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首页>都市言情>书页>目录> 第四百四十七章:他是恶魔

第四百四十七章:他是恶魔

    随后,简单喝了大半杯水,这才进入手术室。

    直到晚上十二点多,没办法,简单要放其他医生去休息,加上这是无偿没有利益的,也就不会那么紧赶慢赶着……

    今天应该是最早结束工作的一天。

    简单回别墅洗了个澡,出来后,坐在沙发上抱着笔记本电脑开始学习最近几年落下的医学知识……

    只是当她回过神来,注意到有些长长头发的水珠滴落在电脑键盘和屏幕上时,突然有一瞬间的晃神。

    自从跟顾玖在一起之后,每次洗完澡出来,顾玖都会帮她把头发吹干,怕她顶着湿头发睡觉会头疼……

    日子久了,渐渐的形成了一种习惯。

    她伸手撩拨了一下湿发,不得不站起身来去拿了一条毛巾搭在脖颈上,阻止水流湿她的衣服。

    随后,简单好似突然想起了什么,出声叫唤道:“洛伦。”

    门外的洛伦应声进来,简单继续出声说道:“能不能帮我跟纽约的警方这边打一下招呼,我想接法医的工作。”

    洛伦眸子轻抬,随即应了一声。

    “你不用守着了,早点去休息吧!”简单轻了声线,淡淡的出声说道。

    这些日子来,洛伦一直跟着她守着她,也是折腾了。

    洛伦依旧恭敬,只是补了一句:“明天先生叫我去一趟哥伦比亚,可以吗?”

    简单楞了一下,随即点了点头,“你忙你的事呗!不用管我。”

    洛伦道了一声谢,跟简单说了一声晚安,这才离开了卧室。

    ……

    许是因为这些日子以来太累了,简单这一睡,没有了克制,直接睡到了第二天的中午。

    她起身,随便吃了点,佣人告诉她,洛伦在清晨五点不过的时候就离开了庄园。

    简单只是淡淡的应了一声,吃完后,自己开车离开了别墅。

    照例,她的车往实验室的方向开——

    只是在离实验室还有不到一半距离时,简单突然打了一把方向盘,朝着市中心的方向行驶而去。

    市医院。

    停车位不好找,简单废了半天劲才把车停好,直接往医院的服务台走去。

    简单说了自己要找修·海维赛德,却被告知要报上自己的名字,她要进行通报,经过允许之后才能告诉她修的病房所在。

    简单呵呵一笑,报上了自己的名字。

    护士用前台的座机拨打了一个电话,不过俩分钟,护士指引简单往后面住院部的22楼VIP病房去……

    随后,简单看了一眼门口站着的俩个保镖,眉梢一挑,刚想要进去,却被那俩个保镖拦了下来,表示要搜身检查,确定她没有带什么致命的利器之后,这才把她放了进去。

    简单觉得有些好笑,也确实笑出声了。

    现在她想要弄死修,没有器械也能轻而易举。

    房间很豪华,如果不是床头的医疗仪器和那高挂的消炎药水,还真看不出来会是一间病房。

    病床旁还坐着一名护士,寸步不离的守着病床上的修。

    床上的修看简单进来,想要坐起身来,却牵扯到了身上的伤口,嘴角咧了一下,只能乖乖躺回了原位。

    简单一屁股坐在房间的皮沙发上,从茶几上拿起那刚洗好的大红苹果,毫无形象的轻咬了一口,有些嘟囔不清地出声问道:

    “恢复的怎么样了?”

    修偏过头,那灰绿的眸子紧锁着一旁坐着的简单,“没事了。”说完看着简单手里俩三口就去了一半的苹果,出声问道:

    “你不是说好要带花篮果篮的吗?”

    简单楞了一下,随即若无其事的出声说道:“我没带钱,你也不缺这些。”

    修:“……”

    他是不缺,但不是她送的。

    “对了,我也只是看新闻说,听说,傅聆江入狱了?”简单支吾着问出了来看望修的主要目的。

    关于这次修受伤的事,好像背后有人刻意压制,风头已经没有那么猛烈了。

    加上一直没有滨城派出所那边来的消息,她又不想直接问顾玖,只好顺便来看看这家伙了。

    修不爽的皱了眉头,“一直被派出所关押起来,但是他说自己是冤枉的,这件事还没定罪,他一直在找律师申请上诉……”

    简单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小心翼翼地出声问道:“那…。你觉得,是傅聆江做的吗?”

    “他想要我的命不是一天俩天了,这不奇怪。”修有些心不在焉,看似对于傅聆江想要他的命似乎很轻松的样子。

    其实,就算傅聆江没有做,好不容易逮到他了,他怎么可能会轻易放过。

    一个多月的时间过去了,足够制造更多的‘证据’了。

    多方力量想要他死,这次怎么可能让他轻易脱身。

    简单低着头,漫不经心的应了一声。

    她现在的反应心理,更像是做贼心虚。

    她从小没少闯祸,街头打架,被警察抓住过好几次,可从来就没有犯什么重大错误……

    修灰绿的眸子看着简单那有些心不在焉不在状态的样子,皱了眉头,出声问道:“怎么?你很关心他?”

    简单下意识地抬起头来,轻摇了摇头,站起身来:“看见你活着我心情不太好,我先走了。”

    说完大口咬下手里苹果,往门口的方向走去。

    “喂丑女人。”修下意识的想要坐起身来去挽留,可身子一动,牵扯到身体的几道伤口,眉头一皱,硬是倒吸了一口冷气。

    这吓得一旁一直坐着没有出声的护士连忙站起身来,把修按了下去,焦急担忧:“海维赛德先生,请您不要乱动,否则伤口裂开,恢复起来会更加麻烦的……”

    简单头也没回,大步走出了病房,离开了市医院。

    离开后不过几分钟,英国那边的埃尔立马接到了消息……

    ……

    英国人对于茶有着难以言喻的情愫,二战时,英国士兵会在身上随身携带茶叶,这更像是古代将士对家乡的黄土有着独特情谊一样……

    格罗夫纳集团最高执行CEO办公室。

    卡洛斯·海维赛德坐在沙发上,手里无时无刻不端着一杯红茶。

    身边的埃尔出声将简单去过修病房的经过事无巨细的告知…。

    卡洛斯垂眸看着茶几平板上的病房视频,苍老的眸子有几分深幽。

    “埃尔。”他出声叫道。

    “在,阁下。”埃尔恭敬应声。

    “江这次,你说会判刑定局吗?”

    杀人未遂,最少都是几年的牢饭。

    而这几年的时间,外面的一切都可以成为定局了。

    埃尔眸子轻动,将视线落在了卡洛斯那双有些浑浊的灰绿瞳色上,只是一眼,便转移视线,低头回应:

    “这一切,完全取决于阁下您的决定。”

    话音一落,卡洛斯唇角轻扯,对埃尔的回应好像很满意似的。

    “埃尔,你觉得,这是江做的吗?”他继续出声问道。

    埃尔低着头,小心翼翼的回应:“傅先生,是个果敢决断的人。”

    他并没有正面回答卡洛斯的问题,但这好像有隐约的回应了些什么。

    是的,傅聆江是个果敢的人。

    “江是一头懂得隐藏隐忍的狼,但是这次行动的漏洞破绽好像有点太多,不像是他的行事风格。”

    埃尔不动声色,佯装不懂:“阁下的意思是?”

    “一头掉进了猎人陷阱的狼,会怎么自救呢?”卡洛斯说得意味深长。

    埃尔站得笔直,低着头,没有出声。

    从一开始,眼前这个男人就一直把修和傅聆江玩弄在股掌之中。

    他并不是真心偏向修,不然,不会让傅聆江入住威斯敏特别墅,也不会让傅聆江入职格罗夫纳,赋予他一定的权利和财力……

    在自己剩余的年月里,玩弄着自己俩个儿子,看着他们自相残杀——

    卡洛斯·海维赛德,是个恶魔。

    而现在,他的乐趣中,增加了俩个游戏参与者……

    ……

    几天后,实验室的开支让简单难以承受,只好关门,拒绝外来病患的救治。

    简单没有预想到的是,她的开门无偿救治在美国甚至是医学界引起了怎样的社会反响。

    美国的医疗高昂,简单这一动作,在那些病患眼中,简直就是上帝天使。

    当然,除了收到无数感谢之外,对于简单突然关闭了实验室停止救治的事,惹来了不少喷子……

    而简单对此漠不关心,丝毫不作理会,她找到其他的试验练手对象。

    ……

    一间宽敞的病房被简单收拾了一下,中间摆放了一张手术台,手术台上盖在一块白布,头部的面部轮廓和脚尖都凸显,显然,是个死人。

    简单带上手套,跟了一个护士和一个助理进来,开始解刨……

    比起那些病患,对于尸体,简单的心理压力要轻松很多,因为不用担心自己的手抖会危机对方的生命。

    在美国,很少有专职的法医,一般发生案件都是送到跟警方有过合作的医院去由医院操刀出尸检报告。

    简单虽然没有做过法医,但医学上基本大同小异,尤其是在外科上,她得心应手。

    死者是一名年轻女性,年龄二十一岁,在校大学生,一个小时前在出租房的浴缸中发现的。

    因为事情已经过去了好几天,死者的尸体泡白发脓,尸体的恶臭味已经飘散了出来……

    简单丝毫不以为然,仔细的检查了死者的全身,一边出声说道:“死者的致命伤在手腕上,有三道伤口,造成致命的一刀大概是第三刀,伤口深约1。5厘米左右,长度约为五厘米,割破了大动脉……”

    护士不去看那尸体,极力压制内心的反胃恶心感,做着笔记。

    当然,这样并不能就算是完结了,接下来就是解刨,提取尸体胃里的残留食物,亦或是肠道等等……

    解刨还不到十分钟,护士实在是忍不住了,转身跑到一旁去,蹲在一旁跑着垃圾桶忍不住作呕起来——

    简单和一旁的助理看了她一眼,并没有责怪的意思,这只是人的正常生理反应。

    一般的病患手术和尸体解刨完全就是俩回事,一个是血腥,一个是恶心。

    俩个多小时过后,简单这才收工,剩下的缝合交给助理去做,一些需要检验的物质交给了护士,她去了洗手间……

    洗手台前,她使劲冲刷着双手,擦浴了一遍又一遍洗手液,忍住胃里的不适。

    这是一个人的正常反应,不可避免的,只是看轻重而已。

    她看着水下的一双素手,有些出神。

    不管什么时候,只要她一拿起手术刀,脑海中总是闪过十五岁时,锋利的手术刀插进头骨的声音和遇到阻碍的触感……

    【听着简单,如果再给你一次重来的机会,回到十五岁,回到那一天,你,还会开枪吗?】

    她脑海中突然想起了之前顾玖帮她克服对枪的恐惧时说的话。

    顾玖,你现在能不能就在我的身边,给我力量去面对内心的罪恶和恐惧…。

    简单低垂着双眸,伸手轻捧了一把水泼洒在自己脸上,强迫自己清醒一点,转而深吸了一口气,抬步离开。

    …。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商#城@中@文网更新速度最快,赶紧来商城中文网阅读!w#w#w.sczprc.c#o#m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