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首页>都市言情>书页>目录> 第四百五十四章 臭味相投

第四百五十四章 臭味相投

    龙澈和玄元子年轻气盛,越是有挑战的事情就越是要去做。净海庵设下护山大阵,两个人说是看谁能先进去。

    于是就开始了长达好几天的观察,最后真被这哥俩发现了个小漏洞,每逢正午时候,因为太阳猛烈,这个阵法依靠着水汽,会稍微有些小的破洞。然后这哥俩就钻了进去。

    这个还是玄元子发现的,不然的话,就龙澈那个脾气,肯定是要直接打进去。

    进去是进去了,可是这样也太无趣了,这哥俩打赌,各自取一样东西,难度越高越好。

    相约好了之后,龙澈看准了大殿里面的香炉,那里众目睽睽下,自然难度不低。龙澈乖乖的在外面待到了半夜,然后下手偷走了一个小香炉。然后回到进来的那个地方等玄元子。

    等到了第二天的大中午,龙澈终于等到了玄元子,只见玄元子左手拿着个鸡腿死命的狂奔,后面追了一大群女性。龙澈真是被吓了一跳,但是话没说出来,就看见玄元子引气画符。

    “破阵符!”玄元子钻进来的时候早就设置了一个小阵法,便于随时能打开薄弱的地方。真的派上了用场,那个薄弱的地方一下子就被玄元子打开,龙澈和玄元子接着没命的开始跑了起来。因为整个门派已经敲响了警钟,被抓住了不知道要受到什么惩罚。

    两个人死命的跑了好久,终于在一条溪水边停下来休息。

    “他妈的!你做了什么?为什么要这么追?”龙澈艰难的缓过了一口气,这句粗口还是跟玄元子学的。

    “我去净海庵的厨房偷了一只鸡腿……”玄元子拿着鸡腿继续吃,刚才光顾着跑,连鸡腿都没来得及吃,都凉了。

    龙澈难以置信“偷了只鸡腿不至于吧?”

    “我前面去偷了件内衣……然后再去偷鸡腿,你偷了什么?”玄元子倒在地上,继续歇息,累的半死。

    “内衣?算了,我偷了个香炉,还是你赢了!去闺房偷的?”龙

    澈也坚持不住,倒在地上喘气。

    “澡堂!”玄元子这句话直接让龙澈跳了起来。

    “你为什么那么吃惊啊!”

    “我要被你害死了!快点跑!不早说!”龙澈一下子觉得不安起来。

    时间回到现在,林峰和文淑清还有古晨,都鄙视的看着玄元子,而龙灵儿斜着眼睛看着龙澈,轻声说“爸!你真不要脸。”

    龙澈大囧“别瞎说,是那个虱子做的!”

    “你也好不到哪里去!谁不知道净海庵里面部是女性?本来你就不安好心,难怪妈妈总是不想跟你说话!”龙灵儿嘟着嘴。

    “我是交友不慎,只是为了纯粹的看谁比较厉害。是是是,是我一念之差。”龙澈唠叨了几句。堂堂的龙家家主竟然会这样窘迫,说出去谁信?

    “呵呵!此事也是有趣,那回捉到龙澈和玄元子的是前代静海上人。当时老夫也在场。”神丹道长轻轻的捋了下胡子,回忆过往,无限感慨。

    “哦?师傅被抓住了?后来是怎么跑出来的?”林峰好奇不已。

    “我和当时的静海上人商量之后,虽然关了他们,但是留了破绽。最后他们还是找到漏洞走了。”神丹道长微笑着说。

    龙澈恍然大悟“难怪我们能跑掉!原来是前辈手下留情了,当年荒唐,真是不好意思了!”说完,再次道歉。因为这次事情,龙澈回到家被龙希戎打了个半死,并且带去净海庵正式道歉,但是心里面是不服气的,想着如果自己多练几年,根本就不会被抓。现在想起来真是年少轻狂。

    “可是你是怎么跟妈妈认识的?”文淑清听得津津有味,想到了关键的地方。

    静海上人满脸通红,不说话。

    玄元子大方的说“你以为我偷的是谁的内衣?”

    “哦!”真是意想不到啊。

    静海上人更加的不好意思了,自己当年就是这样跟这个浪子认识,后面有了那么多的事情。

    “你们不知道,这个看起来很文静的女人当年来到我面前,把我打得多狠!简直是要把我扒皮拆骨了,什么乱七八糟的刑罚都用上了。还好她也是知道的少,不然拆了我的祠堂就麻烦了。”玄元子恢复了往日的神情。

    “什么拆祠堂?”龙灵儿没听懂。

    “做太监!”林峰开口解释。

    “哦!”龙灵儿恍然大悟。

    “你这老不正经的!怎么个小辈说话!”静海上人拍了玄元子的脑袋。

    龙澈突然问起了还在看戏的神丹道长“道长,我是龙家的子弟,您放了我,还情有可原。可是这个人明显是坏人,做出这样的事情,为何您也要放了他?”

    “喂!说谁呢?我哪里就坏了?偷了衣服娶了人,哪里不负责任了?我是坏人,你不是跟我臭味相投了?”玄元子很不满意。

    而神丹道长点点头,说到“其实一开始不知道的,但是你们之间的对话把龙公子的身份暴露了。另外一个,虽然不知道是什么来路,但是听你们的话,你们本心不坏。况且看看玄元子的样貌,眉宇间有着英气,狂傲和不羁。就是一种感觉。”

    “如果你知道我是御鬼宗培养出来的,你会不会把我关押甚至杀了?”玄元子很认真的问了这件谜题。

    “不会,人是好人的话,总归是好人,后面的事情就证明了这一点。当年藏宝图的争斗。你救下御鬼宗的人,显然是个看旧情的人。而携带藏宝图远走,显然你是个有良知的人。”神丹道长的话让玄元子都快不好意思起来。

    “可是师傅,你不是御鬼宗的神使吗,为什么会成为玄宗的掌门?”林峰想不清这件事情,师傅对玄宗师祖的规矩守得规规矩矩,而且师祖是恭恭敬敬,看起来不像是装的。

    “奥,玄宗是我瞎编的一个门派。”玄元子的话让林峰差点暴走了,自己辛辛苦苦的要重振山门,竟然是师傅瞎编的?

    。
,商s城c中z文网更新速度最快赶紧来商城中文网阅读!w@w@w.sczprc.c@o@m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