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首页>玄幻魔法>书页>目录> 第一百一十六章 回家

第一百一十六章 回家

    “我的人生有什么好的,你的人生会更好!”寇溪一边擦着宫灯杏仁蜜一边笑着对霍心雨道。

    顺手给了她一袋袋装的雪花膏:“这个给你擦脸吧。开春风大脸上容易皴,早晚洗脸之后擦一擦会好很多!”

    “嫂子,你为啥晚上也要洗脸呢?”霍心雨好奇的道:“早上洗不就够了么?”

    “一天的尘土都刮在脸上,把毛孔堵的脏兮兮的。晚上睡觉之前用温水洗了脸,干干净净的睡觉。”寇溪补充道:“早晚洗脸刷牙,晚上用热水泡脚。时间长了,你会发现这个好处的!”

    躺在炕上,霍心雨辗转反侧怎么睡不着。寇溪被她吵的也睡不好,忍不住说道:“换了个地方睡着么?”

    霍心雨翻过身问寇溪:“嫂子,你家里条件那好,为什么不读书呢?”

    寇溪汗颜,心说要是重生归来自己肯定想要读书的。可当年哪有那个觉悟啊,整个王屯都没有一个小姑娘上学的,她的心思也不再读书上。

    叹着气解释道:“因为意识不到位呗,觉得学习没有意思。再说我从小失去母亲,我爸根本舍不得我离开家。就是嫁到了红旗,我奶奶还不同意呢,觉得我嫁的太远了。”

    “嫂子!”霍心雨又好奇问道:“你肯定是因为知道你会有个好工作,所以才不担心的吧?我们家没有能耐不能给我找个好工作,我不知道除了上学我还能做啥?”

    寇溪不语,听霍心雨又低声:“你真有福气,你妈都去世了你爸还不给你找个后妈。你们家里人都疼爱你,给你买那么多的好东西。你嫁给我大哥两个人都有工作,日子过的比旁人富多了。”

    “嫂子,你说我能找个万元户么?万元户过的日子应该是什么样的啊?”父母对孩子的影响不可谓不深,李翠莲天天叨咕着要让霍心雨找个有钱的。久而久之,这个念头就印在了孩子的心里面。

    “我没见过万元户,不知道!”寇溪淡淡的回道:“但是我觉得,靠着别人过一辈子是不现实的。万元户固然有钱,可谁能保证人家能对你好一辈子呢?我倒是觉得有一技之长傍身最好,自己有能力赚钱不靠着谁过日子最舒服!”

    霍心雨却不以为然:“咱们是女人,怎么能靠着自己过日子啊?女人结婚之后不就是靠着男人养活自己么,我妈一辈子没上班不挣钱也一样当家啊。你看大姐也没上过班,家里管钱的也是她啊。”

    “你说的也有道理,个人想法不一样。”寇溪不好再多说:“早点睡吧,明天还有一堆的事儿要做呢!”

    “嗯,嫂子听说你明天下午还要去单位开会?”霍心雨声音甜甜的:“你快点睡吧!”

    寇溪清楚有些事情不能够强求,更不能强行给别人洗脑。她两世为人,感触最深的就是‘不要以自己的想法来揣度别人的人生’。她以为的重要的事情,别人眼里却未必是件有用的。

    就这样安静的过了几天,白天她上班霍心雨留在房间里学习看电视。霍心雨在家,这一天的炉子就有人管了。寇溪下了班之后,主动接过了做晚饭的活儿。

    毕竟早上那早饭变成了李翠莲在做,寇溪做了晚饭带出来第二天中午要带的饭菜。家里人偶尔有拌嘴的时候,似乎也没有争执矛盾的时间。

    临近元宵节,张瑶的婆婆提出要回家看看小孙女跟自己的老伴儿:“出来这么多天了,我回家看看这一老一小过的咋样!”

    宋母对此的解释是:“反正还得再过一个月才能生呢!”

    张瑶心里头也惦记着自己的孩子,李翠莲却担心:“这第二胎生的都快,万一提前了咋办?”

    宋母哈哈大笑:“这一胎可是个小子,小子生的没有那么快。”

    “胡说,都说姑娘生的慢小子生的快!”李翠莲不同意道。

    “哎呀,我的亲家啊。我都出来快半个月了,家里头还不是造成啥妈样呢。我回去给这一老一小洗洗涮涮,看看家里头还有没有吃的。再包点饺子啥的,先对付着张瑶出了月子,我们就一块回去啦!”宋母已经打算好了,李翠莲也不好再强留。

    别别扭扭的说道:“家里头还有不少挂面,先拿十包给你婆婆带回家吧。实在是没啥吃的,下点面条也行!”

    宋母带着不少东西,欢欢喜喜的坐上车回家了。

    晚上寇溪回来还没有换衣服呢,高丽曼就阴着脸走了进来。将霍心雨支出去,板着一张脸坐在炕上急迫道:“嫂子,二姐那婆婆走了。”

    “我知道啊,早上吃饭的时候说了。”寇溪脱下白天上班穿的衣服,换上了一件平时家常的。从门口衣挂上取下她的围裙,一边穿一边道:“她走了还能不回来?”

    “二姐这次生孩子得去医院生!”高丽曼气鼓鼓:“我看这老太太是怕花钱,跑回家去了!”

    寇溪噗嗤一笑:“不至于,不是说这一胎是个儿子么。他们家看在儿子的份上,也不能这样做。”

    “万一没有钱呢?”高丽曼挑眉:“宋建刚都来家里多长时间了?买过一斤酒,你吃过他一粒花生豆?”

    寇溪愕然:“不会吧!”

    高丽曼气哼哼:“我生过两个孩子,我可是知道的。这生孩子就第一个孩子生的磨叽,第二胎开始越生越顺。我生天一那会儿,在家里疼了三天三夜。脑门子上的汗比黄豆粒都大,那时候咱妈在我身底下铺了一层塑料布。生完了那塑料布上一层的汗啊,都腌成人型了。”

    寇溪傻眼:“生孩子,这么.....”

    高丽曼看着寇溪那一脸迷茫的样子,心说终于有一样我比你强比你懂的了。

    “天凤那时候我还以为能疼个一天两天的。谁心思还没到日子,肚子刚抽抽两下!”高丽曼口气有些夸张:“谁能心思,咕咚一下,孩子从裤裆里掉出来了!”

    寇溪瞠目结舌,只觉得高丽曼说的话实在是荒唐可笑。

    “你别不信!”高丽曼急了:“我跟你说,屯子里头多少人把孩子生在地垄沟里头啊。早上还出门铲地呢,中午回家喝口水的功夫就生下来了。”

    高丽曼气鼓鼓,摇头晃脑:“张瑶都穷的吃不上饭了,还想要去医院生孩子。去医院得多少钱啊?你看着吧,她婆婆这下肯定是怕花钱跑了。”

    寇溪对此不以为然,她觉得宋家不至于如此。

    却不想,现实果然啪啪打脸。
,商s城c中z文网更新速度最快赶紧来商城中文网阅读!w@w@w.sczprc.c@o@m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