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首页>玄幻魔法>书页>目录> 第六十五章 挑剔的客人

第六十五章 挑剔的客人

    长着无数鳗鱼脑袋的古怪存在喋喋不休的争吵着,如果仔细倾听的话,可以发现那些头颅所讨论的话题早就和一开始无关,甚至在不同部分的头颅所讨论的话题也不尽相同。但可以肯定的是,这些头颅都保持着自己的观点,完不接纳其它同类的说法,这也让它们的争吵完没有平息下来的意思,如果放任这些家伙继续下去,可能过了几天甚至几年的时间它们仍然在这里互相反驳。

    嘉伦几次张口试图打断这些头颅之间的对话,但是那些鳗鱼脑袋却根本不理会将它们呼唤来此的女巫。佩格和海拉则是根本不想和这个丑陋而扭曲的存在扯上关系,她们巴不得这个怪物就这么自顾自的沉浸在辩论和争吵里,忘记被召唤的理由。所以四名女巫中,最后终结了这份混乱的人反而是她们中天性最趋向混乱的绮莉。或许也正是这份混乱,才能让她理解这怪物身上的混乱。

    “够了!部给我停止!”很少有人能在不穿衣服的情况下把话说的如此有气势,而如果说话的人是名女性,她喊话的对象则是一只扭曲的怪兽的话,那这份气势就显得更加可贵。绮莉的话语里带上了魔力,这让她的声音在狭小的空间里变成了咆哮,但这种蛮不讲理的讲话方式对于大部分生物来说都是一种挑衅行为。所以,当那些鳗鱼脑袋部闭上了嘴,无数双眼睛从房间高处的黑暗中盯着绮莉的时候,其他女巫都感觉自己的背后有些发凉。她们很害怕下一秒那些怪物就会伸出脑袋将绮莉分而食之,接着袭击其余的所有人。

    但出乎意料的是,那些鳗鱼并没有被绮莉的举动激怒,相反,它们似乎对这个敢于对自己大吼大叫的女巫产生了兴趣。于是在短暂的沉默后,一只头上戴着几只藤壶的脑袋开口说道,“你叫我们停下,小肉人。但你要我们停下做什么呢?”

    “哈?”绮莉插着腰,露出惊讶的表情,“你说我要你停下干什么?你不是响应我们的召唤来帮忙的吗?现在你居然反过来问我?”

    似乎是被这话提醒,所有的头颅立刻又开始躁动起来,其中一些低声欢呼着,“宴会!宴会!我们喜欢宴会!虽然我们并不知道那是什么。”而另外一些则在大量着房间里的环境,对这个房间评头论足,俨然就是一副美食家的做派。好在在场面再次混乱起来之前,那只头上戴着藤壶的头颅再次开口说道,“确实,我们响应邀请而来。但我们记得邀请里说了会为我们献上菜肴,那么小肉人,菜肴在哪里呢?还是说,你就是给我们的菜肴?”那只鳗鱼说着,有意张开它的大嘴,一股恶臭从里面飘散而出,但那不是肉类腐烂发出的恶臭,而是某种更加污秽和肮脏的东西。

    绮莉冷哼了一声,朝后退了两步,不过这倒不是因为她害怕,只是纯粹觉得恶臭难当罢了。“他们不就在你脚下吗?还是说你并没有脚?”女巫说着指了指昏倒在怪物旁边的网虫和洛萨。从语气和表情上丝毫看不出这两个人是和他有着出生入死交情的同伴,或许在女巫的眼里,这世界上本就没有人可以被称得上是同伴也说不定。

    数量庞大的鳗鱼头颅顺着女巫的手指发现了晕倒在蜡油法阵中的两人,它们开合着布满锋利牙齿的大嘴,看起来随时都有可能扑上去将其撕碎吞咽。可这种情况并没有持续太久,因为很快这些鳗鱼就对着这两个人露出了失望的神色,它们兴致缺缺的缩回身子,丝毫没有动嘴的意思。“我们不喜欢你的菜肴。”怪物的一颗头颅说道。

    “为什么?他们可是身经百战的战士,作为祭品难道还不够吗?”嘉伦有些难以接受,在她看来一次性献祭两名如此强悍的战士已经是非常奢侈的行为了。要知道,虽然没有见过洛萨和网虫清醒时的样子,但只需要简单的查看他们的身体就能知道这两人绝不是寻常的海盗匪徒可以比拟,他们是真正受过训练,并且一直处于战斗的第一线的战士。这样的祭品即使是恶魔和魔鬼也不会觉得不满,对于前者来说,吞咽强者的血肉远比吞噬弱者的要来的畅快的多,而魔鬼则会看中这两具身体以及身体中的意识所蕴含的价值。

    “战士?我们可不在乎他们是不是战士。”一只鳗鱼头颅伸到嘉伦的面前,发出阴冷的声音。另外一只也帮腔道,“他们是战士还是诗人还是男人或者女人对于我们来说都没意义!这样的肉食我们只需要弄翻几艘船就要多少有多少!”“对,没意义,没意义!”“我们吃人肉都吃腻了,一点也不好吃,尤其是那些水手,身上总有死鱼的腥臭味。”……

    这倒是让女巫们有些始料未及的事情了,毕竟很少有邪魔会不喜欢活祭,只能说这个扭曲的怪物着实是个异类,又或者是因为它自身的存在太过于特殊从而让它的兴趣与普通的邪魔不同。“那你想要什么?”绮莉开口问道,如果这句话是对魔鬼说的,基本上就已经是把自己的灵魂卖给了后者。不过这怪物虽然头颅众多,但每个的智力看起来都不会高于人类的水平,所以在和它交流的时候也没必要使用过于严谨的词汇。

    “我们想要什么?”戴着藤壶的脑袋用古怪的口气重复了一次这句话。它周围的脑袋也纷纷低声重复着,很快,所有的脑袋都安静了下来,好像都在思考这个问题,它们到底想要女巫支付什么作为报酬。

    海拉在这种诡异的沉默中感到异常,她轻轻的拉了拉佩格,用担忧的眼神看向同伴,而后者也能理解她的担忧。因为很明显,这些鳗鱼的思考方式是非常分化且极端的,而绮莉的问题又是把它们当成是一个整体来询问,所以按照刚才的情况来看,接下来最有可能发生的事情就是每个鳗鱼头都提出一个自己的愿望然后和同伴争论不休。到那个时候,恐怕每一个脑袋都不会放弃自己的想法,而可怜的女巫们如果不满足所有的愿望,估计就没办法真正得到这个怪物的帮助。

    不过,事情的发展出乎了两名女巫的意料,那些头颅在沉默后突然异口同声的说道,“一个灵魂!一个纯洁的灵魂!我们想要他,想要他变成我们的一员!想要,想要!献给我们,我们将实现你们的愿望,任何愿望。”
,商s城c中z文网更新速度最快赶紧来商城中文网阅读!w@w@w.sczprc.c@o@m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