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首页>都市言情>书页>目录> 第121章 够牌面吗?

第121章 够牌面吗?

    刘瑶、林峰两个人看着舞台上唱歌的甜甜,闲聊了起来。

    “现在甜甜真是越来越火了啊。还没出道,每天就这么多人来捧场,这要是出道了,分分钟成为大明星。”

    “小姑姑,那你就开一个娱乐公司,把甜甜捧起来呗。”

    林峰笑着说道。

    “你以为娱乐公司说开就开的啊,那得需要人脉的。”刘瑶说。

    “ 有钱不就有人脉了吗?这些你只要想做咱们就能做到的。对了我还认识一个拍文艺片的明星呢。”

    林峰一下子想起了蒋伟媛的“闺蜜”李娟。

    刘瑶很好奇,听林峰说了一下,摇了摇头表示不太清楚这个人,其实除非是大红大紫的,不然的话一般的刘瑶都不认识,她也不怎么关注这些,来沿江市这么多年了,连电影院都没有去过一次的。

    两人闲聊着,一个穿着连衣裙的女子就走了过来,这女子身上散发着一股成熟自信的魅力,若有似无的有一股淡淡的清香味道。

    来人正是玫瑰姐,只是今天她的穿着打扮跟平时不太一样。

    本来是那种女强人的样子,忽然间变成了温文尔雅的书香门第里的大家闺秀了。

    林峰不由得感叹女孩子都是多变的,一件衣服,换一个妆容,就变成了另外一种风格了。

    刘瑶见到玫瑰姐过来,就离开了让林峰跟她聊。

    林峰故意的大量了一番玫瑰姐,说道:“今天穿的这么美,这不是故意来勾搭我的吧?”

    “你要是这样认为也行。只是我很不解,穿成这样你就能被勾搭到吗?那要是穿了比基尼,你是不是要立马奉献出几十亿啊?”

    玫瑰姐坐在了吧台椅上,点燃了一支女士香烟。

    “你这抽烟的动作,把刚才的美感全部都抽没了。”林峰摇了摇头。

    “我权当你是在夸我。”

    玫瑰姐抽了一口烟,把烟熄灭之后说道:“林峰,你要有危险了,你时刻要注意这点啊。”

    “什么危险?玫瑰姐你别吓我,我这个人胆子很小的。”林峰做出了一副瑟瑟发抖的表情。

    “我想什么危险你自然清楚,我过来只是……只是想多提醒提醒你。”

    玫瑰姐想说想要关心林峰,但是话到了嘴边还是吞了回去,她一个纵横在江湖这么多年的女人不早把男人看的清清楚楚了吗,怎么还会动容呢?

    这不可能是事儿。

    或许就是因为跟林峰赌的那一场输了,承诺还没兑现吧——陪林峰一夜。

    这个承诺没兑现,玫瑰姐始终是在心里面惦记着。毕竟她是一个说到做到的人。

    “那就多谢你提醒了。我想你说的危险就是那个阿尔法公司吧?”

    “你竟然知道阿尔法?”

    玫瑰姐诧异的说道:“除此之外你还知道什么?”

    “其他的就不太清楚了。不过我不管什么阿尔法还是其他的。招惹的我人肯定不会有好下场的。”

    林峰无比自信的说道。

    玫瑰姐为之一振,她从林峰的身上感受到了一股强者的气息,这种气息她在江湖上混迹了这么多年,也仅仅在大员身边的保镖身上看到过。

    林峰除了实力之外,有什么样的背景靠山吗?

    听他说话的语气,好像背后有什么在支撑着他为所欲为一样。

    玫瑰姐在林峰这儿喝了一杯龙舌兰,就迈着步子离开了,她临走的时候还跟林峰说了一下,之前承诺的事情。林峰满口答应,等着有时间一定好好宠幸她,弄的她脸上两团红晕,好在酒吧的灯光昏暗,她自觉不会被人发现,结果还是被林峰看在了眼里。

    玫瑰姐走出了酒吧上了自己的车子,坐在司机位置的鬼屠说道:“玫瑰姐,你是不是……”

    “嘘。别乱讲话,没有的事儿。”

    玫瑰姐做了一个噤声是手势。

    “我还没说什么。难道你知道我想说什么?”鬼屠讪讪一笑。

    “就你那点心思我用脚趾头想都能想到。”玫瑰姐说道:“我跟林峰不可能的……”

    “我只是问你,你是不是喝酒了,我看你脸红了。”鬼屠道。

    “鬼屠,你是不是皮痒了?赶紧开车?”

    玫瑰姐啐了一口道。

    “是。”

    鬼屠点头,随后说道:“玫瑰姐。有个事儿,就是杨家那块地皮的事儿?”

    “算了。看在林峰跟杨欣悦的关系上。这事儿就过去了。”玫瑰姐摆摆手。

    “玫瑰姐真是越来越大度了。”

    “你的言外之意是什么?”玫瑰姐瞪起了眼睛。

    “我没有言外之意。开车,开车……”

    鬼屠启动了车子离开了瑶瑶主题酒吧。

    酒吧内依旧的灯红酒绿,前来给甜甜他们捧场的一些人也玩的是浑身热汗,送甜甜花环的孔飞有些喝多了,踉踉跄跄的要上台去。

    几个同学拉着他不让他上去,他却给这几个同学一顿臭骂。这些人顿时不敢再去阻拦了。

    孔飞踉跄的上台之后,便是冲着甜甜走了过去。

    而几个保安见状赶紧上去阻拦孔飞,把他硬生生的拉下了台来。这才能让甜甜继续唱歌。

    “甜甜,我喜欢你。”

    孔飞嚷嚷了起来,趁着大家不被,再次的跑上了台,别看他喝的有点多了,但还是很灵敏的,一个脚步冲上去,扑向了甜甜。

    这给正在唱歌的甜甜吓了一跳,赶紧的向一边躲闪。

    孔飞扑了个空, 爬起来之后吼道:“甜甜,我真的喜欢你,你就从了我吧。跟了我你就不用出来唱歌了,我会让你吃香喝辣的。”

    “这位先生, 请你不要打扰人家演出。有什么事儿,咱们下来再说。”

    保安队长王绪营走了过来说道。

    “你算他们的什么东西,给老子滚到一边去。我在跟我心爱的女神表白,没你什么事儿。”

    孔飞咒骂着。

    “我看你嘴巴有点不干净,是应该好好清洗一下了。”

    王绪营一句话说话,两个保安上来架住了孔飞就下了舞台,直接拖到了洗手间,把他的脑袋按在了水池子里,用水龙头浇在了脑袋上。

    “你们干什么。放开我。”

    孔飞吼道。

    “你们住手!”

    “特么的,一个小保安敢欺负孔少简直是找死。”

    孔飞的几个同伴走了进来,嚷嚷着,就差点跟着王绪营几人打起来。

    王绪营几个人穿着保安治服,在孔飞这些人的眼里不过是一些低贱的人而已,他们从来没有把保安当做一回事的。

    “放开他。”

    王绪营不下达命令,保安根本不会放手。

    孔飞咳嗽了几下,冲着王绪营骂骂咧咧道:“你特么的知道我是谁?敢这样跟我说话。江北区的老大是我爸。只要我爸一句话,能将你们这酒吧夷为平地。”

    “江北老大?”

    王绪营蹙了蹙眉头。

    “哼,就你这点眼界,还出来做保安啊?告诉你,孔飞的老爸是江北区长。整个江北都归人家管,你说人家是不是老大。”

    “小子怕了吧?怕了的话就赶紧赔礼道歉。”

    “免得孔少真发威了,到时候你想道歉都不废你机会了。”

    几个人骂骂骂咧咧,优越感十足。仿佛他们说的不是孔飞的爸爸,而是他们的爸爸一样。

    王绪营无奈的笑了笑,就算是区长又如何呢?

    区长的儿子闹事就不会被管教吗?

    不过他身边的两个保镖,有些心惊胆战了,这等层面的人不是他们小保安能抗衡得了的。他们吓的双腿发软,要不是王绪营还站在这儿,给他们点气息,他们都得直接跪在地上磕头道歉了。

    如果真的到了磕头道歉的地步,他们的尊严也就没有了,从此人生彻底的灰暗了下来。

    “还特么的笑,给老子跪下道歉。”

    孔飞吼道。

    “要是不道歉呢?”

    厕所的门外忽然传来了一个声音。

    “你是谁?”

    孔飞等人看向了厕所的门口的青年。

    “我是你爸爸。”

    林峰淡淡笑道。

    “你找死。”

    孔飞眯了眯眼睛,随后说道:“哦原来是你,我知道你,就你每天送甜甜他们回学校吧?就你这样还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简直是痴人说梦。”

    “孔少这小子就是个调酒的。还吃天鹅肉呢,想想都犯错误的。”

    “就是。甜甜这么漂亮,也就孔少你能享……咳咳,能驾驭得了。”

    “说的那么难听呢。应该是郎才女貌。”

    孔少的几个同学找到机会就开捧,然而孔飞平时都被他们捧习惯了,根本听不出来真话假话。

    但是他们这些人唯一可以肯定的是,对孔飞那都是当做老大一样看待的。谁让人家有个好爹呢。

    “你们说够了吗?”

    林峰说道:“如果刚才不是我出现,你们早已经被他打出翔来了。”说着指了指王绪营。

    他这样一说,这些人更是哄堂大笑了起来,打孔少?哈哈,没毛病,敢打一下这酒吧都得被夷为平地!

    “小子。别的不说,你跟我作对,我不能这样跟你。因为那样太欺负人。所以,我给你个机会让你打电话叫人过来。这样咱们面对面的刚一下,看看到底谁牛逼?”

    孔飞根本就没把林峰当回事儿。一个酒吧的酒保有什么能耐,让他叫人,无非是 戏谑他,让他丢丢脸面而已。

    这样也显得孔飞大度,给你机会让你叫人,但是你叫不来人,那就怪不得谁了。

    “叫人是吧。我想想啊,我叫谁来。”

    林峰想了想说道:“这样吧,你看我叫李子豪过来够不够牌面?”

    “谁?”

    孔飞听后大笑了起来:“你是说李氏集团的太子爷李子豪豪少爷?你能把他叫来?哈哈哈……”

    其他人也都跟着哄堂大笑了起来。

    李子豪是什么样的人物?

    那可是响当当李氏集团的太子爷啊,李氏集团在沿江市绝对的龙头企业,那别说龙飞是爸爸了,就是省里面的大领导,那都要给足了面子的。

    一个小酒保能把这样一位有背景的人物请来?

    这不是说笑话难道还能是真的?

    没有人相信这是真的。

    王绪营他们却知道,现在李子豪就在后院练功。

    林峰也跟着笑说道:“从你们的样子来看,看来李子豪是够牌面了。”

    “你别说话了,在说话我就要笑过去了。我承认李子豪是够牌面,但是他会出现在这儿吗?哈哈,他怎么可能理会你?就算他真的出现在这儿,也是跟我一伙的。”

    孔飞跟李子豪有过几面之缘,但也仅此而已,不过孔飞觉得,如果李子豪在这儿,看在他爸爸是区长的份上也会给他点面子的,至于酒保那就是一个笑话。

    没有边的笑话。

    “好,只要你说李子豪够牌面就行。”

    林峰冲着王绪营点点头,王绪营就走出了洗手间。

    “干嘛?整是还挺像那么回事儿似的。我就在这儿等着,看你怎么收手!”

    孔飞才不相信一个酒保能请不来李子豪这样的大人物。

    “就是。咱们就在这儿看着,要是他请不来,到时候咱们好好弄弄他。”

    “看什么啊。我看现在就动手弄他就行了。别耽误了孔少是好事儿啊。他今晚不是要拿下田甜甜的吗?”

    “是啊,孔少,您这……”

    孔飞摆摆手,“甜甜早晚是我的女人这事儿不急。先等这小子把李子豪叫来再说。”

    他见过装逼的,没见过这么能装逼的,所以要当场拆穿了林峰,只有这样他才能感受到快感,而直接揍林峰一顿,这其实没什么意思的。

    只是他话音刚落,就听到一个声音小响了起来:“这是会啊敢直呼我大名?”

    听到这个声音,孔飞顿时一惊,刚才还有写迷迷糊糊没醒酒,但是听到这个声音之后,顿时脑袋不疼,眼不花,脚跟也能站稳脚步了。

    见到走进来的人,他急忙迎上去,战战兢兢的:“豪少,您您怎么来了啊?”

    虽然他不相信李子豪是冲着林峰来的,但是他毕竟已经出现在这儿了,那孔飞肯定要摆出足够的尊敬的。

    “我问你,刚才可是有人直呼我大名?”

    刚才发生的事情,王绪营已经跟李子豪说过了,他听到这些很是生气,竟然是对他师傅不敬,这是绝对不能原谅的事情。

    “我……那个。我……”

    孔飞知道这躲不过去,只能硬着头皮承认道:“豪少是我无知,是我不对,我不该直呼您的大名,请原谅我。”

    啪!

    李子豪上去一个嘴巴,打在了孔飞的脸上,“你知道你哪错了吗?”

    “我不该直呼您大名。”

    啪!

    话音刚落下,李子豪一巴掌打了过去,“我再问你一次。哪错了?”

    “我这……”

    孔飞一脸懵逼,哪错了啊,不就是直呼他大名了吗?有什么了不起的啊,不过看到王绪营,又看到林峰,他忽然间感觉事情有些不对劲儿。

    “我再问你一次。这是最后的机会,哪错了!”

    李子豪阴沉着脸说道。

    “我哪错了我……”孔飞虽然不想承认,但是他觉得很有可能,于是就道:“我不该得罪这个酒……调酒师……”

    “你很幸运,答对了。不然你父亲都没办法在江北就职了。”

    李子豪说道:“这是我师傅林先生。你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辱没他,这件事你觉得应该怎么处理?”

    “这件事。我,我错了。”

    孔飞虽然不知道林峰是李子豪的什么师傅,但是能跟李子豪攀上关系,那就是他惹不起的人物。

    “给我道歉?”

    李子豪脸上一层寒霜:“孔飞你就这个脑袋瓜?没把你父亲从那个位置上连累下来已经是你们家的幸运了。”

    “不是。都要道歉。”

    孔飞急忙看向林峰:“林先生,我给您道歉。是我有眼无珠,不知道您的身份,还请你大人大量放过我一次。”

    “李子豪够牌面了?”林峰笑道。

    “够够够。豪少爷太够牌面了。”

    孔飞都要哭了,早知道他真能把李子豪请过来,自己就不该……可是天下终究是没有后悔药。

    “我问你。你喜欢田甜甜?”林峰问道。

    “我,那个……”

    “没事儿你实话实说就好。”

    “我是喜欢还是不喜欢啊?”

    孔飞犹豫了起来,不知道这小子跟甜甜是什么关系,难道他也在追田甜甜,于是道:“我,我不喜欢她……”

    “什么?”

    林峰瞳孔骤然一缩,释放出来了一股阴冷的气息。

    “我我我说不喜欢。我不敢喜欢。甜甜是您的。我不敢跟您争。”

    孔飞认为自己说的没错啊,对方为什么还吹胡子瞪眼的?

    “你不喜欢甜甜,为什么刚才要说喜欢。你这是要玩弄人的情感吗?”

    林峰说道:“甜甜是我妹妹。你这样对我妹妹,我肯定不会饶过你的。”

    “我擦……”

    孔飞没想到竟然是这个画风,急忙改口说道:“林先生,大哥,不是那么回事。你听我说。我喜欢甜甜,我是真心喜欢她的。如果她同意我现在把她娶回家我都非常的愿意。”

    “你这人说话怎么翻来覆去的,刚才说不喜欢这会又说喜欢?”林峰眯眯眼道。

    “我这……”

    孔飞心说话,我这不都是被你吓的吗?莫不清楚你是什么套路,要早知道你是甜甜的哥哥,那肯定不会发生这么多事儿了。

    “行了,不管你喜欢不喜欢田甜甜,你问过她喜欢不喜欢你吗?你这样缠着她,你觉得好吗?”林峰问道。

    “我,我就是太喜欢甜甜了,所以才缠着她。其实我也不是总缠着她,今天是我喝多了。所以我有点忘乎所以了。哥,你原谅我这一次吧。我会真心实意的去追甜甜,而不是黏糊她给她找麻烦,让她厌烦。”

    孔飞说道。

    林峰淡然一笑:“你这小子很不老实。”说完转身往外走去,“哦对了。我刚才其实也在跟你开玩笑。甜甜并不是我的妹妹,而是我的那女人……”

    说完林峰大步走出了洗手间。

    “卧槽。不带这样的吧?这不是在玩我吗?你的女人我刚才说喜欢……卧槽我这不是找死吗?”孔飞浑身直冒冷汗。

    李子豪撇撇嘴无奈的说道:“本来看在你父亲的面子上我还想跟我师傅帮你求个情。但是你这张嘴……”

    “小子。你刚才不是很瞧不起我们保安吗?那我就让你尝尝我的拳头,看看值得不值得你瞧得起。”

    王绪营一拳轰击了过来。
,商s城c中z文网更新速度最快赶紧来商城中文网阅读!w@w@w.sczprc.c@o@m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