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同事

    “我头一天上班,都忙糊涂了。”寇溪笑着说道:“来买东西的人太多了,我这脑子都不好使唤了。”

    “也是,咱们这比卖轴承零件的人要多太多了。眼看着要过八月节了,买月饼、罐头、铁桶饼干跟糖的人多。要不王主任也不能让你过来帮我的忙啊!”葛玲是个爽快人,指着对面卖点心的笑道:“你看看,她们那边的人累的都说不出来话了。咱们比她们还强点。”

    听见葛玲在这边打趣,对面柜台上的周红站起来爽朗的声音笑道:“我这身体可跟小牛犊子似的,你别笑话我。”

    “行行行,你厉害。”葛玲拿出从包里拿出一个铝饭盒,冲着周红晃了晃:“我要去热饭了,把你们的都给我!”

    回头又问寇溪:“你带饭了么?”

    寇溪不好意思道:“今天我是第一天上班,啥都没准呢。”

    “那没事儿,我这有一罐头瓶子咸菜呢。我分你一个馒头,咱们一起吃!”周红是个大方的人,说话爽快办事利索:“明天你别忘了带饭就行了。”

    到了吃饭的时候,周红、寇溪、葛玲、王晓丽四个人凑在一起。周红分了寇溪半个玉米白面馒头,葛玲舀了一勺黄米饭、王晓丽分了她一块大饼子。

    几个人就着萝卜咸菜、土豆丝、炖豆角美美的吃了一顿。

    “哎,我来物资也卖了两年货了,这些糕点也就是过两三样儿,人家买东西来问,我都说不出来啥味道!”周红一边啃着玉米白面馒头,一边抱怨道。

    “你这都算是不错了,你们家还能蒸两合面的馒头呢。我们家倒现在还吃着大饼子呢,平时都是大米饭掺着小米、高粱米饭。”王晓丽嘟着嘴脸上带着几分怨怼:“我每个月得给我妈六十五块钱,我妈一分也舍不得花。我就吃过桃酥,还有一次蜜三刀碎了,我尝了一口!”

    葛玲咬了一口饭,侧过头看着寇溪:“我看你家里条件应该挺好的,听王主任说你爸就在王屯供销社当采购员。你肯定没少吃好吃的吧?”

    寇溪点了点头:“我也大概能想起来都是什么味儿,不过也都吃不全的。”

    “差不多就行,一会儿我拿本记下来。”这糕点可都是有成本进来的,偷吃个三两块回头对不上账可是要自己赔钱的。

    周红与王晓丽可不敢嘴馋,所以也没怎么吃过。

    “这一些都是一个价钱的吗?”糕点柜台那边样式齐全,寇溪若不是亲眼所见倒也不记得原来中式点心有这么多的品种。

    “这边柜台的都是一块九毛二一斤的,这边的是一块五毛六一斤的,还有这边的是一块三一斤的。”周红指了指柜台三个地方。

    这里面最贵的当属‘头行’,也就是多油多糖的油酥类。寇溪点了点头:“嗯,你这样分倒也省事儿。贵的都是又油又甜腻的。这个桃仁酥是在面里混了桃仁的!蛋黄酥圆圆的里面加了一颗咸蛋黄上面撒了几粒黑芝麻,一口咬下去酥脆,层次感丰富,但却是咸口的。”

    寇溪说的仔细,周红在一边用本子记得也详细:“我还没注意,真不知道蛋黄酥里头有咸蛋黄。”

    “方酥跟这个白油酥差不多,就是一个是方块的一个是长条的。杏仁酥上面撒的是杏仁片,这个芝麻酥里面是空心的,一斤能多称上几个。撒子就是面细细面拧成形,下锅炸的。”

    王晓丽在一旁乍舌:“你不会真的都吃过吧。”

    寇溪哪能侃侃奇谈自己在后世见过吃过的东西,只是不好意思道:“我爸跟做糕点的老师傅很熟,我在他那吃过不少呢。”

    周红歪着头指着另外一部分:“这些都是一样的吧,区别就是上面的字不一样呗?”

    她只得是那一堆喜字饼,白色小小的馅儿饼上面用模子压的福、禄、寿、喜。

    “我不知道咱们这卖的是什么样的,我记得我们家那好像福跟喜是用白糖蜂蜜做的馅儿。寿字饼是玫瑰花馅儿的,禄字饼是山楂馅儿的。还有这个枣花糕,比这边的红枣糕多了一点甜味。这红枣糕看着不那么好看,吃着最实在。牛舌饼、长寿糕、椒盐饼、状元饼没有馅。”

    王晓丽听的瞠目结舌:“我的妈呀,你还真的都吃过。”

    周红忍不住好奇:“你觉得哪个最好吃?”

    寇溪有些不好意思:“我自己吃倒是觉得桃酥挺好。不过若是给家里老人还是以红枣糕、长寿糕、牛舌饼。这些口感比较软,价格也便宜。给孩子吃就买写杏仁酥桃酥芝麻酥这样的,酥脆油大。福禄寿喜就是家里有人过生日或者上供用最好了。”

    “幸亏有你帮忙了,这以后人家再问我,我就会说了。”周红很是高兴:“哎呀呀,你来了以后咱们在一起可有好多话说了。”

    寇溪看着葛玲笑道:“我啊就是沾了我爸的光,吃过的多一些。论卖货我还真不行,这一天全靠着玲玲帮我。脑子不好使,总是算错账!”

    葛玲淡淡一笑,并没有接着话茬。 王晓丽是昨天听说过王雅芝大战霍大贵的。知道寇溪在婆家过得有些艰难,此时见到她本人颇为八卦:“我看你今天没有带饭,晚上回家能不能给你留饭吃啊?我听说你那婆子妈是后妈?”

    寇溪很不喜欢有人打听自己的私事,可这个年代你想要保持神秘脱离群众那也是不行的。

    她低声说道:“家里向来都吃两顿饭,能不能给我留饭,等我回家看看吧。”

    等回到家里,果然一家子没有给寇溪留饭。

    寇溪去厨房转悠一圈,连半粒大米都没看见。霍天一跑过去,拉着寇溪的衣角:“大娘,你给我买的红豆羊羹呢?”

    寇溪牵着霍天一走到堂屋,当着霍大贵的面问天一:“我买的桃酥,你妈今天给你吃了吗?”

    霍天一的口水一下子就淌了出来:“我妈给了我吃了一块,她自己也吃了一块。”

    说完又催促寇溪:“大娘,我想吃红豆羊羹!”

    红豆羊羹五分钱一块,寇溪只带了一块回来。她从兜里面摸出来,举的高高的逗弄着霍天一:“大娘上了一天的班,现在还没吃饭呢?大娘肚子饿了怎么办呀?”

    霍大贵、李翠莲、高丽曼三个人像是没听见一样。寇溪知道,这是还生着自己的气呢。

    她也不恼,将红豆羊羹递给霍天一。笑眯眯的支使他:“去给大娘找两个萝卜,大娘给你做丸子汤好不好呀?”

    霍天一闻言果然兴奋的跟什么似的,一溜烟就跑了没影儿。

    寇溪站起身来对霍大贵道:“爸,厨房里也没有剩菜剩饭。我去做个萝卜汤吃,你们要不要也来一碗?”
,商s城c中z文网更新速度最快赶紧来商城中文网阅读!w@w@w.sczprc.c@o@m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