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9 灰老鼠

    吱呀~

    酒馆的木门被人猛地推开,酒馆里的酒客忍不住抬头向门口方向望去,还没看见人影,声音却先随着寒风吹了进来:“老板娘!来三杯麦酒!”

    “来了!”

    酒馆的老板娘是个年轻的姑娘,用清亮的嗓音回了一句,端着托盘迎了上去:“几位客人这边来,还要点什么吃的吗?”

    “再来一份驮犀肉,三张面饼!”

    客人高声应道,跟着老板娘的脚步来到一张桌旁坐了下去,酒馆中的众人这才看清这三人的模样。

    领头那人一身灰色的全身钢甲,身后背着通体灰色的巨剑,剑鞘外还有一个灰色的包裹,就连脸上也带着一块灰色的围巾,明明身材魁梧,走路时脚下却一点声音也没有,而跟在后面的二人则穿着差不多款式的灰色皮甲,一人身后背着弓箭,而另一人则在后腰和大腿上别了四把匕首。

    唯一奇怪的是,这三个人的胸前,都没有佩戴任何徽章。

    “又是三只灰老鼠。”

    角落里,不知是谁发出了不屑的声音。

    那三人也不恼,只是围坐在桌子旁默默的等待着,等到老板娘将肉和面饼端上来之后,却不付钱,只是将一把长剑递给了老板娘。

    老板娘对此似乎也司空见惯了,接过长剑打量了几眼,平淡道:“再加一件。”

    “之前还是够的!”

    背着弓箭那人听声音像是个女人,看上去有些气急,站起来就想跟老板娘理论,而那领头的汉子却按住了她的肩膀,摇了摇头,又掏出一把匕首递给了老板娘。

    老板娘将匕首拿在手中把玩了几圈,满意的点了点头:“这个倒不错,免费送你们一个情报吧,最近这边来了一个骑士,你们最近行动的时候,最好小心点。”

    “一个骑士而已。”

    领头的汉子并不在意,对老板娘摆了摆手,便抓起一块驮犀肉大口吃了起来,不过另外两人倒是互相对视了一眼,露出一个莫测的笑容,显然是在打什么主意。

    老板娘也不在意,端着托盘便回到了后厨,酒馆里也恢复了平时的喧闹。

    只是,那三个人周围的位置,却被其他人十分默契的空了出来。

    十多分钟后,这三人吃饱喝足,起身便要离开酒馆,而酒馆的们却再次被推开了。

    “老板娘,先来杯麦酒暖暖身子!”

    寒风裹着不爽的声音吹进了酒馆,老板娘顿时笑了起来:“来了!”

    之前那三人也恰好走到了酒馆的门口,与开门这人打了个照面,领头那人点了点头,来者微微一愣,也微笑着点头回应,只是心中有些奇怪,总觉得这三人的目光有些不对,似乎在打招呼的时候,目光关注的是他的……

    随即,四个人擦肩而过,来者也没多想,快走两步,从老板娘手里接过酒杯,仰头灌了下去,吞咽几下之后,便喝完了整杯麦酒:“呼——!舒服多了!两份驮犀肉,再来两个面饼!”

    “好嘞,您这边坐。”

    老板娘笑着招呼着来者,将他引到了刚刚三人坐的桌子旁,又给索亚续了一杯麦酒,顺便带走了那三人留下的杯盘。

    “这鬼天气!真冷!”

    来者又抱怨了一句,扯下护目镜放在了桌子旁,却正是三天前抵达此地的索亚。

    二十多天前,在青岩住了一晚之后,索亚告别了卡罗特和葛丽塔父女俩,一路向蓝宝石环城和余烬环城间的一处断续据点赶了过来,但饶是以索亚的速度,也走了大半个月才终于赶到了这里。

    当然,还有一部分原因是索亚准备不充分,半路上就将补给品吃了个七七八八,不得不折返回去,跟之前遇到的那支商队进行交易,耽误了两三天的时间。

    三天前,索亚终于在补给品再一次耗尽之前,赶到了这处断续据点,稍事休息,并补充了补给品之后,便一头钻进了不稳定区里,四处寻找传说中的时空裂隙。

    然而这三天里,时空裂隙的痕迹一点也没找到,反倒是空间裂缝遇上了不少,甚至还遇到了一头觉醒了空间奥义的超阶黑兽,索亚用了大半天的时间才拜托这头怪物的追踪。

    就算是已经回到了断续据点,一想起那头超阶黑兽,索亚还是心有余悸,那可是媲美四环封号骑士的存在,更不用说还觉醒了空间奥义,在不稳定区中,这头怪物甚至能够主动操纵空间裂缝来攻击索亚,若不是索亚溜得快,说不定早就死在这头怪物手下了。

    想到这里,索亚又忍不住喝了一大口麦酒压惊,却觉得浑身不得劲,借着酒杯的掩护四下打量了半圈,却发现大半个酒馆的人都在盯着他看,甚至有不少人毫不避讳的露出了幸灾乐祸的表情。

    “什么情况?难道是我被黑兽追杀的事情已经传到这里了?”

    索亚眼皮一跳,却依然觉得不太对劲,这群人看他的目光并不像是在看一个狼狈的逃亡者,反而像是……

    “骑士大人,您的东西齐了~!”

    恰在这时,老板娘端着一个托盘走了过来,将三个盘子放在索亚面前之后,便笑吟吟的站在一边不说话了。

    “喏。”

    索亚撇了撇嘴,扔了一枚晶币过去,顿时让老板娘脸上笑开了花,整个人都扑在了索亚的后背上:“骑士大人果然大方!”

    却又听索亚不紧不慢的说道:“这是接下来半个月的房钱和饭前。”

    老板娘脸上的笑容顿时僵住了,轻哼一声便转过身去,扭着腰肢回到了吧台后面,抬头瞥了索亚一眼,顿时又忍不住笑了起来。

    就凭这一枚晶币,别说是半个月,就算是索亚在这里吃住上一个月她都不亏!

    这晶币可不像是各大环城发行的普通货币,只能在单个环城的辐射区域内流通,而是一种能量货币,类似于小说中的灵石,不仅能当做货币使用,而且还凝结了海量的纯净能量,用来修炼的话,效率能提高数倍乃至十数倍!

    而且这种晶币还是能在整个任何一个环城使用的硬通货,购买力还高的吓人,正常来说别说是骑士了,就算是大骑士也很少用晶币来付账。

    拿索亚之前来的蓝宝石环城举例,蓝城的基础货币黑币算是购买力较强的,平日里去酒馆要上两个小菜、一杯麦酒,也不过四五个黑币的价钱,每天十个黑币就能吃的比较滋润了,而晶币和黑币的兑换比例却在一比一万到一比一万三之间!

    若是环城货币购买力较低的希斯特环城或是青木环城的话,晶币和基础货币的兑换比例甚至能高达一比十万!

    通常来说,在日常的购买中,是根本看不到晶币的,就算是一些专营奢侈品的店铺,也很少会受到晶币,只有在一些大型拍卖会上,轮到压轴物品开拍的时候,晶币才会作为流通货币出现,甚至说,在各大环城五环以外的区域,甚至许多人都不知道晶币为何物!

    就算在断续据点,由于物资运输过来之后,会附加许多额外的费用,导致这里的物价是环城的三到五倍,若使用晶币结账的话,这一枚晶币住上半个月绝对是绰绰有余的。

    要知道,在断续据点虽然物价是环城的三到五倍,但由于物资所限,这里能花钱的地方其实并不多,也没有那么多的山珍海味,若只是吃、住的话,就算是住最好的房间、吃最好的菜,一天也不过三百多黑币而已,就算索亚能吃,也绝对吃不到五百黑币,而一枚晶币?

    估计得让老板娘天天给索亚亲自服务才够吧。

    也难怪老板娘会笑的这么开心了,让索亚在这里吃住上半个月,就算是用对外的报价来算,也不过是四五千黑币的生意而已,论成本更是连两千黑币都不到,但这一来一回却能赚到一枚晶币,这可是超过五倍的利润,这哪里是什么骑士大人,这简直就是天上掉下来的金疙瘩啊!

    对于一个合格的商人来说,百分之一百的利润就能让他们铤而走险,百分之三百的利润就能让他们践踏一切法律,更何况是现在是超过百分之五百的利润!

    于是,老板娘转念一想,又端起酒壶向索亚走了过去,脸上表情之温柔,行走时身段之婀娜,让整个酒馆里的客人都瞪大了眼睛。

    而索亚?

    除了苦笑一声继续吃饭,他还能做什么?

    对于这里面的行情,索亚心里自然也有数,但他也无奈啊,虽然之前跟着格雷戈里干了两个多月,但攒下的那点钱,刚到断续据点就花完了,身上只剩下罗伊纳送他的一袋晶币,总不能扔出一枚晶币,再让人家找回几千枚黑币来吧?

    再说了,他也不认为老板娘会给他“找零”,最多就是提供更多服务来赚掉差价而已。

    比如现在。

    看着老板娘如同最专业的陪酒员一样坐在身边,满脸温柔的给自己添酒加菜,若是说不舒服那肯定是骗老婆的,不过索亚现在一看见老板娘那张脸,就想起了他浪费掉的那半枚晶币,心里也跟着一阵抽抽,享受的程度顿时就少了半截。

    干脆,索亚也不去看老板娘那张温柔的能滴出水来的俏脸,只是自顾自的狼吞虎咽一气,不过几分钟的时间,就解决掉了自己身前的饭菜,起身就要往楼上的客房走去。

    然而刚走两步,索亚就略带惊讶的停下了脚步,酒馆里的酒客们,也一个个痴呆一样的盯着索亚的身后。

    “你跟来干嘛?”

    索亚看着小媳妇一样跟在身后的老板娘,就是一阵脑阔疼,他可不信仅凭一枚晶币,就能让这个断续营地的老板娘主动献身。

    他刚来断续之地的时候,就听说过这位老板娘的传说,据说是十三岁的时候就继承了父亲的旅馆,在这里一干就是七年,这七年里,对这个小时候就清秀可爱,而且越长大越漂亮的老板娘,想找麻烦砸场子的人有之,想调戏她吃豆腐的人也有之,追求者更是如过江之鲫,然而还没有一个人能从老板娘手里占到一点便宜。

    据说去年的时候,有个路过的骑士看上了老板娘,花了两枚晶币却被老板娘十动然拒,恼羞成怒之下就像用强,而再之后……

    索亚扭头看了看酒馆角落里,正拿着扫帚清理垃圾的家伙,嘴角忍不住抽搐了一下。

    “帮你收拾房间啊,”老板娘理所当然道,“放心吧,这个是附加服务,不会另外收费的!”

    我担心的从来就不是额外收费的问题好吧!

    索亚额角突突直跳,却最终把这句话咽了回去,咬着牙转身就走,权当没看到身后的老板娘。

    一路来到顶层的“高级房间”,等老板娘以眼花缭乱的速度将房间收拾一新之后,索亚再次脑阔疼了起来。

    “所以,你还杵在这干嘛?”

    索亚揉着额角,他可不信这位老板娘会提供什么特殊服务。

    果然,老板娘脸色稍微正经了一些,饶有兴趣的上下打量着索亚:“当然是继续提供附加服务咯,看在晶币的面子上,我会给你提供一点你需要的情报,你知道的,我可是个商人,做生意当然是诚信为本,一分钱一分货咯!”

    诚信为本?一分钱一分货?

    我信了你的邪啊,我怎么只听说你在酒馆里胡乱收费,心情不好就涨价,心情好了继续涨价呢?

    索亚两只手都开始揉起了额角:“你都不知道我是来干什么的,又能给我提供什么情报?”

    “呐,”老板娘拍了拍脑袋,似乎是刚想起这个问题,不过还是笑着开口道,“关于你想要的情报我自然是还没有的,不过却有一条跟你有关的情报,具体来说,是跟你性命有关的情报,这个,能否打动你呢?”

    “嗯?”这下,索亚也认真起来了,“说来听听。”

    “还记得你进门时遇上的那三个人吗?”老板娘先问了一句,见索亚点头才继续道,“那是三只灰老鼠,他们盯上你了。”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