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7、挺快乐

    白梓航爱惜的揉了揉自家闺女的脑门,等张总进来,不意外在他眼中看见了震惊,为了不显得他怠慢,他破天荒的向对方解释:“抱歉,这是我女儿,今天由我带着。”

    张总一听立马露出笑脸,已为人父,谁家都有儿女,对这些他都理解。

    只是有点想不到,像白梓航这样生性凉薄的男人,做了父亲之后也能露出慈祥的一面,还亲力亲为的带孩子。

    在白梓航的邀请下,张总在他对面的沙发上坐下。

    两个大人开始谈事情,千金果然很乖巧的坐在他怀里,只是很快——一阵噼里啪啦的屁声之后,是小丫头“吭哧吭哧”的用力声。

    白梓航察觉到腿上一热,不得不终止了和张总的谈话。

    “抱歉,我去给她换个尿布。”

    “无妨无妨,白总随意。”张总谦逊的摆手。

    白梓航抱着千金去了休息室,既然他要带孩子,就不会假手于人,凡事亲自动手。

    包括给她擦屎尿,换纸尿裤。

    熟练的操作着,小丫头有些不老实,第一次进到他的休息室,对陌生的东西十分好奇,左右来回的咕噜。

    每一次他都耐心的将她摆正,直到换好,再在外面套上裤子。

    把垃圾扔进桶里,才抱着小家伙回去办公室里。

    张总等候的不算太久,耐心还有很多。

    可是接下来千金有点不太老实了,不肯在爸爸怀里安静的坐着,东妞妞,西晃晃,再回过头用小手去戳爸爸的下巴。

    胡茬儿扎手,拿回来用小嘴儿呼呼,然后再戳。

    原本严肃的场合,一本正经说公事的男人,因为小家伙的捣乱而气场不在。

    “千金,乖一点。”最后,白梓航只好握住她的手,暂时把她放在地上去,告诉她自己玩一会,不要乱跑。

    千金哪里肯听话?一得了自由就像撒了欢儿的小狗,直奔着他的办公桌去!

    白梓航想她个头不够,也拿不到什么,暂时先不理,快速和张总把公事谈完,起身送人。

    张总临走之前还对他安慰:“带孩子就是这样,要很多耐心啊,白总这下可辛苦了。”

    白梓航微微一勾唇,眉目间都是属于慈父的风情。

    说了句“不碍事”。

    关门,回身,白梓航一眼看见小丫头片子站在他的办公椅上,用他的笔在文件上画画……赶紧三步并作两步跑过去。

    一看!

    眉骨不停的跳!

    国外合作方刚送来的合同,他都来不及签字,就让小丫头给毁了。

    全是他看不懂的鬼画符,小丫头一边画还一边抬头朝他笑,一脸邀功的表情。

    好吧,他承认自己这会很生气,他也知道小不点属于无心,根本就不懂这些对他的重要性,是他自己保管不当,也低估了她的破坏力。

    “宝贝,爸爸抱你出去玩?”

    千金立马扔了笔朝他伸出两只小手,白梓航捏捏额角,合同……先这样吧。

    十点半,要开会,他不得不把千金交给秘书帮忙带。

    好在他手下的女秘书都生了孩子,对这些有很多经验,帮忙看一会儿是小事。

    白梓航放心的走了。

    千金被留在会秘书里,开始,很好,面对一些不认识的叔叔阿姨很乖巧。

    十分钟之后,小丫头魔王本性暴露了!

    东跑西颠的过程中各种强取豪夺,不管是不是她的玩具都被她据为己有。

    等白梓航从会议室里出来,整个秘书室人仰马翻——窗台上打碎了一个花盆,张秘书碎了一个眼镜,王秘书砸了一个ipad,赵秘书正扯着鼠标线,和小魔王拉大锯呢!

    “哎呦我的祖宗,这个不能玩儿,去找阿姨,阿姨那有吃的。”

    “拿,拿!”千金浑然不顾,虎着个小脸对着赵秘书,非要不可。

    赵秘书急的呦,见了老总如同见了救星,满脸苦相:“白总……”您可算来了。

    白梓航心里清楚都是谁在捣乱,他再次揉了揉额角,告诉自己小孩子这个年纪都皮,长大了就会好一点。

    “千金?”他唤了一声。

    小家伙一听到爸爸的动静立马放开鼠标线,撒欢似的回头抱住大长腿。

    伸出两只小手:“爸爸……”

    白梓航把她抱起来,临走时丢下一句:“所有损失找财务报销。”

    回到办公室,白梓航将千金放在沙发上,觉得这孩子真是不管不行了。

    他严肃了脸,严肃了语气问:“爸爸问你,刚才在做什么?”

    丫头精啊,“嘿嘿”一笑,白梓航有一瞬间恍惚看见了岳珊小时候,那副见风使舵又臭屁,溜须拍马的小样儿,一下子心软。

    臭丫头,生出来的宝宝也是个臭丫头。

    不过该算的帐,还是得算。

    千金见爸爸脸色无缓和,立马察觉到自己又犯错了,先一步委屈的憋下小嘴儿,低着头,不时偷偷的看他一眼,小样儿要多萌有多萌。

    白梓航叹息了一声,知道她心里有数,他直言道:“以后在外面要懂礼貌,别人不给的东西不可以抢,记住了吗?”

    千金连连点头,一副谨遵教诲的小摸样。

    白梓航又叮嘱:“很多事情大人不让你做,是因为很危险,你也要听话。”

    “嗯,听话。”千金又小心翼翼的附和他说。

    白梓航看她这样子,应该是怕他像她妈妈似的拍她小屁股,无奈一笑。

    小丫头,算你机灵。

    耽误了一会儿,眼看着到了饭局时间,他拿上车钥匙和钱包以及必要的东西,抱上千金,往楼下去。

    饭局的地点在丽江酒店,早早就定好的包间,因为路上堵车,到底他还是迟到了几十分钟。

    包间里,汪总和几位领导已经等了有一会儿。

    原本他们脸色有些不高兴,可当他们看见白梓航怀里竟然抱着个小丫头,立马气消了。

    并且好奇的问道:“白总,这个小家伙是……”

    “是我女儿,今天由我来带,可能有些不便,先对大家说声抱歉。”

    带着孩子应酬,在商场上极少。

    不过这样的例子也有,人们把这个叫做女儿奴,人家自己愿意,别人干涉不了。

    况且在场的都是些有头有脸的大人物,不会计较这些小事,而且因为小家伙的存在让大家找到了不少话题,不至于让气氛冷场。

    除了因为有孩子在,不方便大伙儿抽烟,不过看着小丫头稚嫩的小脸儿,这些东西便不再重要。

    聚会进行的很顺利,白梓航全程是照顾千金的,一边也顾着和几位领导交谈,汪总负责活跃气氛,倒也不显得怠慢。

    饭局结束,刚好接近一点钟,回去的路上千金犯瞌睡,白梓航抱着悠了一会儿,小丫头安心的睡下。

    回到公司,把她放在休息室,让秘书进去看着,他终于放心的去开会。

    到三点回忆结束,回到休息室千金还在睡,白梓航忙碌了小半天,说不累是不可能的,稍后还要去工地考察,他便让秘书出去,自己顺着床边躺下来,紧紧挨着千金。

    观察着女儿糯米团子似的小脸儿,男人温柔唇角始终上翘。

    他想,如果能每天这么守着女儿,陪她一起长大也挺好。

    原本就是,女儿成长的每一天都不想错过,细算下来,孩子真正完全依赖父母根本用不了多久,等她真的长大了,到时候他哪怕想像这样陪着她守着她,恐怕她都不需要了。

    ……

    不知不觉睡过去,等他醒来,千金已经在他床上翻腾来倒腾去,把能摆弄的东西都摆弄一遍。

    白梓航长眸略一扫,见她没再闯祸,起身整理衬衫上的褶皱。

    看了眼时间,临近四点,他套上西装外套,长臂一伸。

    千金立刻噼里啪啦的扔了东西过来,奶声奶气的提要求:“奶奶,奶奶。”

    她口中的奶奶,当然不是人物,而是指她的口粮。

    睡醒喝奶已经成了她的习惯,白梓航抱她下地,拿上奶瓶和奶粉,让她跟着自己去饮水区。

    将奶粉冲好递给她,千金抱着就“咕咚咚”大口的喝了起来。

    白梓航等她一口气喝完,刷了奶瓶,再带上她东西下楼。

    去工地,之后就直接下班了。

    二十分钟后,汽车绕圈行驶在工地里,说是去考察,实际上不过是大致的瞅一瞅,最后再让建筑师和包工头给他做个汇报,千金始终趴在车玻璃上不停的看。

    大概是努力的在给她自己长见识。

    白梓航确保她的动作不危险,便没有理会,把该做的做完,时间刚好五点。

    一天的工作结束,夕阳落下,一父一女,坐着小汽车一起回家。

    今天的商园里格外寂静,岳珊每见到老爷子都是他在沙发上唉声叹气。

    不时哀怨儿的眼神儿投给她,好像她做了多么过份的事……非要分开他们重孙女儿和太爷爷。

    岳珊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掐算着时间要到了,听到外面汽车引擎声响。

    她跑到玄关换上鞋,迎了出去。

    说是同意白梓航把千金带在身边,可她该担心还是担心啊。

    “怎么样?”见到从车里下来的一对儿父女,她立马跑过去问。

    千金已经对她伸开了双手叫着妈妈,一天不见,格外想念,神马拍屁股之类的小仇儿已经给忘了。

    白梓航没有放过小女人眼神里的那一抹幸灾乐祸,回忆起这一天……勾勾唇,云淡风轻的说:“挺好。”

    确实挺好,也挺快乐。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商#城@中@文网更新速度最快,赶紧来商城中文网阅读!w#w#w.sczprc.c#o#m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