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首页>玄幻魔法>书页>目录> 第八十八章 虚伪

第八十八章 虚伪

    这样护犊子的人,也真是没谁了。

    连寇溪自己都觉得不好意思了,她低着头不知道怎么解释。上一次寇德旺喝多了酒曾经眼泪汪汪的自责:“闺女,爸对不起你啊。给你找了这么一个婆家,你说你好端端的一个小姑娘,现在被折磨成这样。”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年轻的时候在娘家什么也不会。一出嫁没几个月,炒菜做饭织毛衣干买卖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了。

    在这个年代经过的人,织毛衣、用缝纫机做衣服、颠量一桌子饭菜还是什么难事儿么。可寇溪毕竟还是个新婚的小媳妇,刚结婚没几个月就做成这样,实在是令人叹服的。

    寇德旺觉得自己的女儿被人家当成老妈子一样*。霍安本来就对李翠莲耿耿于怀,这两天所见所闻更让他确定,他废了这么大力气娶回来的媳妇儿果真被她们欺负了。

    “姐!”霍安喊着霍娇娇:“你跟我过来,我把钱给你!”霍安松开寇溪,终于将这个话题说完了。

    霍娇娇坐在炕上不肯动弹,嘟囔道:“拉倒吧,给啥给啊!”

    “开春不用买化肥不用买种子么?”霍安催促寇溪:“你去,把家里的钱拿出来。我跟大姐算算,应该多少钱!”

    寇溪立即点头:“哦对对对,这是应该的。那个啥,钱墩儿,多多跟我过来。我给你们准备的压岁钱在这屋呢。”见两个孩子不敢动弹:“还有铁桶饼干,天一他们都有的,你们的那份在我屋里呢!”

    钱墩儿连忙追着寇溪走,钱多多喊了一声:“哥哥等我!”也尾随而上。

    霍娇娇不情不愿的模样被霍安请走了,钱明跟在后面小声的跟霍安客气着。等到这些人都了之后,堂屋里的人面面相觑。

    “啥情况?”霍大贵眨了眨眼睛:“他特么训犊子似的把我们训了一通,完事儿了?”

    宋建刚连连点头叹服:“霍安真厉害啊,这不是敲打咱们以后必须得对他媳妇儿好么。”

    “你看看人家,看看你!”张瑶恨铁不成钢,终于让她抓到把柄又可以好好地训斥丈夫一顿。

    “我咋地了?”宋建刚一脸委屈:“我可没欺负她啊,都是你们老让人家做饭,这下好了吧,霍安心疼了!”

    宋建刚这一说,李翠莲一拍大腿:“唉呀妈呀,她不做那些菜谁会做啊?”

    高丽曼立即附和:“对啊,烀肉炖鱼我还行。别的我真不会做啊,咱也没吃过那些好东西啊!”

    “你去,让那屋把寇溪给我喊回来去!”李翠莲气势又回归了:“吆五喝六的跟谁俩呢。啥意思啊,霍大贵,你儿子啥意思啊?”

    后知后觉的李翠莲冲着霍大贵发难起来。

    “啥啥意思啊?”霍大贵回想着刚才霍安那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气势。也学着挺直了脊梁骨,冲着李翠莲吼道:“咋地呀,没有寇溪家里头吃不上饭了呗?昨天让人家连做了两顿,今天还让人家做饭啊?”

    说完又忍不住:“还怨霍安骂你们,你们一个个的就长了一个挨骂的脑袋。”

    “啥意思?”李翠莲两眼懵逼的看着丈夫。

    “昨天晚上做饭之前,寇溪一回厨房看见锅碗瓢盆一大堆咋说的?”那个时候寇溪睡醒觉看见霍安高兴地跟什么似的,一双眼睛忽闪忽闪的都粘在他身上了。

    “她去厨房给霍安做饭,她是怎么说的?”霍大贵质问着李翠莲,李翠莲绞尽脑汁的回忆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妥。

    “我说你们一个个都是狗脑袋,哼,你们还天天挑人家理呢!”霍大贵眯着眼睛看了一眼隔壁,淡淡的说道:“这小丫头片子也是个人物,鬼精鬼精的呢!”

    “哎,你这个人,说话说明白了。神神叨叨的啥意思啊,你咋这么烦人呢!”李翠莲没了耐性:“快点说!”

    霍大贵眯着眼睛回忆:“她上来就问霍安吃没吃,你说把下午的饭熥一熥。人家说.....”

    他捏着嗓子模仿着寇溪的样子:“熥什么呀,那么多食材炒两个新菜就行了!”霍大贵说完恢复原音:“是不是这么说的?”

    “对呀,后来不是炒了个腰子整了个韭菜么。剩点肘子用青椒炒了一遍,还做个啥来着!”李翠莲歪着头,那个菜就在嘴边偏偏想不起来了。

    “把大鹅肉给炒了么,又整了个辣鸡爪子,用韭菜炒的大米饭!”张瑶翻了个白眼:“昨天的事儿你就不记得了?”

    李翠莲白了一眼女儿,没好气:“你闭上你的嘴吧,以后少说话。昨天你欠欠的说那两句话,让人家两口子给囊桑的!”

    “炒菜之前,寇溪没问你们咋没刷碗呢!”霍大贵冷哼:“人家不是说‘刚才做饭的时候我都把盘子用光了,你们不刷碗晚上可没有用的了。’”

    “那她也没刷啊!”李翠莲唉声叹气:“后来我刷的,这他妈的一大盆累死我了!”

    “我可没听见你刷碗,我就听见寇溪在后面叮当的刷碗的动静。说完了碗又炒菜,叮叮当当的。等晚上了,人家一个人又在厨房干活。你们几个老娘们没有一个伸手的,就在前面看联欢晚会。我就不明白了,那玩意的有啥好看的,瞅瞅你们几个。咧个大嘴嘿嘿嘿,嘿嘿个啥玩意!”

    霍大贵讽刺着李翠莲:“这下好了吧,平时寇溪连个大米粥都不给你们做。霍安一回来,七个碟八个碗的整出来这么一出。哼!”

    “是哈!”李翠莲拍着炕沿:“这个小贱人,真是会耍手段。这家伙老爷们一回来就使苦肉计呢!”

    张瑶低着头一直再琢磨霍大贵说的话,始终没想出这里面的猫腻来。

    李翠莲回头瞪着女儿:“你寻思啥呢?你个猪脑子,让人当枪使了吧。现在霍安把咱们都当牛鬼神蛇 ,就他那个媳妇儿是个好东西。”

    高丽曼小声嘀咕道:“管咋说,人家我大哥别看长得挺吓人。确实疼媳妇儿啊!人家可说了,人家寇溪不是头一个进门的媳妇儿。以后两个媳妇儿得干一样的活儿,不能一个人干活一个人呆着。”

    “屁!”李翠莲眼睛瞪得老大,恶狠狠:“她干个屁了,她好意思么。瞅瞅刚才装的那个老实样儿,他妈的一天天瞪眼睛骂我跟我嗷嗷叫唤的时候可不是她了。”

    “虚伪!”张瑶气鼓鼓的骂了一句:“太虚伪了!正能装!”
,商s城c中z文网更新速度最快赶紧来商城中文网阅读!w@w@w.sczprc.c@o@m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