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首页>都市言情>书页>目录> 第三百七十四章:深藏不露

第三百七十四章:深藏不露

    ……

    原本安排想要飞德国的顾玖此刻竟然取消了之前的行程,站在一边追随着简单的身影,同时,余光还不忘打量着身边的男人——

    他刚才可是直言喜欢简单的……

    修有些慵懒地看着比赛场上的十几支队伍,原本他之前接到的命令是拿到冠军,但现在看来,他发现了比冠军更有意思的东西。

    毕竟,在车上的那一拳,他第一次挨了女人的打,怎么也得想点办法还回去才附和他们A国讲究的礼尚往来吧!

    卡列夫比赛项目论的是单个项目的胜出,最后在来一个综合排名。

    第一轮就是射击项目,由安曼提供的SVD狙击步枪和马卡洛夫手枪分别进行三百米外的精准射击,随后还有距离25米的地形靶投掷俩枚手雷……

    简单的成绩保持在优秀范围内,不过这不禁看个人成绩,还得结合队伍综合,所以简单并没有拉后腿。

    一旁的修看着简单那专注的神色,突然出声说道:“A国是没人了吗?居然派个女兵来比赛。”

    顾玖眸子轻动,余光看向身旁脸上满是漫不经心神色的修,阴冷出声:“对于一些不值得认真对待的对手,一个女兵足以应付了。”

    修嘴角轻扯,发出一声轻笑。

    射击很快结束,接下来是1000米的障碍赛,必须在最短的时间内完成穿洞障碍墙,壕沟,底桩网,轮胎墙,斜梯,炸药箱搬运等八个障碍点——

    去年的记录是在5分23秒,由疾风突击队所造。

    今年,有了简单,不仅没有拉长时间,竟然还缩短打破了他们去年的分数,以4分50秒的记录获胜。

    上午的俩个项目就这样结束,其他队员只能耸耸肩,无奈地对A国队表示祝贺……

    一解散,简单便完全放松了身体,其他队员也送了一口气,毕竟现在的情况对他们有利,只要保持好,今年再拿个冠军不是问题。

    几人刚准备想回酒店吃点东西,远处迎来了俩个男人,皆走向简单的所在——

    众人自觉避让,纷纷跟随着俩个气场强大的男人身影,走到简单的跟前。

    简单也有些蒙圈地看着眼前的俩个男人,特别是一身英国陆军军官军装衣着的修,有些莫名其妙。

    他不去他们英国队那边,跑她这来干什么?

    顾玖还没来得及出声,修一副理所当然地出声说道:

    “女人,表现不错,一起吃个饭!”

    简单:“……”

    这娃儿莫不是个傻子?

    她表现好,你作为对手队,高兴个毛啊?

    夸奖她也就算了,吃饭是什么意思?

    顾玖脸色有些阴沉,眸中有些难以掩饰的暴戾之气,同时也有几分强大的隐忍。

    简单迟疑思虑了一下,随即一副明了的样子出声说道:“你该不会是看上我了吧?”

    这是他们第一次见面,修为难她时,她说的话。

    “呵——”修嘲讽似的一声冷哼,有些嫌弃:“你还是一如既往的那般自恋。”

    简单无所谓地轻耸了耸肩,出声反问道:“你要是不喜欢我,请我吃什么饭?难不成是要给我下毒?”

    修若有所思地轻点了点头,“你的建议不错,可以考虑。”

    简单:“……”

    这就是英式幽默?

    一旁被忽视冷漠了的顾玖脸色已经黑沉得不能再黑了,他一米九二的大高个,是完全被无视冷漠了吗?

    周围的几支队伍包括陆惊舟他们都没有走远,视线皆放在了那俩高一矮的身影上,陆惊舟推搡了一下身边的百书,低声八卦:

    “你说,这个什么公爵的四儿子跟队长会不会打起来?”

    百书眸子轻动,余光瞄了一眼身边那双桃花眸中满是玩味的陆惊舟,冷漠道了一句:“无聊。”

    说完转身就要离开——

    “哎,你别急着走啊!到时候打起来我们还得帮队长呐威的呢!”陆惊舟下意识地转过身来朝着百书的身影喊道。

    神经大条的他似乎忘记压低音量了。

    当然,除了他们几个人和不远处的那些记者摄影师,没人听得懂中文。

    也就是陆惊舟这一出声,才让简单想起来身边还有一个移动醋坛子。

    她尴尬地呵呵一笑,主动揽上顾玖的胳膊,朝身边的修出声说道:“抱歉哈~我有约了,不会跟你去吃饭的。”

    虽然并没有直接表明他是她的谁,但这样的举动,已经很明显了。

    顾玖垂眸看着身边示好的简单,心头的浮躁这消散了不少。

    修没有把简单和顾玖的亲昵放在眼里,但心里却有那么一丝不爽的意味。

    他眉梢轻佻,意味深长的说了一句:“没关系,会有机会的。”

    话音一落,那灰绿的眸子轻动,将视线放在了她身边的顾玖身上,嘴角轻扯,没有再言说任何,随即转身,离开了操场。

    副官德里跟在了身后,修偏头,低声吩咐:

    “要那个A国上校的所有资料,还有那个女人的,一切,事无巨细。”

    ……

    回到酒店后,他们简单的吃了个午餐,随后各回各的房间,准备睡个午觉,精力充沛了,才能更好的去迎接下午的项目挑战。

    简单也回了房间准备睡觉,只是还没眯上俩分钟,房间的窗户突然被人敲响——

    简单睁开眼眸,懵逼了俩秒,窗户玻璃的声音还在响,她只好起身,走到窗边,拉开窗帘,打开窗户——

    “我操!”

    简单谩骂一声,一拳挥了过去——

    只见6楼窗户旁的修腰间绑着一根安全绳索,绳索直接延伸至楼顶,将他悬挂在六楼的窗户旁。

    窗户一开,他本来想给简单一个惊喜的,结果还没看清那女人脸上的惊讶,直接给了他一拳…。

    “丑女人,你故意的是不是?”修伸手捂着自己被打疼了的脸颊,脾气爆炸。

    简单有些莫名其妙,皱紧了眉头:“我还想问你是不是故意吓我呢!”

    谁特么正门不走,去爬人家窗户。

    修一脸烦躁,不耐烦地出声说道:“一边让开,我先下来再说。”

    简单迟疑了一下,随后挪到一旁,看着修一脚蹬在窗台上,进来后,解开了腰间的安全绳索,看着跟前站着的简单,二话不说,直接从口袋里拿出厚厚的英镑出来——

    简单俩眼放着光亮,只见修还没拿完出来,直到把自己身上口袋都掏了个遍,把怀里的英镑都塞到简单的怀里,漫不经心地出声说道:

    “这个说好谢你救我上车的,我身上没多少现金,不够的话,你再跟我去银行取。”

    简单伸手抱着,嘴角都要咧到耳后根去了,连连点头:“好啊好啊!我们去取吧!”

    修:“……”

    他就是这么客套一下,她是傻看不出来吗?

    “先不说酬劳的事!”修深深吸了一口气,强力压制着内心的怒意,指着自己的脸颊,凑了过去:“俩拳了,这笔账怎么算?”

    简单眨巴眨巴眼眸,看着那白皙脸颊上的青紫,眸子轻动,对上那双灰绿的瞳孔,有些心虚:“这不能怪我!你自己有病放着好好的正门不走,非得爬窗户,还吓我,不打你打谁啊!”

    修:“……”

    说的好像很有道理?

    那他不是怕走正门会遇见那个男人嘛!

    简单把怀里的英镑放在床上,随即盘膝而坐,一边数着钱一边出声说道:“行了,你都上门赔礼了,之前你忘恩负义的事我就不跟你计较了,赶紧滚吧!”

    不是天大的事儿,她一般不会跟钱过不去的。

    修眉头一蹙,将身上的军装外套脱了,随手扔在床尾,只留一件白色的衬衫,随即坐在一旁的单人椅上,优哉出声:

    “丑女人,你知道我那天晚上发生了什么吗?”

    简单数钱的动作微微一顿,随手抄起一个枕头就扔了过去,没好气地出声喊道:“特么要么闭嘴,要不就说话好听点,瞎啊你一口一个丑女人!”

    至于那天晚上发生了什么,他为什么会狼狈出现在电梯里,她一点也不感兴趣。

    反正对于是非什么的,她一向怕麻烦,不愿意去沾染。

    当然,除非有什么是对她有诱惑力的,比如钱。

    修坐在椅子上,那灰绿的眼眸透着玩味的深意,玩弄着尾指的一枚LUCKY字样的铂金戒指,有意无意地出声说道:

    “你们那位顾队长,好像很是深藏不露啊!”

    话音一落,简单嘴角的弧度渐渐收敛,眸中多了几分阴冷和复杂。

    只是等她抬起眼眸时,依旧是以往的轻松和不以为然:“嗯哼~作为A国军队的队长,自然厉害。”

    修眸色有些不太友善,声线中带着几分暴躁和戾意:“我这个人有点毛病,别人对我的好会记着,当然,别人对我的不好,我也会记着,好比如你打我的俩拳,我一定会还给你!”

    他话中意有所指,不单单是计较简单打他的俩拳,还有那天晚上的事。

    他一直在追查,却找不到任何证据。

    而今天在见到简单他们之后,原本怀疑其他人的方向,分了一点给那个A国DT军区特种大队的队长身上。

    毕竟,他当时虽然查不到酒店那些监控痕迹或者任何蛛丝马迹,但最后,那个男人能有足够的本事把一个涉险绑架他人的嫌疑人保释并且无罪释放,这足以证明那个男人手中的势力不容小觑。

    一个A国的上校,不可能轻而易举的做到如此地步!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商#城@中@文网更新速度最快,赶紧来商城中文网阅读!w#w#w.sczprc.c#o#m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