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重生

    “寇溪!”

    “寇溪!”

    寇溪被人推醒,她猛的瞪大眼睛长大嘴巴深吸一口气:“嚇....”寇溪双眼呆滞的瞪着棚顶,嗓喉里像是有什么东西卡着似的“咕噜”、“咕噜”抽个不停。那副表情就像是已经死了人忽然回魂,猛吸一口阳气准备诈尸一般。

    高丽曼吓得两腿颤颤,忍不住又推了寇溪一把:尖锐的喊道:“寇溪!你死啦!”

    寇溪一下子坐了起来,不停的喘着粗气。刚才也不知道怎么了,只觉得心脏一阵绞痛眼前一黑五感皆失就晕了过去。忽然被人推醒,她这头还晕乎着。

    “你是不是睡眯瞪了?”高丽曼站在炕边打量着她,嗤笑一声:“这都几点了?咱爸让我过来喊你,赶紧去物资那报道去!”

    寇溪迷迷瞪瞪的看着高丽曼,一时半会还没反应过来:“啊?”

    高丽曼看见她这一副还没睡醒的样子,想起自己四点多钟就被孩子闹醒。现在困的都睁不开眼睛了,这个新嫁过来没多久的大嫂午觉还没醒呢。

    心里的委屈劲儿上来,想要发火可以想着自家男人的前途。又耐着性子和颜悦色的说道:“三点物资入职签字,你赶紧去把霍鲁的名儿改过来吧。去晚了,王主任要走了,这事儿就黄了。”

    说完听见外头女儿的哭声,连忙连跑带颠的往外走。

    寇溪环视周围,又看了一眼自己身下的火炕。一种深深的恐惧感涌上心头,这眼前都是什么?

    蓝白色地板革炕席,身后古铜色炕琴柜。寇溪转过身看着挨着炕琴柜旁地上摆着两个刷了棕红色油漆的樟木箱子。

    这不是她那个素未蒙面的婆婆的陪嫁吗?离婚那年,霍安说过除了这两副箱子之外她可以带走家里任何的东西。

    这个老物件儿,怎么在这呢?

    寇溪再往前看,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来!

    樟木箱子上面挂着她跟霍安的结婚照,照片里只有二十岁的她穿的劣质红色旗袍,头上戴着塑料假花,那花穗还特意垂到脸颊。浓厚的妆,却难掩扑面而来的青春气息。而她身边身材拔挺的军官不怒自威,虽然面容严肃眼底里却满是柔情。

    寇溪不可置信的看着樟木桌上摆着的座钟,钟摆左右摇晃伴随着滴答滴答的声音,眼前的一切都是那样的真实。

    写字台另一头的电视柜上放着一台十九寸的电视,旁边窗台下是她的陪嫁蝴蝶牌缝纫机。

    这一切都跟她当年结婚的时候一模一样,这个梦简直太逼真了。

    忽然房门又被推开,这一次进来的是一个十三四岁的小姑娘。她梳着学生头,穿着戴着假领的红色毛衣,身下一条黑色的喇叭裤,脚上蹬着一双白塑料底黑布鞋。风风火火的冲了进来,冲着她嚷道:“嫂子,爸让你赶紧去物资报道去。他都生气了,你咋还在炕上坐着呢!”

    说着伸手就往下拉寇溪,寇溪此时大脑已经是当机状态。霍心雨拉她下炕,她没有反应顺势就当头掉了下去。

    “哎呀,哎呀,大嫂你咋地啦?”霍心雨年纪还小,见到寇溪不声不响的迎头掉下了炕。那扑通一声摔的又重又响,想着现在爹妈都在看这个嫂子脸色有求于她呢。这要是知道了自己闯祸,万一坏了自己二哥的好事儿,还不把她腿打折!

    “心,心雨?”寇溪不可置信的捧着眼前小姑娘的脸。

    “嫂子,你这是咋啦?”霍心雨小心翼翼的看着眼前的人。

    “呼...呼...”寇溪有些接受不了现在的局面,推开小姑子跌跌撞撞的往外走。

    站在霍家的院子里,妯娌高丽曼站在晾衣绳下晾衣服。旁边她的儿子六岁的霍天一拿着一把木头手枪冲过来,脚一滑掉进洗衣盆里溅起一地的水。高丽曼转过身将他从水里面拎起来,一边破口大骂一边拍着儿子的屁股。

    霍天一仰着脸嚎啕大哭起来,李翠莲从房间里冲了出来。一把抢过孙子将他抱了起来,一边生气的说道:“你打他干啥?要是他睡觉的时候把衣服洗完了,他能掉进洗衣盆?活儿干不好,有脸打孩子!一天天的就他妈的知道吃干饭!孩子看不好活儿干不明白,我儿子娶你有什么用?”

    说完抬脸看见寇溪还杵在院子里,怒容瞬间变成一朵菊花。表情慈爱态度温和,细声细气的说道:“寇溪啊,你起来啦。眼看着到点了,你快点去吧,要不然就不赶趟了。王主任说好了,咱们是你情我愿的,悄悄的一个人去就行了。”

    看见李翠莲那张皮笑肉不笑,虚伪至极的嘴脸。寇溪扭身就往外跑,无暇顾及身后李翠莲说什么。一边慌不择路的往前走,一边忍着惊恐想着这到底发生了什么。

    她走出陈家不远,就到了一个岔路口。正歪头想着该走哪条路的时候,迎面走过来一个熟悉又有些陌生的女人。

    看见寇溪拽着她的胳膊就往前走,一边走一边着急的说道:“寇溪啊,你咋这么磨蹭不知道着急呢。那边物资都要开始点名了,你这还站着愣神儿呢。要是没去上,你爸不是白请人吃饭了啊!你这个孩子,就是不知道紧慢!”

    寇溪任由这个女人领着自己,路上一个骑自行车的女人迎面过来笑着说道:“雅芝,干啥去呀?”

    那个女人笑着说道:“领着我妹妹办点事儿去!”

    一边走一边絮叨着:“寇溪我可跟你说,你那个老婆婆最不是个东西。你可不能听她的,把这个班儿给她儿子。你们家霍安一年在家呆不了几天,我们再是亲戚也不能天天去。你成了物资大集体正式工,以后想要干啥都不用伸手跟她们要钱。”

    说了半天见寇溪不吭声,王雅芝气的站在原地一把甩开寇溪的胳膊。气急败坏的指着她的鼻子骂道:“我跟你说的你听没听见啊?霍鲁真的顶了你的班上了,你以为他能真给你一半的工资啊?我告诉你,婆婆不是妈,更何况她是后娘。霍安当初就是被她嫌弃,才跑出去当兵的。你可别傻乎乎被人两句好话就骗了!”

    寇溪这才反应过来,原来她回到了刚刚结婚的那一年。那一年她刚结婚不久,她爸爸看她一个人在婆家过日子也分不出去。怕她没有倚仗,求爷爷告奶奶的给她弄进了物资局做售货员。

    那个年代在农村能够进大集体上班,那是多么风光有面子的事情。

    所以她爸前脚刚走,后面自己的那个便宜婆婆就哄她。说让小叔子霍鲁顶替她的名额上班,霍鲁每个月给她一半工资。这样她在家呆着还能挣钱,霍鲁也有了个正经事儿干,何乐而不为?

    她一个自幼丧母的新媳妇,哪里抹得开婆婆这样求她。去物资改了名字,满心欢喜的等着霍鲁给自己钱,结果一分钱都没有。

    工作也没了,钱也一分没得到不说。霍安回来了,这一家子说什么是她懒惰嫌弃上班辛苦。每天就喜欢睡懒觉,看电视剧不愿意上班。实在是没办法了,霍鲁才顶她的名额去的。

    真是一群信口雌黄的白眼狼!

    现在不管是现实还是梦境,这一次她寇溪才不会顺了她们的意。

    想要进大集体,做梦去吧!
,商s城c中z文网更新速度最快赶紧来商城中文网阅读!w@w@w.sczprc.c@o@m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