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首页>都市言情>书页>目录> 第四百二十九章:人死一场空

第四百二十九章:人死一场空

    明明已经十二月了,可这边的温度还是保持在十多度的湿暖,通南这边下雪的次数,屈指可数。

    晚上七点多,天还没完全黑沉下来,天空中突然被传来了一声枪响——

    向珩他们微微一愣,这不是他们渗透组的枪声,他们配的都是微声冲锋枪,不可能发出这么大的枪响。

    后山的埋伏的陆惊舟同样听到了一声枪响,他低下头来,压低了声线对身边趴着的卫灵犀出声说道:

    “这是88—式突击步枪,显然,敌人已经发现我们的人了。”

    从枪响的范围推断,应该是准备侧翼包围的那些缉毒警或者武警边防他们的人,惊动了敌人,敌人从而开枪射击——

    随后,又是一阵急促连续的枪响,对讲机顿时变得混乱起来,有人大叫:

    “有人被击中了,请求支援。”

    最后,渗透围剿变成了强攻,彻底乱套了。

    卫灵犀靠在陆惊舟的肩旁,小声地出声问道:“我们不用去帮忙吗?”

    “不用,我的命令就是不放过任何一个妄想逃走的敌人。”

    卫灵犀身子突然一颤,她抬眸看着身旁男人的侧脸,天色太暗了,加上他们在林间隐蔽,身上还有树叶作为伪装,她只能看到他侧脸的一个大概轮廓。

    陆惊舟有时候很黏人,会不要脸的向她撒娇,导致她似乎都要忘了,眼前的这个男人,是疾风突击队的勾魂鬼。

    三百多个人一峰拥地全部围了上来,在向珩他们的火力掩护下,那些武警缉毒警很快进冲进了别墅实行抓捕,而这个时候,向珩叫停了疾风突击队的协助。

    天色太暗了,他们也看不清楚人,怕会打到自己人。

    向珩命简单带领她的几个女兵控制住那些村民,同时检查受伤或者死亡的队友……

    而向珩百书他们则跑向别墅进行支援——

    ……

    简单联合一些边防战士,把所有的村民都叫到一个房子里待着,其余的去检查我方受伤情况。

    辛西雅在枪响发动攻击的时候,就被桑林森驱走,她找到简单,有些支吾恐慌地出声说道:

    “有俩个大腿中枪了,一个胸口中了一枪,我们不敢挪动他……”

    简单眉头轻皱,下意识地出声问道:“没有派遣军医跟随吗?”

    辛西雅轻摇了摇头,表示她什么都不知道。

    “妈的!”简单低声咒骂了一句,这么大的行动,难道就没有料想到会出现伤亡情况吗?

    事实上,缉毒公安昨天下去才追踪到这条线索,消息称,那些毒贩今天晚上就会撤离出境,所以一切都太紧迫突然,根本就没有给他们多余的准备时间——

    三百多人,拿下三十个人,枪械装备高了不是一倍俩倍,他们的成功是必须的。

    只是,过程有些不太理想。

    简单跟着卫灵犀跑到那胸口中了一枪的警察跟前,呼吸已经没了。

    而有俩个女兵趴在脚楼边,忍不住开始作呕——

    那些血肉模糊的伤口,包括交战时那些残肢断骸,她们还是第一次经历这么血腥恶心的场面。

    简单没心思去管那些女兵,村子中间的枪声还在想,她跑到另一个大腿中了一枪的警察跟前,伸手查看了一下他的伤口,引得那警察啊啊大叫——

    简单沉了心思,用身上随身携带的匕首,把那警察身上的作战服直接划破,取下一长条来,紧紧扎在了他的大腿根部,随后出声说道:

    “站起来,我扶你去车上,送你去医院。”

    那警察强忍着疼痛,在简单的搀扶下,受力另一只脚,勉强能站起来,却因为子弹伤到了大腿骨,完全走不了一步。

    简单吸了一口气,拉过那警察的手,把他背了起来……

    辛西雅看着简单那有些吃力的身影,随即将视线放在了一旁还忍不住反胃作呕的俩个女兵身上,几个深呼吸的调整,学着简单的样子,正准备用匕首划破另一个大腿中弹的警察腿上的裤子,却一个力度没掌握好,刀尖划破了面料,也划破了那警察的肌肤……

    不过子弹打中的部位痛疼遮盖了那刀刃划破的伤痛,根本就没有发觉,任由辛西雅把他大腿笨拙的包扎了一下,有些吃不上力的背着他,他的双脚脚尖还在地上拖着……

    十分钟后,枪声终于停止了下来,对讲机又是一阵乱,确认谁谁谁是不是还活着——

    ……

    后山的陆惊舟还一动不动的趴在地上,没有撤退命令,他就不能动。

    耳听着村子里的声响小了,陆惊舟伸手给了身边的卫灵犀一把手枪,也没有出声说些什么。

    卫灵犀接过,指腹不停的抚摸着枪身,显然有些紧张。

    随后,三五个黑影进入视野,陆惊舟将他们放近些之后,确定人数之后,低声在卫灵犀的耳边说道:

    “待在这,千万不要乱动。”

    话音一落,不等卫灵犀回应,耳边传来一声枪响,陆惊舟已经开枪了。

    后面逃亡的有六人,陆惊舟连放了三枪击倒三个目标之后,来不及多想,快速移动身子,转移了剩下几人的注意力……

    趴在原地的卫灵犀露出一双眼睛,只见丛林之中几道火光快速滑过,那些慌忙想要寻找掩护的敌人一个个倒下,最后枪响结束。

    过了好大一会,陆惊舟才从树干之后走了出来,去查看那几人是否还活着……

    就在陆惊舟快要走近时,地上突然抬起一只拿着枪支的手臂,随后只听一声枪响,陆惊舟偏头看向不远处半蹲着的卫灵犀,松了一口气——

    陆惊舟出声报告他这边的状况,得到的命令是继续待命,等他们这边清理的差不多之后,再撤退。

    “收到。”陆惊舟应了一声。

    话音一落,陆惊舟回过头来,看着那尸体旁站着出神的卫灵犀,眉头一蹙,走过去把她拉走,一边出声说道:

    “害怕就不要看。”

    卫灵犀停止脚步,另一只搭在陆惊舟的手背上,突然出声说道:“我见过这个人。”

    陆惊舟身子一顿,回过头来看着卫灵犀脸上的神色,随即眸子轻动,看着地上躺着的尸体,心里有些复杂,出声问道:

    “在哪?”

    “在我家。”

    陆惊舟:“……”

    俩人沉默了一会儿,陆惊舟牵着她的手收紧了几分,声线突然认真了几分:“别乱说。”

    卫灵犀:“……”

    ……

    半个小时后,向珩下达了撤退命令。

    当然,撤退的只是他们疾风突击队和简单她们,至于现场和后续,不关他们的事了。

    据说,这条线索是他们之前在热带雨林误打误撞擒获的那几名盗猎者摸索过来的……

    缉毒公安武警他们死了九个,重伤六个。

    听说,死掉的那九个被追了烈士,授予了功勋,追加了级别……

    陆惊舟他们对此一点都不羡慕,人死一场空,其他的,都是扯淡。

    而外界没有人知道这次的围剿有特种兵的参与,他们几乎出去执行任务,都是穿着武警的作战服,主要是为了避嫌。

    政府给DT军区又是表彰又是什么的,这些都没落到疾风突击队队员的身上……

    其他侦察连很羡慕疾风突击队能出任务,挣荣誉奖勋,每次出任务回来食堂吃饭的时候,那些士兵总喜欢凑上来把他们围住,让他们讲讲是怎么出色完成任务的……

    他们也总是敷衍或是轻描淡写,把自己说成是打酱油,嘴上乐呵呵的。

    到底怎么情况,只有他们见证过生死的人才明白。

    说出来的痛,不亲身经历,永远都不会知晓。

    而这次任务回来之后,莫名的,俩个女兵向简单申请调队……

    简单沉默着没有驳回,让她们自己去跟连长或者营长说——

    翌日,她手底下的所谓女子特战小组,又变成了五个人。

    ……

    晚上,别墅。

    简单躺在暖和的被窝里,顾玖穿着一身家居睡衣,在房间的角落里捣鼓他那些运动器械。

    良久,简单还是睡不着,把被子一掀,整张脸被闷得有些通红,偏头看向一旁的顾玖,突然出声说道:

    “顾玖,你要不把女子特战小组解散了吧!”

    正在做仰卧起坐的顾玖漫不经心地出声回应道:“为什么?”

    简单有些提不起劲,伸手捂脸,深吸了一口气:“可能……女兵真的不太适合。而且,我不是一个好的教官领导,干不来这玩意,有点烦。”

    她突然有种前所未有的挫败感。

    顾玖停顿了动作,站起身来,拿过毛巾擦拭了一下额头和脖颈的汗,淡声说道:“解不解散你说了不算,如果不想训练她们了,明天我换个人。”

    简单没有出声应允,只是突然问道:“你会一直在部队吗?”

    顾玖微微一愣,走过来半跪在床边,伸手撩拨了一下她额头的碎发,温柔出声:“你想家了?”

    简单没有出声否认,只是说道:“顾爸爸妈妈说过,有意让你接手顾氏。我倒是无所谓,野性子,走哪都是家。”

    其实她也有私心。

    去边境任务的时候,那些村民有一小部分就是那些毒贩的家属,其中包括母亲,妻子,孩子……

    他们就这样眼睁睁地听着耳边的枪响,看着那些尸体一具具被抬了出来——

    她也是个不孝女,自个母亲双腿不便,在轮椅上坐着,她不在跟前伺候,一直都任性着自己孩子脾气……

    “下个月我们回家过年。”顾玖温柔出声,随即低头,在她额头留下轻轻一吻。

    简单顺势伸手抱住了顾玖的脖颈,有点依赖的感觉。

    “我一身的汗,先去洗个澡,女兵的事你不用多想,乖乖睡觉。”

    简单没松开手,她才不介意顾玖身上是不是有汗。

    顾玖喉结滚动一番,淡金色眸子有些暗沉:“你…。要一起洗吗?”

    话音一落,简单像是触了电似的,连忙松开了他,扯过自己身上的被子,侧过身去:“我好困,我要睡了。”

    顾玖发出一声轻笑,转而起身,抬步往浴室的方向走去——

    不过几分钟,卧室的灯只留下不远处一盏暖黄,简单身边的位置陷了下去,顾玖结实的胸膛紧贴着她的后背,耳边传来撩人的磁性声线:

    “就一次好不好?”

    话音一落,某人张嘴,含住了她的耳垂……

    ……

    英国。

    傅聆江坐在VIP包厢的沙发上,身边一左一右坐了俩个美女,年纪大概在十九二十左右,还是亚洲女人……

    而且一看就是新来的。

    右边一个长发的率先出声问道:“傅先生,您,要喝酒吗?”

    傅聆江眸子轻动,看着身边有些怯弱羞涩的女人,没有出声回应。

    空气就这样寂静了一番,那女人这才小心翼翼的为傅聆江倒上了一杯伏加特——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商#城@中@文网更新速度最快,赶紧来商城中文网阅读!w#w#w.sczprc.c#o#m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