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首页>都市言情>书页>目录> 第三百三十五章:把衣服脱了

第三百三十五章:把衣服脱了

    第九天。

    她距离目标地还有七十公里左右,如果按照现在的行程速度,每天三十公里,那她大概还有俩三天就能达到终点了。

    可简单脸上并未出现轻松或者欣喜的神色。

    晚上,她生火取暖,看着跳跃的火光,不知道在思想些什么。

    自从应明失败过一次后,她就没有再遇到其余的四个老兵,是打算放过她了吗?

    简单没往好的方面想,就是不知道其余几个士兵怎么样了?

    简单跟队伍基本就是模拟一个失联的状态,谁也不知道谁的情况,有的只有目的地。

    简单不知道,其余七个士兵,已经有俩个在缺水缺粮的情况下垮了,提前退出了这次的训练。

    还有俩个,在精疲力尽的情况下,被老兵用手中的‘枪’狙击‘死亡’,直接淘汰。

    剩余三个都知道比起在缺水少粮的情况下,更重要的是躲避‘敌人’的伏击追杀。

    而且那几个老兵不急着‘弄死’他们了,每天晚上都搞突然袭击,这让他们三个精神持续紧绷着,每天还有二十多公里,实在是折磨!

    比较起来,简单这边是不是有点太平静了?

    放水吗?

    不,事实上,他们只剩下四个老兵了。

    应明被简单抓住,比新兵还要率先返程淘汰了。

    而他们四个都在犹豫着,毕竟,他们虽然不太清楚简单的实力,之前也没有过她的资料信息,但能把他们的队友干掉,能是一颗经不起摧残的嫩苗子?

    但上级命令还是要执行的,他们要是敢放过一个人到达终点,那接受惩罚的,可就是他们。

    换句话说,打从一开始,上级就没有打算让他们任何一个人达到终点。

    ……

    第十天晚上,简单接连着好几个晚上都旧计重演,把手表留在帐篷里,自己把能穿的衣服全部都穿上,用绳子把自己绑在几米高的树干上,强撑维持着自己几个小时的睡眠时间。

    当然,夜晚的温度低下几度,人在睡眠的情况下,防御能力就会变差,简单很荣幸的已经感冒好几天了。

    凌晨俩点,简单冻得浑身止不住颤抖,甚至觉得头脑有些晕沉。

    不行了,再这样下去,没被那些个老油条淘汰,自己身子先被整垮了。

    简单实在是受不了这温度了,准备解开身上的绳子,等她解开了绑在腿上的绳子,远处突然一道红外线射了过来,吓得树上的简单一动都不敢动——

    我靠,这是被盯上了?

    红外线很快就锁定了她的帐篷,慢慢开始朝着目标靠近。

    简单伸手掐了一把自己大腿上的肉,强迫自己提高警戒,甚至是打起一百二的精神。

    她小心翼翼的,一点点收回手里的绳子,随时做好攻击准备——

    晚上的视野虽然很低,但对于习惯了黑夜的简单来说,还不到伸手不见五指地步,但对方亦然一样,所以采用了远程红外线来在夜间锁定目标甚至是行动。

    在进来之前,教官说过,那几个老兵身上有枪,那是一种特殊专门为训练而生的枪,外形跟88式很像,但区别在于,子弹头是软的,打在人身上很疼,能致使淤青,但不至于受到更严重的伤害。

    只是这种子弹不具备穿透力,射程也有一定的限制。

    简单低垂了一双眸子,看着那红外点靠近她树下的帐篷,眸中有些冷意。

    他是想直接一枪‘解决’了她?

    事实证明,她的猜想是正确的。

    只见那黑影小心翼翼的打开帐篷的拉链,随后拿着手里的枪按下扳机,连开了俩枪。

    随后站起身来,只听他松了一口气的出声:“好了,你已经‘死了’,发射信号弹吧!”

    话音还未落,简单从树上跳下来,就像是上一次一样扑到了那男兵身上,同时用手中的绳子紧勒着他的脖颈……

    受到致命威胁,每个人的下意识反应会伸手去拉扯禁锢在脖颈处的绳子,而这也正好如了简单的意,因为只有转移士兵的注意力了,她才能拿到他手里对她产生威胁的枪——

    简单猛的一下松手,从一开始的目的就不是想‘勒死’他。

    随后,她抢到枪之后,对着男人的背部开了一枪,疼得他硬是皱了眉头,咬了后槽牙。

    ……

    淡定开完一枪后,简单从裤子的口袋里拿出强光手电,搭在了地上趴在了男人身上,只见他迷彩服的外套上,有一个很明显的红色印记,显然是刚才她那一枪打的。

    简单眉梢轻扬,看了一眼手中的狙击步枪,随即蹲了下来,似笑非笑的调侃道:“你们怎么老喜欢干这种见不得人的偷袭事呢?”

    男人反手摸了摸被打疼的腰后,脸色有些难看的坐起身来,没好气地看着简单,反驳道:“说得好像你赢得多光彩似的!”

    她不也是趁其不备的偷袭嘛!

    “噗!”简单忍俊不禁发出一声轻笑,看着眼前这个脸上满是绿色条纹的男人,笑着出声:“你要是不盯我,那我也不能弄你啊!”

    是他不仁在先,她才反击的。

    男兵依旧没个好脸色,伸手从简单手里抢过枪,站起身来就往丛林里走去——

    MD!今年是见鬼了,俩个老兵都败在了同一个新兵手里,还他娘的是个女兵!

    主要他们都没想到简单会反攻,毕竟,他们以前跟好几批新兵训练过,包括他们自己那时候,想的都是如何在躲避老兵的前提下达到目的地……

    训练规则确实也没说不让击杀‘敌人’。

    “哎哎哎,你等会!”简单连忙出声叫道。

    男兵自然没听他的,反正他都被淘汰了,接下来就找个地方发射信号弹,举白旗等着直升机来接他就行了。

    靠!回去之后被训也就算了,还不知道让那些队友怎么个笑话呢!

    简单见那身影还在走,连忙追了上去,不要脸的拉扯着人家的衣服,出声问道:“你们下一步怎么行动的啊?你身上是不是有对讲机什么的,能不能给我?”

    男兵自顾自的走着,十公里外就是自己的驻扎地,到了之后收拾一下,就可以等直升机了。

    应明走之前可是用对讲机都给他们忠告了,要小心那个叫简单的女兵,尤其是不要跟她说任何话,她这个人阴险狡诈不要脸……。

    简单见男兵就是不搭理他,突然出声吼道:“站住!”

    男兵莫名其妙的应声停下脚步,有些懵逼地看着走到他跟前来的简单,反正她说什么他都不搭理就是了。

    简单认真出声说道:“如果是按照实战,你现在已经是尸体一具了,不管是你的武器还是其他,都会被收缴。现在,把你的枪还有对讲机都给我!”

    “……”

    这特么是遇到劫匪了啊!

    但她说得,好像有点道理。

    无奈,他只能把自己手里的枪包括跟其他几个队友以及上级联系的对讲机交了出去。

    随后,简单还强迫他去他的帐篷处,把他这几天打的野味都给收了去,真他娘的鬼子进村,能拿的,不管对她有没有用,都给拿走了!

    她也不担心能不能拿得动,自己本来就有几十公斤重的东西……

    眼看着他身上已经没什么可拿的了,他想着这女土匪也该走了吧!谁知道简单一直盯着他看,随后突然出声说道:

    “要不,把衣服脱了吧?”

    男兵终于有所反应,默默的退后了几步,伸手环抱着自己,莫名有些恐慌:“干什么?”

    简单有些无奈,很无语的出声:“你放心,我对你没兴趣,我这几天睡树上都要冻死我了,你都‘死’了,能不能把衣服借我俩天?”

    男兵有点不可置信地看着简单,她这几天居然都是睡的树上?

    不说气温是个很严峻的问题,当是这份毅力,真的,他不得不叹服。

    “你真的是新兵吗?”他忍不住怀疑。

    要知道,如果没有过野外生存的经验,根本就不会抛弃好好的帐篷不睡,去折腾自己睡树上。

    “嘿嘿嘿嘿——”简单发出一声奸笑,故卖关子:“你管我是不是新兵,反正不管你们来几个,都阻止不了我要达到终点。”

    “不可能的,就算我们都失败了,家明也会在终点……”他话说到一半,意识到不对劲,赶紧闭上了嘴。

    简单挑眉,嘴角轻扯起一抹深意的弧度。

    她假装什么都没听懂,开始跟这老兵唠家常:“你们是那个队的?怎么之前都没见过你们?”

    虽说训练不在一块,但大家上千人在一个食堂吃饭,虽然不可能一个个认识全,但她这纯属就是套话罢了。

    果然,男兵有些漫不经心地出声回应道:“特勤大队的。”

    简单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继续出声问道:“我如果明天不休息的,赶夜路的话,凌晨就会到终点了,我是最后一个达到的吗?”

    男兵还没来得及回答,只听简单兜里的对讲机传来声音:

    “报告:C3完成任务。”

    简单还在懵逼这什么意思的时候,又是另外一个男人的声音传来:

    “报告:C4完成任务。”

    简单拿出对讲机,也不猜了,直接出声问:“这什么意思?”

    男兵抿了抿唇,莫名其妙的一问就答:“那说明,除了你以外,只剩下一个队员了。”

    简单眨巴眨巴眼眸,有些呆愣。

    除了她以外的七个,就剩下一个了?

    她莫名有点头疼。

    她好歹还干掉了俩个,那些个家伙怎么一个都解决不了啊!

    平时一个个的不是都挺能打的吗?

    这样的话,那现在岂不是要二对三?

    哎哟,猪队友好心塞。

    简单突然把对讲机递到男兵的面前,出声说道:“那你跟他们说一声,说你也完成任务了。”

    这样说不定能躲避那俩个老兵的惦记。

    男兵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他这是传递错误情报,这是犯了大忌的,不能做。

    简单抽出腰间的军用匕首,半带威胁的语气:“你说不说?”

    “不说。”男兵不带丝毫犹豫的。

    他就不信简单敢对他下手。

    好吧!简单确实不能对他怎么样。

    “赶紧把衣服脱下来滚蛋!”她有些不耐烦地出声说道。

    也不知道这个男人的代号是什么,如果一直处于失联的状态,那其余俩个老兵肯定会把视线放在她的身上……

    男兵有点小委屈的脱下了自己的外套,看着简单满载而归的潇洒背影远去,心里堵的蓝瘦,有点香菇……

    他刚发射信号弹,收拾好自己的帐篷,准备等待救援,谁料简单又返回来了,吓得下意识的后退了一小步,他身上,应该没有什么她需要的东西了吧?

    不会是嫌衣服不够暖,惦记上他的裤子了?

    当然,事实证明,他想多了。

    “除了我以外,还有一个人是谁啊?”简单出声问道。

    男兵一愣,想了想,出声回应道:“应该是哪个叫凌长书的。”

    他们手里都有一份名单的,每个人负责狙击谁都有明确的分类,只不过到简单这里出现了偏差和意外……

    简单眉梢轻佻,有些意外,那个二愣子居然能坚持到最后?

    不错啊!

    “他现在的坐标是在什么位置?”

    “比你落后五十多公里,相距大于二十公里左右。”

    “……”

    弱到超乎了她的想象。

    好吧!

    简单没什么问题了,转身就走。

    留下一脸懵逼的男人看着那背影,有点害怕她还会再返回来……

    但黑夜中,那束强光再也没有回来过。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商#城@中@文网更新速度最快,赶紧来商城中文网阅读!w#w#w.sczprc.c#o#m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