心如死灰,对于眼前这个女人作为她的母亲,让她头一次对自己感到了恶心。

    简单也不想跟她啰嗦什么了,直接冷声说道:“这几个月来,顾玖前后给了你一千万,还有万里城那套别墅,我统统要拿回来,你也可以拒绝,我直接以遗弃罪报警,你可以去跟警察好好解释说说……”

    话音一落,罗丽媛眉头顿时一皱,连忙绕过跟前的茶几,走到简单的身边——

    还未靠近,坐在身边一直沉默着的顾玖伸手轻揽了她的肩膀,那护着她的模样,好似怕罗丽媛会伤害了她似的……

    罗丽媛见此,只好停了下来,跟简单扯开了些距离,声线有些哽咽:

    “简单,我承认,我之前太年轻了,做的一些决定都没有负起责任,但我现在是真的想要对你好,来弥补我对你的亏欠……”

    她话还没有说完,简单阖了双眸,直接出声打断:

    “一开始就是一场有预谋的相认,你现在才说想要弥补我?你不觉得你现在说的笑话很冷吗?”

    简单的冷漠让罗丽媛心都凉了,有些绝望的垂了眼眸,压根就没想到过会造成现在这种局面。

    “你现在只有俩个选择,把从我这得到的利益全部吐出来,我们再无瓜葛。

    第二,不要怀疑我会不会报警,二十年前的孤儿所已经拆了,但我找到了那个院长,收容我的资料包括我的照片,以及我妈领养我的手续全都还在,我绝对有本事让你为之前所做出的愚蠢决定付出代价!”

    话音一落,罗丽媛轻颤了湿润的睫毛,身子有些发软,不得不搀扶着沙发扶手,坐了下来。

    “简单,我错了,你能不能再给妈妈一次机会?”

    “你在把我丢弃的时候,内心但凡有一点良心和母爱,至于造成今天的结果吗?”

    罗丽媛:“……”

    事情真的就没有挽回的余地了吗?

    “可是,我现在根本就拿不出这么多钱了。”

    之前的五百万跟罗铭衫俩个人早就挥霍的差不多了,后来那男人又一次性拿走了三百万,她现在手里大概只有俩百多万了,怎么去偿还剩下的八百多万?

    “你给那个男人转了三百万,我当喂狗了。同时,我也支付你三百万,这笔钱完全能支付你的老年生活了。剩下的四百万,一分都不能少,如果有欠款,那就立字据,父债子还,你不是还有个宝贝儿子嘛!”

    简单直接把话说死了,一点回转的余地都没有了。

    最终,罗丽媛被张婶送出了顾家别墅,简单整个人这才猛的一下放松了下来,完全瘫软在身边顾玖的怀里,有些吃不上力……

    应南站在原地,看着顾玖怀中的简单,眸中浓浓的伤感。

    好不容易刚刚才培养起来的‘父女情’,一瞬间又崩塌解析了。

    他不知道要说些什么,感觉这一切都太突然了,就跟罗丽媛之前叫他来认简单一样,匆匆开始,又匆匆结束。

    他恼怒罗丽媛的心思太重,但更加心疼简单,拥有这样一位母亲,实在是不幸。

    他想了很多,想着要说些什么,又不知道要说些什么。

    还没来得及思想明白等他开口,简单脸色突然有些不太好,伸手搭在突兀的肚子上,眉头紧皱着——

    顾玖有些紧张,温柔出声:“你别激动,深呼吸,别气别气……”

    简单额头上渗出了点点密汗,细弱地出声回应:“抱我回房间躺一下。”

    话音一落,顾玖连忙将简单抱起,也顾不得去照顾一旁站着的应南了,着急的走向了电梯处——

    留在原地的应南也在纠结是去是留,按道理,他跟简单没有任何关系了,没有什么理由和立场再留下来。

    但简单那样,他还是忍不住担忧,想了想,还是抬步,想去看看什么情况……

    ……

    九楼,简单躺在床上,时不时的皱了一下眉头,呼吸始终就没有均匀过。

    顾玖坐在床边,紧握着简单的右手,手心发热出汗。

    “你是不是肚子不舒服?我们去医院吧?”

    简单张嘴,深吸了几口气:“别急,还不知道是普通宫缩还是预产征兆,没事的。”

    尽管知道简单是医生,她自己什么情况和征兆,她应该是最清楚的,但还是避免不了会去担心。

    “你要喝水吗?还是牛奶?”顾玖伸手,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

    “给我倒杯水吧!”

    她都喝了好几个月的高钙纯牛奶了,现在一闻到奶味就想吐。

    顾玖刚要起身,另一边的应南连忙出声说道:“我去吧!你看着她。”

    说完不等回应,已经抬步离开了房间。

    顾玖伸手轻抚了简单的脸颊,安抚道:“你就当从来没有发生过,还白捡了一个便宜爹,多好。”

    简单嘴角扯出一抹牵强的弧度,还是掩饰不住声线中的受伤:“我们没有任何血缘关系,认个干亲倒是可以。”

    顾玖凝了眉,没有再出声了。

    他就知道告诉简单后会出现这种情况,早知道,他早些戳破罗丽媛的面目,简单现在至少也不会这么伤心了……

    简单在床上躺了半个多小时左右,撑着身子坐了起来,出声说道:“顾玖,给我拿一套睡裙,带一些内裤卫生棉之类的,准备去医院的车。”

    这一出声让顾玖有些无措,“怎么了?是不是动了胎气?”

    “嗯。”简单皱了眉头,忍过那几秒的阵痛之后,继续出声说道:“我可能要生了。”

    顾玖越加慌乱紧张了:“不是还没到预产期吗?”

    下个月月中才是,怎么就现在就要生了?

    “早产了,估摸着现在还没开二指,我们先去医院……”

    这么一说,床边站着的俩个男人彻底慌了。

    “我我我去开车,你们收拾好了赶紧下来。”

    应南支吾着,快步跑了出去——

    顾玖也楞了一下,紧张地舔舐了一下干渴的唇瓣,连忙去房间的衣柜翻几个月前吕笙给她买的几套孕妇裙……

    “你的内裤在哪?”

    顾玖慌乱的打开一个又一个抽屉柜门。

    躺在床头的简单忍不住发出一声轻笑声,她还是头一回看到这么笨拙的顾玖。

    “在第三个柜门的第二个抽屉。”

    顾玖随便的拿了几条出来,刚想要关上,转过头来出声问道:“要多少,够不够?”

    “够了够了,不够到时候让张婶再回来拿就是了。”

    顾玖这才抬步,去浴室洗手台的柜子里拿卫生棉……

    简单要生的事,惊动了楼下的顾爸爸妈妈,几人开了俩台车,直接杀进了市人民医院——

    ……

    做了B超,孩子的胎位正常,可以顺产,问是等宫口全开顺产还是剖腹产?

    顾玖他们还没来得及出声回应,躺着的简单直接做主出声说道:“顺产。”

    话音一落,顾玖眉头顿时一皱,脸色有些难看。

    顾妈妈伸手牵住了简单的手,眸中有些泪意:“辛苦你了。”

    她是过来人,又经历过俩次顺产的痛,自然是能理解心疼简单的。

    简单嘴唇有些起皮干渴,扯唇笑了笑,“我是个医生,我会对自己的身体负责,也知道那种对自己的身体和孩子是最好的,这是应该的。”

    简单的乖巧懂事让顾妈妈有些欣慰,虽然之前对简单的种种也有过质疑,但她始终都没有把简单当成一个外来媳妇……

    回了病房之后,没过半个小时,宫缩阵痛的程度完全超乎了她的想象。

    可她到底是当过兵,什么伤也受过,身体素质还可以,硬是咬着牙,没有痛吟出声来——

    又过了不到半个小时,简单完全忍不住了,每隔一俩分钟的阵痛就好似在抽她的骨髓一样,那种痛,比她之前所受过的伤都要剧烈十倍。

    简单侧躺着卷缩着身子,连脚趾头都用力勾着,被顾玖紧握着的手忍不住收紧,紧握成拳,好似要将顾玖的骨节捏碎……

    “啊——”

    简单终究还是没抵挡撑住,整个五官痛苦的皱了起来,每一个细胞都在告诉顾玖,她现在正在承受怎样的痛楚!

    “简单,是不是很痛?我们要不剖腹产吧?”

    他见不得她疼,这对他来说,就是一种酷刑,简直太折磨了。

    阵痛过去后,简单又什么事都没有了,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整个额头鬓间的发丝都被汗水浸湿,完全没有一点力气了。

    “没事的,顺产痛一时,剖腹产到底是个手术,后面也有得罪受的。”

    简单说着这话时,眼睛半眯着,尽显病态。

    这样坚强的简单,更是惹得病房的众人一阵心疼。

    顾妈妈把巧克力递到了简单的嘴边,温柔出声:“简单,你吃点吧!一会好有点力气。”

    简单听话,咬下了一口。

    一块巧克力还没喂完,简单的阵痛又来了,她无意识的伸手推开了嘴边的手,把脸埋进枕头,手捂着肚子,发出一声声细碎的呻吟——

    顾玖坐在一旁急的满头大汗,又不知道要该怎么办才好,他要怎么做才能减轻她的痛疼?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商s城c中z文网更新速度最快赶紧来商城中文网阅读!w@w@w.sczprc.c@o@m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