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无线月读篇

    无限月读  如果继续下去, 他想他和斑一定会是相交一生的朋友, 他们彼此拥有共同目标, 共同的价值观念, 能够毫无保留信任着对方, 芳草易见,知己难寻,世上还有什么是能比挚友更密不可分的呢?

    结果还真有。

    千手柱间右手毫无意识挠花了一整面墙壁,放任自己内心崩溃。

    不管什么关系,他自始至终绝对没有想过“伴侣”这个选项!各种近义词也没有!

    所以当看到好友出现在这个世界, 好友一脸自然的在根忍面前承认身份, 好友熟练抱起鸣人的姿势时......他彻底开始怀疑人生。

    有些人活着,但他已经死了。

    特别千手柱间仅剩的脑细胞还想起, 他似乎,可能, 好像, 和好兄弟告白了, 还是强吻了两下那种。

    坦白从宽,最多半瘫。

    千手柱间一步三回头走入那间病房, 他决定了,不管如何都必须跟斑讲清楚,只要态度诚恳装的可怜一点,相信回去后死的不会太惨。

    柱间敲了敲门, 发现房门其实半掩着, 压住声音支开一个小缝, 探入脑袋。

    “柏间?”斑子合上小说,嘴角微微抽搐,这人是小孩子吗,都这么大了,还做这种幼稚的动作。

    男人悻悻缩回脖子,僵着身体,慢吞吞走了过去。

    “....老板。”千手柱间坐在病床边上,垂着脑袋,视线直愣愣盯着地板,仿佛要把地面烧出一个洞。

    斑子无奈的把手掌盖在千手柱间额头上,“你没生病呀,怎么了,精神这么差。”

    “......!!”柱间浑身一颤,握住那只纤细的手,猛地从座位上站起。

    “怎么了?”

    “我有件事想告诉你。”

    斑子挑眉,玩味打量起千手柱间,年轻忍者神色紧张,心里不知道在想什么惴惴不安,从进门到现在脸色乍红乍白,总而言之,青年正直而又青涩的表情还是十分让她满意的。

    “我.....”一瞬间鼓起的勇气消失的无影无踪,不知该说些什么。

    斑子当场被柱间笑出声,换了个舒服的姿势,“谢谢你了。”

    “诶?”

    指了指身体,斑子说道:“你的医疗忍术十分出色,恢复的很好。”

    “恩....”柱间觉得脸逐渐变烫,被挚友夸奖这种事....反正他从来没从斑的嘴里听到过。

    斑会做什么?

    应该一脚把他踹翻,然后说句多管闲事吧。

    柱间悄悄窥视着斑子,窗边阳光下,夕色如金粉洒满了她的侧脸,眉眼顺服,连带着本该凌冽的眼角也柔和下来,这是他未曾在挚友身上见过的温暖与安静。

    仿佛这样下去也没什么不好.....

    不对!你要清醒一点啊,千手柱间!

    不能一错再错了,斑是你的朋友,朋友啊有没有,这样想朋友,你还是人吗!

    “我真的有件很重要的事想告诉你。”柱间双手按住女人的肩膀,表情严肃。

    斑子轻笑道,“好巧,我也是。”

    诶?什么事情要和他说?

    “那...你先说吧。”能续一秒就续一秒,面对要和好友坦白,说实在柱间还是怂的。

    斑子沉默了一会儿,起身揽过柱间,两人距离极近,可以嗅到对方身上清香气息。

    女人清亮的声音平稳缓慢,“听着,我考虑了你的提议,所以,我们先试一下吧。”

    “诶。”

    诶????

    千手柱间表情一瞬间空白,随后突然铁青,不会是他以为的那个意思吧!

    等等!这什么情况,什么情况!

    斑子嫌弃瞥了千手柱间一眼,不想解释,接着问向男人,“你想说什么。”

    完了。

    一切都完了。

    他的人生彻底完了。

    九尾嚼着炸柿种,面对桌子上灵魂出窍的男人凉凉道:“你现在再去和斑坦白的话,依照他的性子,绝对会宰了你。”

    何止会宰了千手柱间,八成连他弟一起宰了。

    要知道柱间谈了个对象这件事,是被千手扉间传的人尽皆知,连带着几位新加入木叶村的忍族族长,见到千手柱间时也是满脸恭喜意味十足的笑容。

    如果斑知道那个人指的是他....

    千手柱间:“嘤。”

    “活该。”九尾一针见血,“你不磨磨唧唧的话,早点快刀斩乱麻,哪会有这档子事。”

    说起狐狸,小可怜九尾之前被千手柱间残忍抛弃在荒郊野岭,从不知饥饿为何物的狐狸,在查克拉没有后,切切实实体验了把尾兽版荒野求生,结果,好不容易爬到木叶,还没找到个落脚点,就被千手柱间抓到聊人生。

    在狐狸听了一堆宇智波斑和千手柱间的瓜后,整个狐都精神了。

    “现在你别想着交代清楚了,先把斑稳住,别露陷,到时候说不定他对你没兴趣,这件事就不了了之。”狐狸眯起眼睛,尾巴在屁股后头一甩一甩,“不过,如果你真的能泡到斑,我还是很支持的。”

    不管哪个世界的斑,九尾看到他倒霉就安心了。

    “不要乱说,我对斑.....只是朋友的感觉。”柱间烦躁抓着头发,“不管如何我都不想失去他这个朋友。”

    “哦?”

    “有一个能站在你身边的人,说出再如何不切实际的梦想时,他都支持着你。”男人把脸埋入臂弯,“好像,就好像无论发生什么事,你可以一直这样走下去。”

    千手柱间露出眼睛,直勾勾盯着九尾:“就是这种感觉,懂吧?”

    “我又不是人类,怎么会懂。”短腿狐狸皱起眉头,摆出了思考的姿势,“不过说起来,这些事情恋人之间也可以做吧。”

    “是....是么?”千手柱间结巴了。

    “肯定的啊。”狐狸冲千手柱间比划了一个手势,“恋人的话,不就能一直在一起么,聊天喝酒不会有人说,住一块还能经常交流交流,多好。”

    这么一说,确实蛮不错的——

    不对啊!

    柱间的头摇成拨浪鼓,他和斑都是男人,怎么能在一起。

    九尾扯出一个不怀好意的笑容:“斑子是女的不就行了,你在这里和斑做情侣,那边和斑做兄弟,没毛病!”

    能够强制附身忍者,吸收他们的查克拉,变换成被吸收者的样子,这个奇特的能力让他们在开战后头疼了很长时间。

    “他的木遁不是像爷爷一样偏向攻击模式,而是兼具隐匿和附着形式的木遁,我们曾经追踪过他,可他一融入地面后就再也感受不到气息。”
,商s城c中z文网更新速度最快赶紧来商城中文网阅读!w@w@w.sczprc.c@o@m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